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真火大道 > 第十五章 考验与劫难
    “去拿火把。”短暂的思量过后,云羿再次做出了决定。

    “这样的话我们就彻底暴露了,这行不通的。”祝小庆摇头反对。

    “骑虎难下,行不通也得行,”云羿沉声道:“外面的士兵分成两拨昼夜轮值,他们迟早会发现的。”

    众人闻言皆未动身,云羿也不多话,拉了胖子去柴房寻了火把,回到院中先将正屋引燃,再将东西两侧的厢房引燃。

    “就这么放火烧了?”胖子见状大为不舍,在乌角别院住了半年,已然生出了感情。

    云羿并未接话,拉了汪小姝和胖子翻出东墙,莫陆离和祝小庆见状只能跟着翻出东墙。

    冬季干燥,引火只在一时,火势蔓延也很容易,片刻过后乌角别院的上方便弥漫起了熊熊大火,黑烟滚滚。

    四周的士兵见到乌角别院起火,已然心生警觉,五人翻墙而出,更是引起东墙外的几个士兵的注意。

    东墙外本来是许多府宅,但自从董卓迁都长安后便被拆除,而今这里已然成为一片空地,周边有数十士兵当值警戒,五里外还有一处营地。

    “他们……”一名士兵发声尖叫,话未喊完,一支利箭便射穿了他的喉咙。

    “胖子在前开道,莫陆离、祝小庆,你们注意左右两翼,我掩护你们,小姝姐姐跟着我。”云羿说话之际,自箭囊中再取箭矢一支。

    四人虽然没有言语回应,却还是按照他所说分散站位,胖子手持双斧快速前冲,莫陆离以长剑掩身于右侧十步外前冲,祝小庆负责左侧。

    云羿和汪小姝位于最后,汪小姝只会剑术,而且并不纯熟,不能前冲开道。而云羿选择最后方一是为了保护汪小姝,二是更远的距离有利于开弓搭箭,也能及时支援另外三人。

    看到五人西凉军的不止一人,箭矢再快快不过声音,就在众人前冲之际,已然有士兵再度喊话:“抓住他们!”

    “多嘴多舌!”云羿厌恶的看了不远处那名西凉兵一眼,撒手丢弦,箭矢疾飞而出,贯穿了那名西凉兵的喉咙。

    虽然射死了喊话之人,但无法制止恶果的发生,东边士兵向他们聚集的同时,另外三面也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不问可知,三方的西凉兵正在赶来。

    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眼前的这数十西凉兵,当对方蜂拥而至的时候,五人心中皆生出了些许寒意。

    “奶奶的,谁过来老子剁了谁!”胖子举起板斧大声恐吓。

    胖子的恐吓声直接被那数十西凉兵的喊杀声所淹没,他们并不惧怕胖子,持着长矛直冲过来。

    胖子见状骂了一句:“日你娘嘞!”迎面直冲,双斧左右砍偏两支斜刺而来的长矛,旋身急斩,自两人的脖颈上快速划过。

    那两名西凉兵瞬时尸首分离,头颅高高飞起,腔子里的鲜血直喷出两尺余高。胖子兴奋大叫,使劲再砍。

    那两名西凉兵的死相令云羿心中无比难过,几欲作欲,他刻意扭头不去看那残忍血腥的一幕,扭头之下发现身旁的汪小姝不见了,心中大骇,回头后望,只见汪小姝正在他身后五步处呕吐不止。

    “快些走!”云羿回身拉起汪小姝,快速跟上前方的三人。

    吐得不止是汪小姝,莫陆离也吐了,不过他还能撑着应对自右侧围拢而来的敌人。

    祝小庆此时也不好受,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挥剑砍杀自左翼冲来的敌人。

    地面上的尸体由一具增加到十几具,血腥味越来越浓重,汪小姝吐得更加厉害,连胆汁也吐了出来,最后无物可吐,只能恶心干呕。

    胖子在前开道,承受的压力是最大,大多数西凉兵是朝他而去的,追星逐月纵然再快,也难以在数十人的包围之中从容腾挪。

    他此时的处境相当不妙,险象环生,身上已有数道破皮流血的伤痕。

    “不要去看那些人,快些跟上。”云羿叮嘱了汪小姝一句,弯弓搭箭,瞄准一个举矛捅向胖子后腰的西凉兵。

    撒手离弦,箭矢飞出,没能射中那西凉兵的喉咙,却将其头顶上的盔帽击落,那西凉兵心生惊惧,捅矛的速度慢了几分,被反应过来的胖子劈开脑门,红白之物迸裂四溅。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对方也有为数不少的弓兵,他一箭保住胖子的同时也为自己招来了一片箭雨,情急之下他只能通过左右移动来闪避。

    闪避箭雨之际,汪小姝的一声闷哼引起了他的注意,扭头回望,只见汪小姝的左臂上中了一箭,殷红的鲜血顺着箭杆缓缓滴落。

    拔除箭矢会令鲜血流失更快,云羿当机立断,折断了箭头后多余的箭杆,拉起汪小姝前跑。

    他也不是只顾着前跑,还要时刻放箭掩护前方三人,此外,他的箭囊里箭矢不多,前掠之际还要捡拾敌方散落的箭矢加以补充。

    此时五人已经拉开了与乌角别院的距离,但他们并不为此感到轻松,因为另外三方的士兵已经在后赶来,而前方的营帐中也出现了大量的长矛步卒,正在向此处移动。

    到得此时,云羿敏锐的发现,他们其实没有跑出多远,以他们的轻功这些士兵是追不上的,但后面的士兵与他们之间的距离正在逐渐缩短。

    之所以造成这种情况,不是因为他们的轻功有所下降,而是因为过多的激战浪费了大量时间,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按照眼下这种情况来看,要杀出重围绝无可能,要想脱困就得改变战术。但此时要改变战术也不能够,只能略作调整。

    心念及此,云羿自脑海中快速思量,斟酌过后朝前方的胖子出言高喊:“胖子,不要恋战,只管开道。”

    胖子没有应声,也顾不上应声,但他听到了云羿的声音,抡起双斧砍偏几支迎面刺来的长矛后踏地急冲,随后纵身一跃,双脚连连踹翻数人,落地之后故技重施,再度踢翻了几人后开出一条路径。

    路径虽然开出,但倒地的西凉兵若是起身之后还会封闭,届时还会切断他们与胖子之间的联系,为了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云羿又冲莫陆离和祝小庆喊道:“尽诛倒地之人。”

    二人照做不误,长剑下探接连刺穿十余人的心窝,长剑每一次拔出都会带出一道血箭。

    明确分工可以将五人的力量发挥到最大程度,同时增加了冲出重围的几率,因此云羿也不能闲着,他必须得掩护胖子等人行事,箭矢接二连三的射出,能射中最好,射不中也不能强求。

    敌方步卒多集中于胖子周围,而后便是左右两翼,敌方弓兵为了避免误伤自己人,因此不会朝胖子等人放箭,但云羿和汪小姝所处的后方是一片空地,弓兵无有误伤之虞,便接连放箭。

    汪小姝先前已然中箭,不能让她再度中箭,但谁也不能保证下一支箭矢会射向哪里,因此他在掩护前方三人的同时还要保护自身和汪小姝安全,一心二用当真是苦不堪言。

    不幸中的万幸,汪小姝虽然面色煞白,却不再干呕了,如此一来她就有力气自行闪避箭矢,令云羿稍感轻松。

    但这种轻松感一经出现,便被他狠狠地压了下去,危难关头,死生之地,必须要让自己时刻紧张起来,稍有不慎不仅他一个人要死,另外四人也要粉身碎骨。

    紧张也不能杞人忧天,应该有明确的目标,在做好了眼下应该做的事之后,云羿会时不时的冲前方的营地打量,要想逃出重围,首先要穿过那片区域。

    眼见此时离那片营地还有二里路程,云羿心中对左慈生出了强烈不满,左慈要走凭这些人是拦不住的,甚至这些人都没有发现左慈离开,但他们五人没有左慈那样高超的修为,要逃出生天谈何容易。

    虽然猜到了这是左慈给他们出的第一个难题,但这个难题也太难了,完全是拿他们五人的性命开玩笑。

    不满到了极点就是恨,但云羿并没有让自己不满下去,道家讲究承负,以小博大从来不长久,付出与回报永远是成正比的,倘若此次能够逃生,对于心性的提升有很大的帮助,也能使自己刻苦修行。

    人的命天注定,何时生何时死自己做不了主,而修行就是向上天争取属于自己的生死权,这并不是逆天而行。人不可能比天意还厉害,敬天法祖还是要的,但这不代表要彻底服从天意的安排。

    就在云羿胡思乱想之际,其内心陡生寒意,脊背发凉,浑身汗毛直竖。

    修行中人的感官要比常人敏锐许多,这股强烈的危机感并非空穴来风,云羿心中警觉,横移躲闪,一支箭矢贴耳擦过射进地面。

    云羿上前快步拔掉箭矢,只见箭头泛黑,明显是涂了毒的,心中后怕的同时也生出了强烈的愤怒,扭头回望,只见后方追兵之中靠前一人开弓搭箭,正要再度发矢。

    “看谁先死!”怒火一起,云羿生出了要与对方一争高下的想法,对汪小姝的急切呼唤置若罔闻,快速拉弦搭箭。

    在他放箭的同时,对方也松开了弓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