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吾乃皇太子小说 > 第597章 做出了决定
    光孝帝面前的武僧拿过了光孝帝的信物。

    “阿弥陀佛,您稍等!”

    武僧说完话转身进去寒山寺。

    张道衡正在后院休息,外面正殿上的事情交给了永明和尚。

    “方丈!”

    声音传来。

    “有什么事情吗?”张道衡看了一眼进来的武僧,这一天天的自己是真的一刻都不能休息。

    以前多好了,寒山寺没有一个香客,他们都逍遥自在。

    现在好了,忙不过来了。

    “有人要见您,说是您的故人!”

    武僧说完将光孝帝的玉佩递给了张道衡,张道衡抬眸看了一眼玉牌的刹那神情一声,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张道衡拿过了玉佩。

    “人在哪里?”

    张道衡急切的问道,旁人不知道,他可是非常清楚这玉佩是谁的玉佩,没想到皇上也来了,这是要做什么?

    “还在山门外面。”

    武僧回答道,张道衡面前的武僧看着张道衡,他从来没有见过张道衡如此的紧张,如此的急促。

    难道说这过来的人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吗?

    “方丈难道说来人身份不一般?”

    “不是不一般,是很不一般!”张道衡说话之间冲出了后院,来到寒山寺山门的时候,众人看到张道衡也是一个个的兴奋不已。

    张道衡现在是寒山寺的方丈,寒山寺出名了,张道衡自然也是出名了,在众人眼中张道衡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得道高人。

    “这个家伙。”

    光孝帝看到张道衡的刹那露出一抹微笑说道。

    张道衡目光扫过,很快看到了光孝帝。

    “贵客驾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张道衡快步走到光孝帝面前,双手合十一脸惭愧的说道。

    他没想到自己还能让皇帝等自己。

    “没事。”

    光孝帝摆了摆手。

    “请!”

    张道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光孝帝进入寒山寺,众人看到张道衡的态度,对面前的人如此的恭敬,纷纷好奇光孝帝的身份。

    光孝帝身后的年轻人也是一脸的茫然,没想到自己遇到的人竟然和寒山寺的方丈认识,而且方丈还如此的恭敬。

    光孝帝朝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

    “对了,这位小哥是我刚刚认识的朋友,他想要拜一拜佛祖,想要考取状元,您就给他破个例!”

    光孝帝替身后的年轻人求了一个请,张道衡看向光孝帝身后的年轻人笑着点点头“您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张道衡说道。

    光孝帝走进山门,寒山寺外面是人山人海,没想到这里面也是人山人海。

    “可真的是热闹啊。”

    光孝帝看着人群说道,就算是长安热闹的地方也比不上寒山寺现在的场景。

    “热闹是热闹,但是苦了我了!”张道衡委屈的说道,他本来是想要安静的做一个方丈,可是没想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造化弄人。

    “您里面请。”

    张道衡带着光孝帝来到了后院,后院是寒山寺的私人地方,香客是不能进入后院,所以比起前院,后院就安静许多。

    进入禅房。

    “微臣张道衡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张道衡给光孝帝行礼。

    “起来吧!这些年苦了你了。”

    光孝帝有些惭愧的说道。

    “不苦,为了我大周微臣乐在其中。”张道衡笑着回答道,其实是真的不苦,比起朝堂之上,在这个寒山寺张道衡无比的轻松惬意。

    “你倒是洒脱了。”

    光孝帝看着张道衡,不知道为何自己竟然有几分羡慕,如果自己也能像张道衡这般的洒脱该多好了。

    不去管那些所谓的什么事情,一天三顿饭,吃饱了就休息,什么都不去想。

    “你也坐吧!”光孝帝让张道衡坐下来。

    “多谢皇上。”

    张道衡坐下来。

    “周怔在你这里如何了?我在外面可是听说了,太子能改邪归正都是因为你这个寒山寺的功劳,不知道周怔在你这里学到了什么?”

    光孝帝询问张道衡周怔的情况。

    周怔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殿下来我寒山寺除了每天抄写经文之后没有什么事情。”

    张道衡回答道。

    周怔来到寒山寺,张道衡也和周怔接触了一段时间,接触中张道衡发现周怔看似宽仁,其实心胸狭隘。

    和周恒相比较起来,周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没什么事情?”

    光孝帝看向张道衡,这句话等于是在告诉自己周恒没有任何的改变。

    “那试问太子为何有那么大的改变?”

    光孝帝继续问张道衡,无法改变周怔,那为什么能改变周恒,在光孝帝看来周恒身上的毛病可是比周怔身上的要多的多。

    周恒都能改变,周怔为什么不可以。

    “皇上,一个是外在,一个是内在,不一样。”

    张道衡回答道。

    周恒的坏,是外在,周恒是故意的,周恒原本就才学出众,品行端正,不需要改变,只需要把自己身上为伪装拿下来就可以了。

    而周怔是内在,周怔的宽仁,仁慈,平易近人都是伪装出来的,周怔真正的内心是狭隘,善于妒忌。

    两者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

    “你这个回答有趣的很。”

    光孝帝没想到张道衡会这样回答自己的问题,看来张道衡对太子也是抱以厚望。

    “看来你对太子是抱以厚望啊。”

    “没错,微臣不避讳,好太子可以让我大周崛起,执天下牛耳!”张道衡说道,他觉得如果大周能够崛起,而让大周崛起的人必然是周恒,而不是周怔。

    周恒有这样的本事。

    “你这个评价可是很高了。”光孝帝没想到张道衡会给周恒如此高的评价。

    “微臣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张道衡笑着回答道。

    “不说了,还是说一下正事,朕来你这里是想要问一件事情,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光孝帝没有把事情说出来,而是开口就征求张道衡的想法。

    张道衡笑着看向光孝帝。

    “皇上您过来,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又何必问我。”

    张道衡回答道,张道衡很聪明,张道衡知道光孝帝过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光孝帝过来一定是西夷的事情。

    “你就如此可定?”

    光孝帝像是被看穿了心思,反问张道衡就能如此肯定自己已经有了决断。

    【作者题外话】:更新三章,还有两章正在码字,九点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