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香祖 > 第24章 意外发现
    这可真是不得了,玄辛国主身边竟然混进了魔道?

    “王城司和巡城卫干什么吃的?还有那些护法供奉,难道也没有察觉?”

    李柃脑中思绪闪动,但很快却又释然。

    “他们也不是神仙,最多只是一群修士,而且还是炼气境修士。”

    他这时候才发现,与其说食香炼魂是自己最大的倚仗,倒不如说,这种闻香识人的本领才是。

    虽然有时候要受注意力牵扯,无法及时兼顾周边一切,但认真起来,却能达至极深的感知层次。

    这种能力,用来识别敌我实在太方便了。

    李柃没有理会得意洋洋的玄辛国主,心中暗自思索起来。

    “这看起来像是个凡人,但无论如何,单只她一个,想要做到这种事情绝无可能,背后应该还有幕后黑手。”

    “是否可以顺藤摸瓜,找到隐藏的尸仙宗弟子?”

    回到府中,李柃没有把这个发现告诉任何人,就连九公主问起,都只说去了丈人那里一趟,讨要些许军械钱粮。

    直到夜里,才再探行宫。

    结果发现,那美姬和其他宫女那样正常作息,并未表现出任何异常。

    不过李柃并不气馁,因为他猜测,这女人是个并不轻易动用的暗子。

    他一边寻找对方和外面联络通讯的方式,一边开始享用自己新制的那批信灵香。

    结果短短五天过去,就成功把这批改良香品全部消化。

    毫无意外,神念力量成功增长到了十八斤左右。

    在这期间,李柃也没有忘记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进献香方,向老祖展示自己这边努力的成果。

    这一回,除了改良之后的信灵香,之前炼就的生云香也终于被他正式提交上去。

    这是经九公主亲身试验,确定对炼气境弟子有用的产物,应该会有不小的价值。

    他期待着,能够换来必要的支持。

    ……

    深夜,含香阁内的一个房间中。

    精金飞剑凭空漂浮,如有隐形手臂托举。

    李柃以神念持着它上下移动,旋即劈砍戳刺。

    虽然动作略显僵滞,速度和力量也有所不足,但终归算是能够正经御剑了。

    “只可惜,它是实体之物,并不方便随身携带。”

    肉身状态下,或许还能搞个剑囊之类的法器,或者用其他方式随身携带。

    神魂出窍之后,无法携带此物,成了一个问题。

    但正常情况下,结丹境界的修士就可以在紫府之内开辟小洞天,连接虚空,把一些经过祭炼的事物收纳进去,也只有像自己这样的凡人才会产生这般的困扰。

    不过李柃暂时还用不上这种东西,等到以后修为高深,拥有了其他神通本领,也不见得会再倚重这种不入流品的法器飞剑。

    当下决定,好好修炼罡煞化剑之类的本领,以自身力量化为剑气,恐怕会更为方便。

    一番尝试之后,李柃把飞剑放回兵器架,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子时了,当即往外飞去。

    他再次来到郊外行宫,轻车熟路进了里面,暗中监视那美姬。

    这美姬得宠,小有地位,并不和其他宫女姬妾混住,而是在单独的房间,这倒是方便了李柃。

    对方已经睡下,李柃暗中观察一阵,确认并不是在假装之后,开始在房中游荡,四处细嗅各物,试图找出与尸仙宗关联线索。

    但嗅着嗅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头。

    “怎么好像很变态的样子……”

    略带几分为难,看了看挂在前面木架上的贴身衣物,李柃最终还是没有凑上去,而是凭着强大的感知能力凭空分辨。

    汗液,体香,熏香,皂香,胭脂水粉,泥尘,霉菌……诸多气味混杂其中。

    突然,一股沉香,甘松,白芷等各物混合的气味传来,让因为尴尬而略显浮躁的李柃为之一振,精神也倏然抖擞起来。

    “这是信灵香的气味,房间里面藏有信灵香?”

    李柃沿着感应之中的香质循迹而去,在枕头底下发现了几条飘散出来的游丝,辨析之下,果真是信灵香的香魄!

    这种东西,他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甚至可以从其散发香魄的数量和品质,辨认出这是自家李氏香坊甲字号作场出产的一等品信灵香。

    天云宗把李柃亲自制作的信灵香定为特等品,其他工匠,学徒仿制的,分别是一至三等不等。

    一等品算是品质较为优秀的成品了,也是如今宗门正在尝试量产的贡品之一。

    上次老祖嘱咐李柃把时间精力放在返魂香,不用再亲自制作信灵香,除返魂香的确更受大修士们关注之外,也是因为这几年来已经培养出熟手,且生产工艺获得了较大突破,质量和产量都能有所保障。

    出入此间的达官贵人颇多,有本事弄到量产成品的也不在少数,久而久之,或有在宫中积存。

    但李柃实在没有想到,这美姬竟然会在暗中私藏此物。

    “她要这香来做什么?”

    李柃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又没能抓住脑海之中突然闪过的灵光,实在有点儿困惑。

    “看来,这个谜底不等亲眼看到她使用此物,是难以揭晓了。”

    “但看她的样子,倘若无事发生,也不会贸然联系上线。”

    “说不得要制造点机会,刺激她主动联络才行。”

    李柃思考了一下,发现许多计谋费时费力不说,还容易发生偏差,不如简单粗暴一点,以灵体装神弄鬼,吓她一番。

    李柃很快有了主意,开始准备起来。

    片刻过后,美姬带着几分迷茫,睡眼惺忪的醒来。

    她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推了几下,从睡梦中唤醒,回过神,却是陡然一惊。

    房中灯烛不知何时被点亮,一个人影站在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有内鬼,终止交易!”

    这声音是李柃利用炼气境的小巧法门震动空气所生成,本质上和自然界中那些风雷之声没有区别,但他尚未熟练掌握此法,因此听起来略显失真。

    美姬没有留意这细节,因为她还有些迷糊,陡然之间看到陌生人影出现在床头,更是被吓了一跳。

    回过神,那人影已然消失不见。

    “这是梦?”

    美姬额头渗出了不少冷汗,暗自呓语道。

    但定睛看去,桌上灯烛仍亮。

    这并不是梦境或者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有人潜进了这个房间,当着自己的面说完那句话之后又凭空消失!

    这诡异的一幕,吓得她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

    “你,你究竟是谁?”

    “你还在吗?”

    李柃当然还在,只是撤销了蜃气云的变化,把人影重归虚无而已。

    言多必失,他现在不好现身与之交流,刚才的一幕究竟意味着什么,全凭她自己去想象。

    颤声询问了几句,全然没有得到回应,又不敢大声呼喊,引来关注,美姬面色不由得更显苍白,身躯也禁不住颤抖起来。

    缩在被窝里面观察好一阵,仍然无事发生,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下来,查看房内门窗。

    那些栓子完好无损,而且都在原位,不像被人从外打开过的样子。

    犹豫好久,她终于做出一个令李柃大感满意的举动,那就是从枕头底下搜出锦盒,打开之后,一根根细长的褐黄棒香显露出来。

    “她所用的信灵香竟然是经过加工的?”

    李柃看到,不禁略感诧异。

    这已经不是香坊出产的原物了,而是被融开之后,改造成为棒香的全新产品。

    这是平常祭拜天地鬼神或者祖宗先人所用的香品,用细木棍作芯子,制成棒状,方便持握和插立,依据粗细长短,各有份量。

    李柃简单目测了一下,里面总共有十来支,大概相当于一锭信灵香的份量。

    “她要干什么?”

    李柃略带几分疑惑,看着美姬从锦盒里面抽出一支香,就着油灯点燃。

    玄洲境内早有祭祀文化流传,敬奉天地鬼神或者祖宗先人同样适用各种祭品和焚烧香烛纸钱的礼仪。

    各种牺牲,陪葬之物,所用材料从金银玉器到陶俑竹木应有尽有,真正实现了品种丰富,丰俭由人。

    但信灵香是祭神之物,可达天帝之灵,李柃也多用它进献仙师,自己则食香炼魂,还真从来没有想过用在其他领域。

    他越看越觉不对劲,这美姬将信灵香点燃之后,竟双手持香,面西而拜,一连躬身行礼四次,口中念念有词,似在祈祷。

    李柃飘浮在她身侧,看着这一番动作,心中大为惊异:“这是在拜鬼!”

    “竟然用信灵香拜鬼,简直乱来!”

    他看着此女披头散发,就这么穿着一件亵衣,于深更半夜焚香祭拜,全新诚心诚意,简直无语。

    却见烟气袅袅,于房内升腾,随着她的祭拜,一阵宛若水波的涟漪在前方荡漾起来。

    李柃心中暗惊,神念探照过去,毫无所察,仿佛此前发现的那些涟漪是只存在于脑海之中的幻觉。

    但改用闻香天赋探查,却又能够闻到,一股类似香烛纸钱的浓烈气息扑面而来。

    “无法用肉眼所见和神识感知的存在回应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李柃内心仿佛掀起了惊涛骇浪,突然福至心灵,用自己那观想气味,具现香质的能力进行更加细致入微的探查。

    这一回,他终于察觉到了一个朦胧的人影浮现。

    那人影不知是何身份来历,甚至是男是女,是神是鬼都无法辨别,只能确认,信灵香焚燃之际,四周似有热气升腾,虚空扭曲,形成了奇异的场域。

    这个场域似乎处在极其深层的高层维度,连通着房间和遥远未知之处的某个神秘所在。

    李柃没有听到美姬的祈祷之声,但却如同本能,感应到了那些香质和香魄的震动与变化。

    虚空浩大,如同空谷传声:“神秘……报讯……终止交易!”

    “她在禀报刚才的事情?”

    “知道了!”那凭空出现的人影耐心听完美姬的祈祷,未见任何指示,只是简单回应了三个字。

    转眼间,香烛纸钱的气味就从房中消失,人影也彻底消失无踪。

    随着对方的离开,房间里面,热气升腾导致虚空扭曲,形成奇异场域的现象也渐渐趋于平静,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美姬似乎无法判断对方的出现与消失,延迟了许久,直至手中信灵香都快要烧完,方才一个激灵,如梦初醒。

    李柃注意到,她面上露出了困惑和不安的神色,似是因为事情并未得到解决而心有不甘,但犹豫许久,终究还是没敢再次取出棒香,重新祈祷一次。

    李柃看着她熄灭灯火,重新躺下,犹自辗转难眠,不禁陷入思索。

    “刚才出现的究竟是神是鬼?”

    “但无论如何,修仙世界里,神鬼之说都是愚民百姓的迷信,那些不过是修士修炼有成,成就阳神天仙与或者鬼仙的大能!”

    “未成之前,更是寻常神灵与鬼修,旁门左道而已!”

    “不过,他们利用信灵香祈祷响应,彼此联络的手段究竟是怎么回事,信灵香竟然还有这等功效?”

    这事就连李柃自己都不知道,天云宗的仙师们也从来没有提到过。

    这应该是最近才被那些魔道研发出来妙用,倘若天云宗的仙师们知道的话,对信灵香的价值评价将会更高,也不会作出让自己优先研究返魂香,不必再管信灵香的决定。

    李柃回忆着刚才的细节:“对方出现的瞬间,我闻到了浓烈的香烛纸钱气息,像极了平常百姓烧香点烛的环境,其中甚至还散溢出一些香魄,只是性质远远不如信灵香的香魄灵动,无法吸收利用而已。”

    “这是否意味着,我此前关于香火成神之道的猜测是对的,虚空混沌之中存在某种高出现实物质世界的所在,那些香魄其实并非变质,而是上达此间?”

    “若我能掌握这种祈祷和响应的法门,乃至打开通道,汲取香魄,那是否意味着,可以吸收别人祈祷敬拜之时所燃的香魄?”

    他思绪如潮,一下想到了很多很多。

    “这里面似乎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