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香祖 > 第21章 本来面貌
    “老左,你竟然没事,真是太好了!”

    小半个时辰后,袁百户等人匆匆赶回,见到左忠良和其他聚集过来的异闻司人马,不由得面露狂喜,难以置信。

    左忠良顾不上他们,捂着肩膀对蹲在那里验视尸体的老者道:“宫老,你觉得那人究竟什么来历?”

    宫老站起身,感叹道:“不知道,但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啊!”

    左忠良道:“怎么说?”

    宫老道:“你们来看这伤口,这魔道是没有丝毫反抗就被杀死的,出手者起码也得有炼气后期修为。”

    “但据你所说,他突然凭空出现,无论是阴灵鬼魅之流,还是能够瞒过魔道的障眼法,隐身术,都意味着可能是筑基以上……”

    他说到这里,提及另外一事:“不知你是否曾听说,前段时日巡城卫办了一桩刺杀案。”

    左忠良神色微动:“有所耳闻。”

    宫老道:“最初巡城卫找不到人,还打算向我们求助,但后来又说不用,我打听了一下,才知是有神秘人物暗中相助。”

    左忠良道:“半个月前有人传讯司部,告知泷河义庄之事,这才得以剿灭当地窝点。”

    袁百户忍不住插嘴道:“我们今夜被人缠住,似乎也是不明人士暗助。”

    宫老道:“通过这些线索不难确认,有神秘高人在暗中关注我们,或许是同一人,否则无法藏得那么严实。”

    “暂时可以认为,他偏向于友善立场,但身份来历不明,始终是个威胁,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左忠良和袁百户等人闻言都沉默了,好一阵才道:“是!”

    宫老神色一肃,对众人道:“今夜歼灭此间魔道,全竟其功,是场大捷,但我部亦损失惨重,回去之后定要征调高手,加派人马,各分舵堂口的懒散迟钝也要严厉整顿!”

    私下里却对左忠良和袁百户传音道:“你们过来,我有事交代。”

    两人随宫老来到僻静处,问道:“宫老,什么事?”

    宫老道:“最近魔道活动频繁,各处窝点相继暴露,看来是要有大动作。”

    “但这些按部就班应对即可,真正的威胁,反而还是这种人物。”

    两人疑惑道:“之前不是说了吗?”

    宫老道:“我怕军心动摇,没有直言,那人其实可能不止筑基!”

    两人讶然:“不止筑基,那岂不就是说……”

    宫老轻叹一声,无奈说道:“看来,有必要上报宗门了。”

    “但前辈高人们云游的云游,闭关的闭关,也不会太在意这边,你们要好自为之。”

    ……

    “涟河县大捷!异闻司侦破涟河僵尸案,击毙魔道传教特使及爪牙若干,现该县县城及周边乡里已基本肃清,安全无虞。”

    驸马府中,李柃斜躺在散发清香的黄花梨摇椅上,一边吃着侍女喂到嘴边的蜜瓜,一边查阅邸报。

    果不其然,已经有了昨夜之事的通告。

    “太平文章!不知道的人看了,当真还要以为已经海晏河清。”

    李柃面上浮现一丝讽色。

    不过细品之下,却又发觉,这的确概括了当地的形势。

    那里的魔道已经基本肃清。

    “只是肃清一处容易,其他城池和郡县不知还有多少魔道隐匿。”

    “这两国烽烟一起,内防空虚,什么妖魔精怪跳出来了,说不定还要来王城搞事情啊!”

    李柃想起在木特使那里所见的地图。

    最开始时,他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如今想来,可能会和魔道潜伏的据点,或者想要谋取的目标有关。

    玄辛国虽然不是什么大王朝,但却也有数千万人口,倘若加上各地瞒报的隐户或者如同驸马府中诸多奴仆下人那般的附庸,得往上亿去。

    芸芸众生之中,有太多的生老病死,天灾人祸不为人知。

    修士们不可能时刻关注凡人,倘若有什么魔道暗中谋害人命,炼制魔怪,招募弟子,要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被人发现。

    李柃暗暗叹息间,忽见一道彩色云霞从院外飘来,如同霓虹。

    李柃有些瞠目,讶然道:“这不是青丝炼化的蜃气云么,怎么变得如此花俏了?”

    “夫君,快来看啊,这蜃气云竟然可以变色!”

    九公主从外面进来,颇为高兴的向李柃展示最新发现。

    “我用变化法门试了一下,结果就成这样了,你看这多好玩?”

    她把一大团如同棉花糖的云朵捏来捏去,改变形状之余,如同变色龙般变换不同的色彩。

    “焚香生烟,凝而不散,可以剪分其缕……”

    “看来这蜃气云继承了这种凝聚的特性啊。”

    李柃忍不住对九公主道:“这可不仅仅只是好玩而已,倘若有心,可以用来生成幻象,迷惑敌人。”

    九公主道:“若说幻术,仙门里自有专门的神通法诀可以修持,多赖灵气和法力的变化,不必仰赖外物。”

    李柃道:“那倒也是。”

    九公主兴致高昂道:“正好趁着云煞绵柔改造一番,到时混合炼罡固化下来,对了,夫君,你说我该把它变成什么样子和颜色好?”

    李柃道:“随便吧,你高兴就行。”

    九公主来到摇椅旁,推着李柃的肩膀摇晃,不依道:“夫君你好敷衍啊,快帮我想想。”

    李柃哭笑不得,他哪里知道这种事情?

    好不容易胡诌了几个建议哄她,李柃受到启发,却是生出个莫名的思路。

    神魂夜游的下一步是日游。

    无论夜游,日游,本质上都是出窍的能力。

    这个循序渐进持续强化,就能水到渠成,不用多操心。

    修炼资粮方面,信灵香本身就可以保证基础供应,魔指木又有宗门和香事局那边可以利用,这个也需要耐心等待时机出现。

    但是元婴境界所拥有的另外一项基本能力,要靠自己去探索。

    那个能力,正是法相变化!

    或许,是时候试试看了。

    “修士炼气,两大要素是神念,罡煞。”

    “筑基之后是道体,法力。”

    “结丹境界则是真丹,洞天。”

    “而元婴境界,同样也有自己的关键要素,那就是出窍和法相!”

    “之前或许是给思维定势限制住了,觉得非要拥有法力或者元婴修为才能施展法相变化,但现在看来,既然我能以凡人境界出窍夜游,神魂本质绝不会逊于元婴,甚至可能还要更强。”

    “试试看总不会吃亏。”

    当夜,李柃依例神魂出窍,没有急着前往异闻司,而是在王城东郊的一处河滩进行新的尝试。

    他凝炼罡煞,在自己灵体周围裹上了一层厚厚的躯壳,如同捏人那样给自己塑造形体。

    这是观想存神,法相变化的起步法门,与炼气境界罡煞化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与九公主祭炼云煞,控制其色彩变化的法门有所关联。

    其关键,都是变化!

    万法归一,底层都是相通的,所不同的是,元婴法相有大法力融入其中,从而沟通道蕴,驾驭法则!

    李柃根本没有法力,只能寄望于神魂的禀赋特殊,或许可以像神魂出窍那样依靠本能来实现。

    这就好比人要学习才能游泳,鱼儿却天生就会。

    李柃耐心尝试了一阵之后,突然感觉有电芒涌遍全身。

    微微的酥麻之中,灵体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奇妙变化。

    肩膀部位好像有一阵阵鼓动,突然之间,一双手臂撑破表皮,从罡煞所化的身体里面伸了出来。

    “嗯?”

    肿胀的感觉再次传来,又是一双手臂!

    紧接着,脖颈处似乎有什么东西顶着,不由自主的歪了歪,两侧各有一个肉包膨胀,呼吸之间,就多出了两个脖子和脑袋!

    三头六臂,天人法相!

    李柃陡然一震,尝试用神识外放的能力观察自身,这才发现,自己的灵体竟然不再浑蒙不清,呈现人形虚影的状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粉雕玉琢的男童,全身肌肤如玉晶莹,身上穿着一件精致的飞天云锦袄,清秀俊逸,器宇不凡。

    四周云雾缭绕,香质具现,如同烟气弥漫,更似在身上批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素纱长绫,如同仙神衣绶,随风飘摆。

    “竟是这样一个童子天人?这面目,隐隐然神似穿越之前的孩提时啊,只是身为凡人时,皮肉,骨骼,气血都对相貌有所影响,不如现在完美。”

    李柃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莫名的惊喜和感动。

    “没有想到,我依旧还是我。”

    正所谓相由心生,修士法相大多与自身根脚,心性和道途本源有关,故而丹破见我,修成元婴,也叫做还原本来面貌。

    这是元神大能法身的雏形,也是作为智慧生灵内在灵魂的形象。

    “一般而言,法相是以神、魔、龙、人、妖、兽、鬼、怪为主体,都是曾经生存于天地之间的生灵,伴随法宝器物,天地奇观等等异象,少数还能觉醒相应的神通与本领。”

    “我如今所化出的童子天人可以归类到神魔相中位格较高,潜力较大的其中一种法相。”

    有句话叫做以貌取人,正如李柃的天赋异禀亦以香臭辨别善恶美丑,法相的外貌也可以看出许多东西。

    至少,天下仙门,正道修士,一看到他这副模样就会引以为盟友,拥有最基本的好感和信任。

    年龄段多与寿元大限,心性之类相关。

    童子之相昭示着李柃还年轻,实际上他以修士大限来算,可能还只是个婴儿,这从一身白玉般的婴儿肌肤可见一斑,但心性上已然成熟,中和之下,便是如今这般模样。

    这是会随着自己状态变化的,说不定千百年后,就变成少年天人相了。

    那些活了许久的老怪物,或者自身寿元接近大限的元婴修士,则有可能是白发老翁相,除非吃过返老还童的灵丹妙药。

    飞天云锦袄,蝉翼素纱绫这些遮体衣物则是精神所化,暂时也看不出有什么妙用,却也似与天赋异禀所具现出来的香魄息息相关,拥有着不凡的成长潜力。

    至于为何会三头六臂,李柃一时半会无从解释,但从老祖所给的玉册可以知晓,这是内心深处渴盼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愿景,多为强悍,勇猛者所拥有的特质。

    这并不见得是修士受肉身本能影响所表现出来的性格,而是灵魂内在,所以有时候会存在极大反差。

    好比有些魁梧肌肉壮汉,内在其实是个温柔可爱的小女孩……

    这么说来,自己潜意识中竟然是个悍勇战将?

    “话说回来,久闻不知其臭,我还从来没有闻到过自身散发的气味,或许是潜意识中自动屏蔽了吧。”

    “这次看清自己元婴法相的形象,才算是照见自我,认识本真。”

    就在这时,李柃突然想起一事。

    “玉册所言,三头六臂相……有特殊天赋!”

    “而且还不是一种,而是两种,正是所谓的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实际上,就是六只手臂代表念头分化,掌控法力的能力无比精细,可以同时进行多线操作;

    而三只头颅,更是拥有着三倍于常人以及自身正常状态的法力!

    “难怪说是高位格,倘若玉册所载不假,这简直就是开挂啊!”

    李柃迫不及待试验一番,结果却没有丝毫反应,不由笑叹摇头。

    “想多了,这种所谓天赋,实际上是法则所化,属于天地大道的加持,而非自身特质。”

    “我连法力都还没有,更没有达到元婴,沟通法则的地步,怎么可能会有?”

    “玉册所载应该不假,毕竟前辈高人们对法相的研究还是挺深入的,只有少部分罕见之物,比如我的天赋异禀和香道香魄才仍然未知。”

    “这么说来,最快筑基,最慢元婴,才能获得这些能力,如今只不过是一具看着唬人的躯壳而已。”

    “不管怎样,好歹也算是个潜力。”

    李柃尝试降落地面,蹲身捡起一块石头。

    实化的罡煞成为了这具法相的身躯,如同血肉那样填充,神念力量则是化为了这具身躯的力量,如同肉身状态,但却更加灵活机动。

    这般的凭依,好像更为凝炼,更具实战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