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水逸然 > 第248章 去见你的小可爱吧
    小月从门外进来,脸上带着寒霜。

    她手里提着个空篮子,一进门就将篮子扔了,然后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摔摔打打的出气。

    秦知意看了她半晌,终于忍不住道:“你手上那个花瓶我挺喜欢的,你别摔了。”

    小月手一僵,然后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花瓶。

    只是,那张脸还是不好看,小嘴撅着,能挂个壶了。

    秦知意盯着她看了两眼,然后道:“说吧,谁把你气成这样?告诉我,我给你出气去。”

    小月抬头看她,眼神幽怨:“你舍得?”

    秦知意:“……”

    得了,小月这么说,那这事儿百分百和顾南风有关了。

    小月看她沉默,冷哼一声,说:“我就知道,你才舍不得呢。”

    秦知意哭笑不得,道:“你总得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吧?若真的是他的错,那我决不姑息。”

    小月:“……真的?”

    “真的真的,”秦知意连连点头,说:“虽然我对他很中意,但是你才是我的小心肝儿啊。”

    小月被秦知意逗的噗嗤一笑,别扭了半晌,才说:“还不是怪顾南风?要不是他莫名其妙的闹脾气,下面的人怎么敢这么欺负咱们?”

    秦知意挑眉:“谁欺负你了?”

    “内务府的,”小月声音有些闷,道:“我想去拿点新鲜的果子给你,但是去了之后他们居然说没有了,可我明明看见赵令仪身边的丫头提了满满一篮子新鲜水果呢。”

    小月这么一说,秦知意就明白了。

    这宫里的人,个个都是看人下菜碟的。

    他们看顾南风不见自己了,觉得自己失宠了,所以也不拿自己这个皇后当回事了。而赵令仪,是这些时日顾南风唯一见过的后宫嫔妃,所以下面的人都以为顾南风开始宠幸赵淑妃了。

    其实,秦知意大概明白顾南风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对自己避而不见。但是明白归明白,并不影响她生顾南风的气。

    如果真的生气或者对自己这种做法有什么不满,大可直接把话说开了,而不是这种藏着躲着。

    秦知意看向小月,似笑非笑的说:“不就是新鲜果子吗?为这点事儿生气,不值的。”

    “这哪里是为了新鲜果子,这是果子的事儿吗?”小月没好气的道:“这是态度的问题!他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人?主子你要是在宫外,还缺这么点果子?可如今过的是什么日子,吃点果子都要看人脸色?我就是气不过!”

    秦知意一看,这是真的将人气大发了。

    “好好好,我给你出气好不好?”秦知意笑着说:“别气了。”

    她转头叫了个丫鬟来,吩咐道:“去将内务府的总管叫来,就说我有事吩咐。”

    那丫鬟去了,不一会儿,内务府总管便进来了。

    到底是皇后娘娘,即便不受宠,他也不能太过怠慢。

    总管是个很年轻的太监,他的上一任因为和东宫有点关系,被东宫牵连丢了命。他从小在宫里长大,资历老,嘴甜讨人喜欢,于是内务府总管这肥差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他上前往地上一跪,喊:“奴才叩见皇后娘娘,不知娘娘唤奴才来有何吩咐?”

    秦知意也不叫他起来,就让他这么跪着。也不说话,只端着杯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这总管也不是个蠢的,知道自己这是惹上事儿了,心中顿时有些不安。

    他跪了半晌,膝盖渐渐的有些发麻,最后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不知奴才做错了什么惹的娘娘生气?还请娘娘明示。”

    秦知意放下手中的茶盏,垂眸看他,缓缓的道:“听说你那儿最近进了一批新鲜的水果?”

    那总管一愣,随后立刻打马虎眼:“娘娘这是哪里来的消息?新鲜水果有倒是有,但是数量极少,都送去了御书房,现在都没有了。”

    秦知意凉凉的问:“本宫要没有,但是赵淑妃就有,是吗?”

    总管脸上神色有些微的变化,支支吾吾的推脱:“这不怪奴才,淑妃娘娘那边儿来得早,奴才也是……”

    秦知意将桌上的茶盏往下一扫,茶杯砰地一声在那总管的面前炸开,茶水溅了那奴才一脸。

    “奴才该死,娘娘息怒。”那总管吓了一跳,连忙讨饶。

    秦知意冷声道:“身为内务府总管,连个新鲜果子都弄不来,要你何用?本宫看你这总管也不用当了,换别人吧。”

    那太监有些慌了,忙辩解道:“娘娘恕罪,那新鲜果子真的是没有了,并非奴才故意怠慢啊,还请娘娘明察。”

    秦知意却并不听,直接道:“拖下去,扔去浣衣坊,本宫以后不想看见他。”

    那太监直到被拉出去,他都没反应过来。

    内务府管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在宫里还是个很重要的职位。他没想到,皇后竟然敢这样说换就换?

    皇后不受宠,她难道不知道低调二字该怎么写吗?

    可是,他现在后悔也晚了。

    秦知意眨眼将人给处理了,转头问小月:“现在开心了吗?”

    小月撇撇嘴,嘀咕道:“还不是没果子吃。”

    秦知意沉默片刻,转头让人取了银两放进小月手里,说:“要什么,出宫自己去买,若是买不着的,去找欧阳清和帮忙弄。对了,你今夜可以不用回来了,为了抚慰你受伤的小心灵,去找你的小可爱玩吧。”

    小月有些懵:“小可爱?”

    秦知意似笑非笑的看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挂念吴卓呢。”

    小月:“……”

    她抿了抿唇,耳朵尖有些不甚明显的红。

    后宫和前朝泾渭分明,朝臣更是不得踏入后宫一步,她也确实许久都不曾见过吴卓了。

    她犹豫了一下,才说:“我要是走了,主子你怎么办?”

    秦知意笑了一声,指了指外面,说:“凤仪宫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你还怕我没人伺候?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小月想了想,最后还是一咬牙,说:“主子,我很快就回来。”

    秦知意点点头,推了她一把,说:“快走吧,再晚些宫门下钥你就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