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最佳豪婿最新章节 > 2036.第2036章 玩起来了
    不过,同样的招数,很明显,也不能再骗敬华成那么多的时间。

    很快,敬华成便发现了不对劲。

    脚下猛然一蹬,再度冲向江寒。

    江寒看着那空中极速袭来的身影,眉头不由的一皱。

    这孙子,能量恢复的速度,可比他所想的要快的多。

    不过,江寒也不是站在原地玩的。

    就在敬华成来到面前的瞬间。

    江寒左脚向外探出,身子随着脚步倾斜。

    由脚下发力,再由腿部和腰杆回转的力量,带动拳头。

    标准的一记重拳,砸向了敬华成的脑袋。

    敬华成速度本来就快,面对如此攻击,他已经没有了躲避的余地。

    一咬牙,敬华成也是挥出拳头。

    这一拳,携带了他所有的能量。

    再加上那强大的惯性。

    怕是武皇挨了这么一下,都得吐出一斤血来。

    砰的一声。

    整个大殿都晃动了起来。

    那几乎要震碎耳膜的闷响,让人不得不捂起耳朵。

    比试台上,已满是烟尘。

    但隐约间,众人能看到,那白石所打造的比试台之上,居然是被轰出了一道巨大的深坑。

    占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场地面积。

    待烟尘散去,众人再定睛一看那比试台上。

    不由的便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家伙,两人居然都还能站着,这特么是怪物吗?”

    “啧啧啧,没想到江寒能坚持到这一步,看来,我之前还是小瞧他了!”

    “可不是么,大家都以为他顶多战胜武王中期的强者,谁曾想,居然能够和武王巅峰的强者,也是五五开!”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遇强则强吗?”

    ……

    比试台中的深坑旁。

    两人站于深坑两侧,彼此对望,皆是喘着粗气。

    敬华成头顶之上的伤口,不断的渗出鲜血。

    血液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显得极为渗人。

    而江寒则是半弓着腰,垂着双手。

    虽然站着,但体态全是全身瘫软的模样。

    仿佛是全身骨骼都断掉了一般。

    按理说,这时候,敬华成应该是要继续攻击江寒的。

    可他却又站在了原地,像是个延迟玩家一般,只是怨毒的看着江寒,却并未动弹。

    就在所有人诧异之时。

    江寒又开始了他的嘲讽攻击。

    “怎么样,动不了了吧?孙子,脑袋很疼对吧?”

    虽然还是嘲讽,但这一次很明显,江寒的声音已经是有气无力。

    敬华成喘着粗气,冷冷笑道。

    “你也快要不行了,等我恢复过来,就是你的死期……”

    没等敬华成说话,江寒突然一笑,随后站直了身子。

    “真的吗?”

    敬华成一愣,满脸都是震惊。

    “你,你,你的伤怎么好的这么快?”

    “咦……”

    场边的观众们更是惊呼了起来。

    “江寒是怎么做到的?”

    “我明明感觉他全身骨头都已经断掉,怎么一瞬间就回复了?”

    “这小子,是一个怪物吧?”

    ……

    所有人都震惊的时候。

    大殿之内,叶青皱紧了眉头。

    就在这时,旁边的大长老笑着说道:“不论是否为邪术,只要不影响本心,那便是好的功法。江寒并未用此功法去涂炭生灵,所以,对他而言,这功法,就和其他的功法别无二致!”

    虽然大长老嘴上这么说。

    但是,叶青很清楚。

    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像是大长老这么的豁达。

    而且,天王殿内,能够看出江寒所用功法是禁术的人,比比皆是。

    这其中就有许多人,将禁术视为异类。

    想到这里,叶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她没有帮江寒选择人生的权力,更没有帮江寒选择怎么样作战的权力。

    所以,该怎么样,那就是江寒自己的事情了。

    另外一边,江寒绕过了深坑,缓缓走到了敬华成的面前。

    虽然敬华成是武王巅峰,但是,他想要恢复受到的伤,至少还需要五分钟的时间。

    缓缓抬起了拳头。

    江寒贱兮兮的问道:“你觉得,这一拳打在你脸上的话,会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本来敬华成的脑袋就受了伤,如果再被击中,除了天旋地转,还能有什么感觉?

    敬华成瞪大了眼睛。

    “江寒,我警告你,不要玩儿火!不然,一会我一定杀了你!”

    江寒微微一笑,抡起拳头。

    砰的一声。

    迎面就砸在了敬华成的脸上。

    这一击,没有带任何的能量,只有绝对的力量。

    敬华成一口鲜血喷出,如同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江寒脚下一蹬,追上了倒飞出去的敬华成。

    又是一拳,击中了敬华成的面部。

    在空中,敬华成的身体完成了转向。

    而江寒,就像是击打着排球一样,不断将敬华成击飞起来。

    而后,迅速跑到敬华成掉落的位置,再次击飞。

    “这,这是玩儿起来了?”

    “为什么江寒的攻击没有带能量?这样不就伤不到敬华成了?”

    “你傻么你,除非他能保证一击毙命敬华成,不然,他所打入敬华成体内的能量,很有可能就会被敬华成吸收。到时候,他就没得玩儿了!”

    “也对,现在趁着敬华成还没恢复过来,他可以玩儿一会!”

    “不过,他为什么不把敬华成击飞出去呢?”

    “不知道,可能他还有什么底牌吧?”

    ……

    就在台下观众们,震惊中议论纷纷的时候。

    敬华成突然在空中来了个转向。

    江寒见状眼睛一眯,迅速催动了忍术逃避。

    前脚刚躲开,后脚敬华成的攻击便接踵而至。

    被打了半天,他终于是恢复了过来。

    此时,敬华成的眼里,除了杀意之外,已经别无其他。

    看向江寒的时候,他眼中的杀意仿佛已经实质化,凝结为了火焰。

    感受着那炙热的目光,江寒冷冷一笑。

    “是不是以为你恢复了能量,就能击败我了?”

    面对嘲讽,敬华成直接闪身来到江寒面前。

    单手一招,长剑浮现于手中。

    那气势所带来的的压迫感,让周围的空间都开始了崩裂。

    这一击,他要的就是江寒的命。

    可就在此时,江寒脸上却是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感知到了危险,敬华成赶忙收剑逃离,躲得远远的看着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