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香祖 > 第22章 复古大师
    李柃尝试罡煞化形的深层变化,各种各样的事物在萦绕周身的烟雾之中具现来。

    这本质上和云遁所用的变化原理相通,但李柃所用香魄是未知之物,拥有着融入神魂,操控自如的特性,远比预计之中还要更加得心应手。

    片刻功夫,童子法相的手臂上就出现了刀枪剑戟和一面铜镜,其中主武器是双手持握的尖刃长戟。

    一团云雾变化霞光,脚踏七彩祥云,更有金云化作披风,飘扬十余丈。

    “神通本领没有,净搞胡里花俏……”

    “但还真别说,有点儿唬人的架势了,只是能靠嘴说千万别动手,一动手就得露馅。”

    李柃笑叹自评,谁叫自己天赋异禀,低阶境界就拥有一些大修士的特质呢?

    不过他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毕竟从开始修炼至今,满打满算,还不足两个月。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做完这些,李柃念头一动,记忆下如今的这副形象,然后法相消失,恢复到虚无灵体的形态。

    他先回了家里,在含香阁的一个房间中,找到事先准备好的几口大缸,准备做个白天不好进行的实验。

    这些大缸已经被他叫人事先封死,木盖的边缘涂抹的是一种建筑所用的胶泥,制造出密闭空间。

    他的灵体猛的往里一钻,在大缸里面看到的,是事先早已点燃,已经闷烧成灰的信灵香灰烬。

    神识感应之中,烟气缈渺,充盈缸内,还能用闻香的天赋嗅到浓烈的气味凝而不散。

    但是香魄并不得见,似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已经彻底消失。

    “是穿透水缸散溢出去了,还是凭空不见?”

    李柃思考着这个问题。

    如果是前者,可以通过实验不断尝试能够封存和禁锢它们的环境,人为制造一个堪比洞天福地的修炼条件。

    但如果是后者,就行不通。

    紧接着,李柃又钻进另外几口大缸看了一下。

    这些大缸都早已做好了标记,分别是在午、未、申、酉、戌、亥多个时辰点燃,之前特意在河边忙碌了一阵才回来,如今正好是子时。

    通过这种方法,他终于确认,那些香魄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向外散溢,然后渐至虚无。

    也即是说,它既会穿透水缸,也会凭空不见。

    “之前的思路,似乎行不通。”

    “不过《香乘》一书原序有载,《诗》、《礼》所称燔柴事天,萧焫供祭,蒸享苾芬,升香椒馨,达神明通幽隐,其来久远矣。”

    “这似乎昭示着,香可通幽,超越物质层面的屏障不足为奇。”

    “而且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物质看似有形,但本质还是空,拦不住也是正常的。”

    “但这种凭空消失的机理就有些莫名了,那些信灵香香魄究竟是变质了,从我感知中消失,还是进入另外一个时空维度?”

    “这又是截然不同的意义啊!”

    李柃深深明白,如果是变质,不可利用,那么一切休提。

    但如果是后者,那意味着……

    可以开创香火之道,因众生烧香点烛,多多益善!

    前提是找到进入那个时空维度,得以汲取那些香魄的门路。

    李柃钻进最后一口大缸,用事先准备好的火芽枝点燃已经在里面放好,但却尚未动用的信灵香,亲自守着它进行再次验证。

    花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功夫,见证完整的焚香,扩散,消失过程,和之前结果作对比。

    李柃并没有把这些见诸于文字,而是在自己脑海深处记忆下来,准备将来再做其他尝试。

    “这些小实验已经做到头了,接下来,要玩就玩大的。”

    “古人曾言,神仙升举形滞难脱,临行须焚名香百余觔以佐之,这或许是隐晦言死,但根据字面意思直白翻译就是神仙飞升身躯沉重,临行前需焚烧名香百余斤,借助烟气托举……”

    “还真他娘的会玩啊,一口气烧掉百余斤香料?”

    李柃如今所想到的,是古代神怪志异当中的一些和香道有关的传说。

    “不过隋炀帝时期,除夕夜在宫殿各院都堆上篝火,把沉香木和各种香料当柴烧,火焰高达数丈,香气数十里可闻。”

    “这一个晚上就能烧掉二百多车沉香木,二百多石香料,实属奢侈。”

    “我什么时候也巧立名目开个焚香盛会,烧它几百车沉香木试试看?”

    李柃憧憬着,灵材暂时烧不起,凡材倒是可以尝试。

    ……

    “焚香盛会?那是什么?”

    第二天,李柃在家中品茶看书,顺便和妻子提及此事。

    九公主好奇之极,向他打探详情。

    李柃道:“燔柴烧香原本一体,古之先民不知提取香料,多以焚烧艾蒿椒桂之属取代,所以香文化实际上是从原始部落时代焚烧草木的做法发源而来,这在上古巫觋盛行,众生愚氓之时就已经有所体现。”

    两个世界自有共同之处,凡民百姓利用香料的方式的确大同小异。

    “这就不得不提及香料驱虫,辟邪,甚至治疗的功效了。”

    “有巢之前,先民居于洞穴,可抵御风霜雨雪和野兽。”

    “但是洞穴里面大多潮湿阴暗,又有可能藏着蛇虫鼠蚁,该怎么办?”

    九公主想起信灵香的功效,不由道:“焚香?”

    李柃道:“不错,就是焚香,准确来说,是用烟气去熏。”

    《香乘》一书曾经记载信灵香的来源。

    据传汉明帝时,真人燕济居三公山石窑中,苦毒蛇猛兽邪魔干犯,遂下山改居华阴县庵中。

    栖息三年,忽有三道者投庵借宿,夜中谈及三公山石窑之好,奈有邪魔侵内。

    一人道:“我有奇香,能救世人苦难,焚之道得自然玄妙,可升天界。”

    真人得香,复入山中,坐烧此香毒,蛇猛兽悉皆遯默。

    忽一日,道者散发背琴,虚空而来,将此香方写于石壁,乘风而去。

    这里讲述的是一个神怪志异的故事,忽略故事背后道人散发背琴,虚空而来,把香方写于石壁的说辞,单看前面,分明就是原始时代的穴居之民都会做的事情。

    李柃道:“最初之香,只是艾,椒等物,甚至随便哪里捡来的干柴枯草都算,目的是为烧出烟气,驱赶蛇虫鼠蚁,洁净环境。”

    “先民不知其理,但却本能的记住了燔柴烧香可以驱赶邪祟,并且将其完美的与部落时代的篝火,祭祀结合在一起。”

    “篝火,祭祀?”九公主听到了关键词。

    李柃道:“不错,就是篝火和祭祀。”

    “香文化来自燔柴之礼,所谓燔柴,是一种古代的祭天仪式,将玉帛牺牲等物置于积薪而焚烧,从这里不难看出篝火文化的遗风,古人相信烧香点烛可以祈祷上苍,沟通神灵,玄辛国中的烧香祭祀之礼也由来已久。”

    “世间不乏拜火之教,民俗文化之中也多有篝火节日,其实都可以算是同出一源。”

    “这可以算是香文化的前身,后世开化之后,因人本能喜香而厌臭,逐渐发展出真正的香料,但也往往舍本逐末,重在其表,只关心香料香品散发出来的气味本身。”

    “随着香料品种的增加,香品香气越发丰富,或许后世某个时代,凡民都可以大规模制备香精香料香水等物,使得香气充盈四野,无所不在,但却反而忘却其根源,只是作为附庸风雅的玩物。”

    “但是……”

    “要讲风雅,就讲最高的雅。”

    “要玩复古,就复最古的古!”

    “刮什么粉子,当传家宝,忒的小家子气,佩香,熏香,香汤沐浴,香水喷身,更非劳苦大众所能顾及,真爷们就该燔柴事天,弘扬我远古部落祭祀文化!”

    九公主恍然大悟,崇拜道:“夫君不愧是香道大师,说得好有道理!”

    “不过这事听起来就费钱,我们想要攒下这么多材料来办一场焚香盛会也不容易。”

    李柃道:“以前没有香事局,对香木材料的开发也不够,所以看着难弄。”

    “但若从今开始多下功夫积攒,想来还是可以的。”

    这件事情恐怕还得落在香事局上,利用这个机构才能方便收集材料。

    当日下午,李柃果真把香事局的裴侍郎召来问话,提及筹办焚香盛会之事

    裴侍郎闻言,神色有些莫名。

    他总感觉哪儿不太对劲,但李柃是仙师册封的香道大师,极具权威,又哪里说得出反对的话语来。

    终归还是自己见识少了,不知燔柴烧香这一事中隐藏了什么祭祀仪式或者沟通天地大道的秘辛。

    斟酌一番,裴侍郎道:“应该还是能行的,市面上不好直接买到,就从各处征调一些,再征发民夫入山砍伐……”

    李柃听了,有些过意不去:“我有一个提议。”

    裴侍郎道:“驸马爷请讲。”

    李柃道:“我把李氏香坊交给你们经营,今后若有涉及我这边的用度,就从里面支取吧。”

    李柃知道,这其实还是占香事局的便宜,因为今后自己的用度,可能会很多,很多……

    但李氏香坊也并非全无资产,恰恰相反,李柃这些年来用心经营,已经凭借香皂,香水,熏香等等系列产品在达官贵人中间打开市场,并且成功掌握此世的香料文化话语权。

    香事局官员得力的话,是完全可以垄断整个玄洲香料市场,并且源源不断从中获得丰厚收益的。

    文化产业可是一种好买卖,相关文化兴盛起来,民间的商贾民众也会纷纷跟从,到时候以采香制香为生的人就多了。

    当然,这些都是李柃过去十多年间搞出来的东西,后来干脆主动投献仙师,换了娇妻美妾,太平富贵。

    裴侍郎闻言,恍然大悟,却是把这件事情误以为是李柃巧立名目,借机敛财了。

    李氏香坊交给香事局?

    香事局交给李氏还差不多!

    不过,他乐意啊。

    给李氏香坊办事,可比当香事局官员强多了。

    李驸马是仙师跟前的红人,香事局因为什么而成立,他可不会弄错。

    但这种事情不好点破,李驸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当下保证道:“还请驸马爷放心,您把此事交给我们来办,是我们香事局上下的荣幸,我们定在今年年底之前给您办妥。”

    李柃问道:“大概能弄到多少?”

    裴侍郎道:“怎么也得三百车香木,才能配得上府里的排场吧。”

    李柃道:“三百车……””

    裴侍郎道:“裴某愿立军令状,最少三百车,而且都是正经的马车,一车拉足五百斤以上,绝不用骡车之类的糊弄。”

    “所用香木,也定是高脂沉香木,若需其他品种,可加上紫檀,花梨各品。”

    李柃满意之极,点了点头:“对了,南边的香糖枫,也加几根吧,香事局原本就是督办此事的,弄来这些东西充抵上贡额度,我给你们销账。”

    裴侍郎道:“多谢驸马爷体恤,如此一来,就免去十多车香柴了。”

    他倒是个机灵的,这就给李柃所要的这些东西添上了一个香柴的名堂。

    拿来当柴烧的香木,可不就是香柴吗?

    李柃又道:“至于成品香料,有个二百石应该够了,半数用普通沉香和坊里所产信灵香,其他可用各类凡香,实在不行,桂枝,丁香,甘草,荔枝壳等物也是可以的。”

    裴侍郎感动得都快要哭了,这是驸马爷担心属下们难办啊,怎么能让府里打算举办的焚香盛会如此穷酸,这会被人笑话的。

    当即下定决心,要收罗到足够多的上好香料才行,二百石也不太够的样子,起码得三百石,才能体现得出香事局上下的办事能力。

    不过这种事情就用不着再立状了,倒不是怕难以完成,而是驸马爷都已经开了金口,当下就驳掉,那叫瞎逞能。

    还不如悄悄办成了,找机会弄个惊喜。

    谈完这件事情,李柃又道:“对了,上次送来的灵材当中,魔指木,冷香果,银丝草,五灵花这几样有用,我准备上禀老祖,把它们列入贡品名单。”

    诸事都已铺垫好,是时候来一波收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