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偷名我的回塑人生 > 第13章 要矜持
    雪花一片一片飘落,偶尔落在周宽左侧的窗台上,尔后或堆积、或融化。

    天际茫茫白。

    天色茫茫暗。

    北风呜呜呼啸声隔着窗户隐隐约约传来。

    这场罕见的大雪,实在令人心生欢喜,偏又无法让周宽感到心思清澈。

    听到刘念的声音,周宽没有收回目光,随口反问了句:“谁啊?”

    “328班的陶佳艺啊。”刘念眼眶睁大了些,似有不解,又重复了一句。

    周宽:“……”

    他没想起来刘念嘴里的陶佳艺是谁。

    甚至至今为止,周宽都没想起329班每个人的名字。

    这跟他没主动回想记忆有关,也说明周宽对再次熟悉二中同样提不起兴趣。

    连329班对周宽而言都只能算是一个临时的容身场所,更别提‘遥远’的328班。

    二中全校加起来有两千多学生,却没有什么校花、校草之类的,至少周宽就读的这三年里没有。

    周宽也不否认,在大学之前自己是有过暗恋之类的,但又没有谈过,时间太久早记不清了。

    除非翻到日记之类的东西。

    而现在刘念忽然提到的一个名字,周宽自然是两眼摸黑。

    看了眼刘念,想不起陶佳艺是谁的周宽说了句:“所以你是要换一个对象?”

    “什么叫换一个,我根本就没有好吧。”刘念斩钉截铁道。

    一如周宽想起来的零星记忆,刘念并未把杜芳当成是自己的女朋友。

    周宽看了眼刘念,打趣道:“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一个没女朋友的人能教你追女朋友?”

    “没有什么,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就没有宽哥你不会的!”不料刘念一边重重点头,一边满脸认真道。

    见状,周宽乐了:“可是我懒。”

    他不是不会。

    前世在羊城十多年的经历里,女人从未缺席。

    而且周宽更喜欢不花钱的操作,感情不感情的先不说,总得有个过程;而不是一见钟情事后给人家几百几千分手费。

    周宽倒也清楚怎么样的套路容易打动这个年纪的女孩子。

    只是,现在周宽嫌弃一切麻烦,而且对高中生提不起兴趣。

    刘念抿着嘴哀求道:“宽哥,求你帮我。”

    看着刘念一脸期待的样子,最终周宽念头一转,抛出几个问题:“这样,我问你几个问题。”

    “你确定一点不喜欢杜芳?你想象一下能不能接受杜芳有男朋友。”

    “你了解那个,嗯……陶佳艺吗?譬如对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无梦想。”

    “你想象中,跟陶佳艺在一起后,是什么样的场景,会不会影响你们各自高考的成绩?”

    “如果被拒绝,你能坦然接受吗?”

    “……”

    四个简单的问题下来,刘念一下就焉儿了。

    最后只能是丧眉搭眼的丢下一句‘我想想’,就扭过头去发起了呆。

    一旁全程听闻周宽跟刘念交流的苏小溪眉眼轻轻动了下。

    她越来越觉得这个曾经被自己一双‘铁拳’欺负过的同桌最近一下就变得神秘起来。

    苏小溪自然能听出周宽在某种程度上表达出的婉拒意思。

    感情这东西,尤其是少年人的感情,多数时候讲究那一刹那的心动和激情。

    苏小溪换位思考了下,觉得等刘念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后,很容易就被其中的风险劝退。

    高考,始终是绝大多数高三学生最重要的一道坎。

    别看刘念平日里总是眄视指使、耀武扬威的样儿,心底里对高考依然是看得非常重。

    昨天跟周宽去尝试了人生中第一次逃课,也是在规则内小范围的放纵。

    任谁都知道老曹的语文课毫无意义。

    如果完全放纵开来,刘念打心里就会畏惧。

    毕竟刘念是个连通宵时都要特地找距离学校十分遥远的网吧,假请假出校门后就立马忐忑惴惴的人。

    …………

    1月11日上午,南丘一带再次大雪纷飞,击穿了脆弱的县乡交通体系。

    校方的头头脑脑紧急动员,让即将返校的高二年级所有学生停止返校。

    出于安全起见,严格规范在校高三学生,不准轻易外出。

    就在这个上午,光是县郊附近就已经发生了两起小规模交通事故。

    同时,校方也向高三全年级下发了鞋套——其实没比塑料袋好多少。

    并保证一定会在早上、中午、傍晚、晚自习后充分供应热水。

    总之,校方从多个方面安抚着在校的八百多名学生。

    一切几乎都与周宽模糊记忆的一样,大雪封路,交通瘫痪。

    周宽也没想过再出校,二中附近的白H县郊再不繁华也是常有车流,适逢年关,总有些没有雪地胎防滑链且还不怕死的人闯出来。

    别个不怕死不要紧,别他周宽一出校门就把自己搭进去。

    在如此天寒地冻中,操场上的六座鬼脸雪人则成为了校园中某个特别的景点——学校竟然没有打散它们。

    雪落覆盖,复又被冻住,偶有人路过加点东西,逐渐稀奇古怪。

    这天,刘念神秘兮兮的勾住周宽肩膀:“宽哥,你提的问题我都弄明白了。”

    “我跟杜芳顶多算是暧昧,尤其是她又去学什么声乐,就再也喜欢不起来。”

    “陶佳艺的喜好我也都打听明白了,还加上了她的QQ。”

    “她空间没上锁,你看……”

    “这就是她的相册。”

    “至于追上或者没追上,我觉得都不会影响到成绩,毕竟高考才是最重要的,她成绩也不差,还能互相学习……嘿嘿。”

    说到最后,刘念嘿嘿直乐。

    一切比他想象中要顺利许多。

    周宽看了两眼刘念递过来的手机屏幕,想起了陶佳艺这个人。

    光从照片中,周宽也能知道刘念怎么会一意孤行硬着头皮上了。

    陶佳艺长得算是好看,但距离惊艳差得远,然而她长了张比较像初恋的脸。

    看看刘念,周宽忽然说了句:“我要说你错过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机会,你会不会焦虑?”

    刘念一下傻眼:“什……什么?”

    周宽笑笑:“开个玩笑。”

    他没告诉刘念,优秀的猎手应该学会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从主动加QQ起,刘念就已经没有在这段故事中成为优秀猎手的资格了。

    然后,周宽拉回话题,问:“她有很多追求者吧。”

    刘念用力点头:“嗯嗯嗯,从初中开始就有很多很多人追她,可惜她一直不谈朋友;

    而且!别的不说,就我们班男生你随便问愿不愿意陶佳艺当他女朋友,十个有九个会同意。”

    见刘念说得信誓旦旦,周宽有些好笑:“你都这样说了,那我说直接一点,凭什么觉得你能打动她。”

    眉飞色舞的刘念一下滞住:“我……”

    “不是有宽哥你指点我吗?”

    周宽无语:“……好家伙,你怎么会有这种错觉,顶多我知道怎么取巧,又不能代替你。”

    闻言,刘念松了口气:“只要宽哥你教我,我就放心了,毕竟我最担心的是,追着追着人家喜欢上了你。”

    周宽笑骂道:“滚呐你!”

    虽然长得像初恋脸,但周宽连上辈子都没动心,这辈子怎么可能动心。

    末了,周宽还是简单说了句:“去追女生就几个简单要点,看起来干净清爽、至少显得从容,至少看起来懂她,反正胆大心细脸皮厚,以及……”

    “矜持。”

    刘念:“???”

    见刘念满脸问号,周宽随口补充:“女孩子是会喜欢骚的,但不喜欢像你现在这么骚的。”

    -

    \u0010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