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十方乾坤 > 第五章 等候
    村里人个个吓得不敢说话,就在这时,只见一尘阔步从屋中走了出来,眼神竟也是镇定自若,不像是一般少年能够表现出来的,芜娘脸色微微一变,立即向他瞪去:“回去!”

    “一人做事一人当,阿娘,我已经不是小孩了。”

    一尘小小年纪,但眼神却是异常坚定,冷冷目视着院外的七八个人,走到芜娘身边,伸手将她往后一护,向赵大贵看去:“我就在这里,你待如何?”

    外面的人见他一个小孩竟如此刚硬,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寻常小孩见到这等架势,怕是早已吓得哭了。

    “好,好得很!小畜生,你倒是嘴硬!看你硬到几时!”

    本来赵王孙受了重伤,赵大贵已是极为心烦,现在见这萧一尘如此刚硬,心头更是生出一股无名火,忽然间只见他手掌一抬,隐有雷霆作响,一道掌风激射过去,登时令得整间庭院狂风大作,“砰”的一声,这一掌结结实实打在一尘身上,震得他往后一飞,撞在墙上,险些一口鲜血喷出。

    “尘儿!”

    芜娘大惊失色,连忙过去将他扶住,一尘手一扬,抹了抹嘴角鲜血,仍是冷视着赵大贵:“都说赵家二爷的奔雷掌名震江湖,我看也不过如此!打打十岁以下的小孩,倒是可以。”

    远处村民都吓呆了,这赵大贵在江湖上闯荡多年,会点武功自是不稀奇,只是一个大人怎能对个小孩子下这般重的手?这萧一尘也是,跪下来好好认个错不就成了,何必要自讨苦吃?再来一掌,怕是连命都没了!

    “好,好!”

    赵大贵怒容满面,五指一曲,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在他右手之上,竟一下贯满了闪电。霎时间,狂风大作,乱石横飞,对付一个小孩,何必要用上他的绝学,说出去不怕江湖中人耻笑吗?

    “住手!”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少女冷喝,紧接着,一阵疾风扫来,三道剑光凛然而至,瞬间化作三人,一个白衣青年,一个紫衣青年,一个黄衫少女。

    见着三人乃是御剑而来,众村民俱是一惊,赵大贵也不禁一怔,怎会把玄青门的人引来了?

    那三人正是昨晚把萧一尘从后山带回来的三人,黄衫少女走上前,目光冷冷地看着赵大贵:“你是何人?可知此处乃是玄青山下!”

    赵大贵赶忙收起武功,对着三人抱了抱拳:“在下乃是古岭镇赵氏……”

    “哦?古岭镇,姓赵……”白衣青年眉梢一挑,看着他淡淡道:“赵盈儿是你什么人?”

    “乃是赵某侄女。”赵大贵恭恭敬敬说道,面对玄青门人,再无方才那般气势。

    紫衣青年看了他一眼:“既是如此,便更不该在村中欺压百姓,否则有损你门人的修行,可知?”

    听闻此言,赵大贵更是心中大震,他素知玄门里面更非外面江湖可比,这三人虽看似与盈儿年龄相仿,但修仙之人容貌往往数十年不变,若是盈儿身份在这三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上还好,可若是在这三人之下,恐怕还要连累了盈儿,是以此刻不敢不敬,连忙道:“三位有所不知,此人乃是伤我侄儿在先,赵某正是要拿他去见官,一时情急方才……”

    “罢了。”不等他话说完,紫衣青年衣袖一扬,淡淡道:“这官就不必见了,此子我们要带回门中。”

    “什么……”

    非但赵大贵一愣,连芜娘也是一怔,向三人看去:“三位少侠,可否……讲明白一些?”

    黄衫少女上前一步,看着赵大贵,不冷不热道:“师尊要渡引他上山修行,现在可是明白他的身份了?去吧,往后不得再来生事。”

    此言一出,赵大贵更是心中惶惶不安,这一刻连看向萧一尘的眼神,都仿佛带了几分惧色,难道这小子竟也开了灵根,不然怎会被仙人看中,自己怎生如此糊涂,这回如何是好……

    想到此处,赵大贵再也不敢久留,对着三人拱了拱手,便赶紧带着人往村外去了,此事他必须连夜赶往青州城告知大哥,今年玄青门只在古岭镇招收一人,这小子要去了,那侄儿岂不是去不了了?不行,此事必须想些办法……

    待赵大贵走后,村子里像是又恢复了宁静,众村民都静静看着三位“仙人”不语,屋子里面,沈婧也走了出来,看看三人,又看看萧一尘,讷讷不语。

    黄衫少女目光在她身上短暂停留了片刻,又向萧一尘看去,一尘见她向自己看来,怔然道:“师姐,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黄衫少女噗嗤一笑,伸出手指在他额上敲了一下:“小家伙倒是机灵,这么快就叫上师姐啦?话说刚刚只要服个软,便能免去皮肉之苦,为何不说?”

    一尘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岂能向他服软?”

    “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份骨气!”

    紫衣青年大笑着走了过来,黄衫少女向他瞪了一眼:“去你的。”说罢,玉手一拂,掌中凝出一道碧绿真气,往一尘胸口按下,片刻便化解了他身上淤伤,问道:“好些了么?”

    “恩恩,没事了!”

    一尘连连点头,附近村民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果真是“仙人本事”啊,那么轻轻一挥,伤就好了。

    黄衫少女笑道:“好了,这段时间记得每日辰时和酉时都要焚香沐浴,下月十五我来接你,还有……我叫黄莺儿。”说罢,与另外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三人随即乘着剑光而去。

    望着三人消失在云际,许久一尘才如梦方醒,自己……要拜入玄青门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沈婧才慢慢走过来,看着他,一时片刻竟无言相对,一尘嘿嘿一笑:“沈婧姐,我要去玄青门了。”

    “哦。”沈婧微微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一尘笑道:“没事,等我修行归来,到时候把你和阿娘也接上去。”

    “嘁,谁稀罕。”沈婧撇了撇嘴,又道:“我走啦。”说着,便往院外去了,刚出院子,又偏过头来:“臭小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了山上,就别再老跟人打架了……”

    “知道啦!嘿嘿!”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一尘咧嘴一笑,小小年纪,他真的只是把她当做姐姐而已,每次跟人打架都不怕,因为反正每次都有这姐替他擦伤抹药。

    ……

    夜里明月高悬,芜娘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却未怎么动筷,一尘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玄青门,到最后才看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并没因自己快要拜入玄青门而高兴,问道:“阿娘,怎么了?”

    芜娘摇了摇头,仍是不语,心里反复想着,白天那三人的师尊究竟是谁?难道是妙音仙子吗?不可能,她虽非玄门中人,但也知妙音仙子平生从未收过一徒,所以那三人不可能是妙音仙子座下的弟子。

    那难道是妙音仙子吩咐的?不然三人怎会无缘无故来让一尘上山?但这样也说不通啊,当年妙音仙子正是为了斩断尘缘,才将孩子送来,吩咐自己让孩子在尘世里度过一生,怎么可能又会让人来渡引他上山?这绝无可能。

    芜娘越想越是觉得事情不对劲,倘若这件事并非妙音仙子的安排,而是那三人误打误撞,亦或是另有人所为,那岂不是坏了……

    想到此处,芜娘甚有些为难,但看一尘此刻兴奋的样子,亦知劝说无用,难道冥冥中一切自有牵引么?

    今晚月色明朗,清光笼罩着整个宁村,少年如往常一般,坐在窗台边上,遥望着天穹上那七颗最明亮的星子,蓦然间又想到,今日白天究竟怎么回事?自己力气怎会突然变得那么大,一下便将那赵王孙打得重伤不起。

    想到此处,少年心中更是疑惑,缓缓抬起手臂,想如白天那般,一掌对着院子里一棵大树推去,然而只有一阵轻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

    接下来的一个月,一尘按照黄莺儿临走前的吩咐,每日早晨与暮时皆要焚香沐浴小半个时辰,这段时间家里也变得热闹了起来,时常有客人拜访,送些东西过来,芜娘也放下了手中活计,细心打理着一切。

    等到六月十五这天,小村里变得十分热闹,家家户户红灯高悬,有人被接入仙门,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事,可谓整个村的福气,是以今天一大早,村民便开始布置起来,等待“仙人”来接一尘。

    然而等到下午时,也不见有人来,不少人都开始小声窃窃私语了起来,一尘也渐渐有些心焦了,师姐说她今日会来接自己,断不会食言,可怎现在还未来?难不成出了什么事?再等等看,再等等看吧……

    日影向西,等到暮色将至时,山上也不见剑光下来,许多人都在议论不止,难不成玄青门的人把萧一尘给忘了?错过这次机会,那恐怕便是要再等上十年了,但到那时,却又过了入门的年纪,此生便再也与仙门无缘。

    “一定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一尘紧紧捏着手心,望着玄青山上的方向,心里想着,就算今天没有人来接他,他便是翻山越岭,爬也要爬上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