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无音珏起点 > 第一三二章 熟悉的相遇
    阿鱼心里直跳,下来要么就是再次战斗,要不就是虚惊一场。

    她和沈之行的手下,也都进入了战斗状态。

    虽然很不想面前这一伙人是对手,但是这个时候一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前面有人吗?”那边有人用干涩的声音大声的询问,那声音听在耳中,有一种粗糙感,十分的难听,但是许久未曾饮水一般。

    这一边阿鱼和沈之行对视一眼,“好像不是官兵。”

    沈之行点头,阿鱼回答了一声,“有人,你们是谁?”

    那边的人立刻欣喜的道:“真的吗?天啊,真的有人!那前面真的是一个绿洲吗?不是海市蜃楼?”

    那边的人极其的兴奋,后面确定的话,听起来倒有几分心酸,想埋这人被海市蜃楼骗过。

    听到这话之后,阿鱼心里放松了一些警惕,不过依旧打起精神。

    虽然这一伙人有可能是在沙漠之中迷路了的人,但是也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萧至寒派来的人。

    她道:“没错,这里是一个绿洲。”

    “噢!!!绿洲,有绿洲了,有绿洲了,我们有救了?”

    “佛祖显灵了,我们不用死在沙漠里面了!”

    “水,水喝了,终于有水喝了!”

    那边的人欢呼着,加快了脚步,

    是二十多个男人,阿鱼还注意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是平民百姓的衣服。

    不是官兵的衣服!

    大概率不是官兵。

    虽然阿鱼还有一些警惕,但是她还是松了一大口气。

    不是追来的官兵,看样子似是一群在沙漠之中迷路了一阵子的人。

    那边的人一到这边,甚至都来不及看他们,就一个个冲进了湖水之中,狂喝水,还有人喜极而泣,同时伴随着欢呼声。

    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因为之前他们找到这一片绿洲之时,也和他们一样的激动。

    不过那个时候,他们应当是比这一群人顾忌形象的。

    这也侧面印证了这些人,已经在沙漠之中迷路了一段时间。

    阿鱼他们的人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她也没有。

    不过,却拉着沈之行往那边去。

    这一伙人总共的二十九人,每一个人看上去身材都很健壮,不过脸色都不好看。

    所以,为什么他们会迷路呢?

    要么他们就并非商队,而是和他们一样伪装成商队的人。

    要么就是也那么倒霉的遇到了沙盗。

    阿鱼和沈之行并没有打扰他们的“狂欢”。

    过了一会儿,一个看上去像是这商队领头的人,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看到阿鱼两人。

    他擦了擦唇边的水之后,就不好意思的对阿鱼他们笑了一下。

    “让诸位看笑话了,我们是一个在沙漠之中迷路了三天的商队。若是再找不到绿洲的话。我们可能只能死在这沙漠之中了,好在找到了这一处绿洲。”

    “没错,否则的话,我们这些人也会成为这沙漠之中的枯骨。”旁边一个年轻男子走上前,他的目光在重新戴了围帽的沈之行身上停留了一下。

    阿鱼道:“事实上,你们很幸运。”

    阿鱼打量了这一些人,的确是没有什么不对劲,

    不过很快,她一口气还没有送下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推车,那上面倒了一个人,

    她指着那边问,“那人怎么了吗?”

    听到这话,那商队的首领脸上立刻露出了哀伤之色。

    “那是一位大侠,在我们遇到沙盗之时,站出来救了我们,只不过,最后他虽然将杀到都杀了个干净,可自己却深受重伤。”

    说到这里,这首领直接跪到了阿鱼和沈之行面前,“请问两位有没有治伤的药,虽然这很唐突,出门在外,这类汤要都很重要,但是恩公真的很需要,我们商队准备的不足。若是不继续用药治疗,恩公怕是熬不了多久了。你们放心,我们不白来,我们商队还有一些凌罗绸缎,都可以作为报酬。”

    阿鱼瞅了一眼那躺在推车之上的人,能够看出这一伙二十九,不对,加上那恩公,就是三十人。

    一行人对,那个所谓的恩公都很是尊敬。

    阿鱼大致已经判断出这人并没有说谎,所以那人应该真的是救了这个商队。

    虽然总觉得哪里些违和,但是她还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我能够过去看一看他的伤口吗?”

    首领面露喜色,“难不成公子是会医的人?”

    不是,他只是想要确定一下,这人到底是真伤还是假伤。

    “很抱歉,为了保证恩公的安全,我们没办法让你查看,但是我敢用我的脑袋发誓,恩公真的已经伤得很重了。”

    阿鱼和沈之行看对视了一眼之后,立刻回到了自己的队伍。

    那首领蹙了蹙眉,最终叹了一口气。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没一会儿,就拿来了两瓶药。

    “这是上好的金创药,不知道有没有用。除此之外,这还有可以降温的口服药,也不知道你们的恩公需不需要。”

    “需要!需要!需要!”那领头的人感激不尽,很是激动,眼泪都快下来了。

    拿到两瓶药之后,首领走到那边,替那位恩公给阿鱼道谢,哪里还沉着脸。

    这些人也真是的,就不怕她是什么坏人吗?要是都不是,居然就直接把药往伤者的嘴里塞!

    不过同时,也能够看出那人的伤势,怕是极严重的。

    她队伍里面倒是有医者,不过这时候她还在犹豫要不要给那人看病。

    听闻是个武功极其高强的人,说不定将人救活之后,接下来还能成为助力。

    她摇了摇头,自己怎么能这么想,随即又冷笑。

    阿鱼算计人算计多了,每一次次与人交往之时,最先想到就是好处。

    不过这也是生活使然,若不想着好处的话,怕是她也没办法活到现在,想到这里,她道,

    “我们商队倒是有一个医者,需不需要他替那位公子看一下?”

    “需要!需要!”那首领再次狂点头,与之前公办公事的样子变了许多,这样子倒是有一些讨喜的。

    阿鱼叫了沈之行的一个手下来,那手下就是专门学的医术,极其的高强。

    在路途之中,好几次为队伍之中的人看病。

    甚至还会这个时代许多医者不会的接骨之术。

    她让那人去看看伤口那恩公的伤势,然后目睹了七八个人将那医者给围了起来,似乎生怕对方害了那恩公。

    这些看得紧,真的是生怕有什么人对那人有什么危险,这不过想着对方救了这三十人,二十多条人命,就觉得面前这些人的行为,就显得不那么夸张了。

    这二十多人对那恩公尊敬,也是应该的。

    接下来阿鱼就好人做到底,又让人捞了几条鱼,并且为他们生了几个火堆,还借了几个帐篷给他们。

    “我们要去大秦,你们也是吗?”

    阿鱼率先发问那首领。

    那首领听闻,赶紧道:“没错,小人姓林,是这个相对的管事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阿鱼道:“我也姓林,没想到我们还有这种巧合,你可以叫我林公子,这是我的夫人。”

    因为逃出那断天关的时候,太过匆忙,阿鱼和沈之行现在身上的装扮并没有变,

    听到这话,沈之行只是福了福身,同时心里倒是挺淡定的,开始的时候觉得女装有些不好,如今习惯了,倒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好。

    阿鱼,林管事,沈之行三人,再加上那位之前说了一句话的年轻公子,他们几人就坐在一堆火堆前说话。

    主要是阿鱼和林管事说话。

    阿鱼还是之前那套说辞——他们是夫妻,也是在沙漠之中遇到了沙盗,才会在沙漠之中迷失了方向。

    不过比林管事他们幸运,只是迷失了一天。

    而林管事也只说他们是大吴江宁那边的商人,这一次运送了一批新的布匹,想要拿到大秦去卖。

    却未曾想到,会那么倒霉,在沙漠之中遇到了沙盗。

    “我们一行原本有五十多个人,结果死了二十人呀。若非当时在队伍之中的恩公出手,恐怕我们一伙人得全灭了。”

    这林管事边说边后怕的拍了拍胸膛。

    旁边的年轻公子撇了撇嘴,似很是不屑道:“那人扮猪吃虎,若是他早些动手……”

    “闭嘴,林旦!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开口,丢人现眼的!”

    那年轻人不服,却还是低下了头。

    “让两位见笑了,这是我那不孝子,他死了几个好兄弟,所以才会这么说,但是他心地还是好的,”

    林管事为自己的儿子说话,阿鱼却根本不在乎他儿子。

    这叫林旦的年轻人是好是坏,他根本不在乎。

    比起这个人,他还更在乎那个正躺在推车上的人。

    那些人正在小心搬运他的身体,想要把他搬到帐篷之中去。

    ——虽然火堆很暖,但是此时温度已经在急速下降,过不了多久,温度就会能够冻死人,

    按照林管事的话来说,当时那沙盗总共有超过四十人,对方一个人就把四十个沙盗给干掉了。

    要知道,那群沙盗长期在沙漠这种严酷地势上生活着,极其的骁勇善战。

    结果对方一个人就能杀四十这样的人,武艺也是极高的。

    阿鱼下意识想,自己这一次的投资,怕是物超所值了。

    “其实……”林管事欲言又止。

    阿鱼道,“林管事有什么话就直说。”

    “其实我能理解恩公,因为是我让恩公加入了我们车队的。当时恩公受了伤。所以遇到沙盗开始,并没有动手,他本来也没有,非得就我们的义务。结果那群沙盗实在是太过嚣张,想要将在场所有人都杀掉。激怒了恩公,恩公才出手的。”

    阿鱼听到这话,更加的惊讶了。

    这人受了伤,都能够杀掉四十的沙盗,那没有受伤的他,岂不是能够以一挡百?

    阿鱼下意识的看了沈之行一眼,也不知道沈之行能不能够以一挡百。

    在圆柱之中,他的武艺是极其高强的,虽然还达不到千军万马中一人独行,但这敌百人也是应当没问题的。

    不过,他传了功给她,算起来也一年多的时间了,可看情况,他目前武功还没有完全的恢复。

    否则的话,之前他们追赶沙盗的时候,也不会那么狼狈。

    还有言清,他的武功也很好。

    想到言清,阿鱼猛的站起了身,看向了那帐篷之中的人。

    到目前,她都还没有看到那人的长相!

    那人会不会就是言清?

    若是按时间来算,言清比他们早一步进入塔拉沙漠,也有可能。

    恐怕真的是他!

    阿鱼被自己的猜测惊住的。

    “林公子,怎么了?”

    阿鱼看向林管事,“我能够看一下他吗?我想看看那人是不是我认识的朋友?我朋友之前和我们走散了,按照时间来算的话,他有可能就比我们早上两天进入塔拉沙漠,如果你们是在断天关遇到他的。”

    这话让林管事眼中闪过了什么。

    那名叫林旦的青年,表情也有些意味深长,他和林管事对视一眼之后,就道,“爹,这公子于我们有恩,就让他看一看吧。如果真是……恩公的同伴,也是一件好事。”

    林管事犹豫了一会儿,这才点头,并亲自带着阿鱼去帐篷那边。

    沈之行也猜测到了阿鱼是觉得那人是言清。

    他这时候倒也没有吃醋的情绪,就是很复杂。

    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希望那人是言清,还是不希望那人是言清。

    阿鱼看到那人之后,就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人真的是公子你认识的人吗?”林管事惊奇的问道,是觉得太过巧合。

    阿鱼摇头,又点头,“不是,我以为的那个朋友,但是,这人的确是我认识的人。”

    这人并不是言清,而是曾经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她记得那是花灯节附近,在一条巷道之中,她捡到过一个男子。

    那男子当时浑身已经受了伤。

    应该说,少年才对。

    后面她就将那少年送到了一他昏迷之前指定的一处药铺之中。

    她都没有想到会再见到这个少年,当时也不过是随手就救了他。

    而且再一次见面,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而更搞笑的是,上一次遇到对方的时候,对方也是如此重伤,如今又是这种情况,她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那医者也给那少年诊治结束了,对阿鱼道,“公子,这位公子的伤势有些严重。不过现在服了药,我又对他的伤口进行了处理,他本身身体也很好,只要今夜不发热,就扛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