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颠覆了这是皇帝聊天群 > 第3章 3. 铁血燕王
    “没想到........这个新人,竟然对朕做的事,竟然是欣赏!”

    朱棣激动的手都在颤抖。

    他知道,这些建文帝手下的文官,真心赞扬他的没几乎灭有。

    都是,脸上笑嘻嘻心里骂他是逆贼。

    而且,已经搬好凳子,准备好了花生瓜子,看他朱棣名声臭大街。

    各种抹黑他的话本小说,都已经写好了。

    就等着他朱棣诛杀方孝孺十族后,然后众口铄金,把他塑造成为大逆不道的昏君暴君。

    尽管朱棣不在乎世人的看法。

    可是这些文人士子,要在史书上,如此的诋毁他,也让朱棣心中意难平。

    可,文人执笔如刀,他又如何能管住悠悠众口。

    朱棣没有想到,在皇帝聊天群中,会得到新人如此称赞,他内心感觉舒坦无比。

    能入这个群的,可都是优秀的同行,秦皇汉武,那都是千古人杰!

    “陛下,您怎么了?”

    徐皇后看着丈夫朱棣,又是摔东西,又是在那里傻乐。

    觉得心里有点发毛,自己的丈夫,曾经的燕王,现在的皇帝,会不会因为造反成功,给乐疯了吧。

    她印象中的丈夫,可不是这种人,燕王镇守北方,让元朝余孽不敢越雷池一步,那是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真英雄。

    “没事,我找到了知音。”

    朱棣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摆摆手。

    徐皇后更担心了,人,哪里有人,这里只有她跟两个儿子。

    “咱爹,哦不,是父皇,看着好吓人啊!”

    朱高煦撞了撞自己的肥的跟猪一样的大哥朱高炽。

    朱高炽憨厚的点点头。

    他也觉得父皇有点吓人,难道,当了皇帝真的就成了天子,就会神神叨叨的?

    朱棣没有理会被自己反常举动给惊吓的家人,而是看向了脑海中的聊天群界面。

    此刻,聊天群内炸开了锅。

    人妻之友:

    “看来,后人都遗传了曹操优良基因啊。”

    “话说,建文帝的皇后妃子美吗?”

    ................

    虽远必诛:

    “震惊中.jpg”

    “真的假的?藩王能把皇帝给干翻了!“

    “这可不是一个量级的,财力,兵力,民心,大义,一个都不占,这就赢了?这完全颠覆了我的理解。”

    “想当初汉景帝时,七国叛乱,财力兵力足以跟皇帝抗衡,最后都被镇压了。”

    “我只能说,朱棣,你牛逼!”

    “看来,我要小心我的叔伯兄弟了。”

    “磨刀中......”

    汉武帝刘彻对藩王有了重新的认识,他没想到,藩王如此可怕。

    ......................

    千古李二:

    “历史上最完美的政变?”

    “你怕是不知道还有个李世民,他发动了玄武门之变!”

    “一天之内,解决了太子,齐王和皇帝,直接登基为帝。”

    “你把玄武门之变放在那里?”

    “朱棣的靖难之役,如何就完美了?”

    李世民坐在太极宫中,很是不爽,自认为他才是史上最为伟大的皇帝。

    足以堪比秦皇汉武。

    怎么能被一个后世的朱棣给比下去呢?

    陈通一看,顿时来了兴趣。

    毕竟,他可是专业的。

    朱棣也是他最喜欢的皇帝之一。

    而且,关于玄武门之变,以及靖难之役,那个才更为完美,也是同学之间争论的话题。

    他不在慢不经心,而是坐直身体,开始用一只手认真的打字。

    “李世民在历史上的确享有盛名!”

    “朱棣和李世民那个更为出色,咱先不谈。”

    “只说两人发动的政变,李世民和朱棣完全没法比。”

    此刻。

    大唐,太极宫中。

    李世民气的直接拍了桌子。

    “朕不服!”

    “竟然说朕不如那个喜欢诛人十族的朱棣。”

    “简直太可恶了。”

    满殿的大臣不由得面面相觑,今天皇帝是怎么了?

    程咬金晃着膀子,大嗓门吼道:“陛下,又是那个混蛋跟我们作对,让老程一斧子砍了他!”

    说着,还用眼睛直瞪魏征,觉得这老小子最该砍,他吃个牛肉就要被参,谁家十天半个月不死头牛呢?

    牛,一定是自己撞死的!可不是俺老程想吃牛肉了。

    魏征冷哼一声,然后对着李世民行礼道:“陛下,要时刻注重君言,君行,如此大惊小怪,岂不让天下人笑话!”

    李世民好悬没气死,心里想着,真该把魏征这家伙,打包快递给朱棣。

    直接让朱棣诛你十族!

    欺负我是明君,不杀谏臣是吧!

    李世民运了一会气,这才冷哼一声坐下,他也没有心思听朝政了,而是死死盯着聊天群,他倒要看看陈通如何说。

    ..........

    陈通单手打字速度飞快。

    “你还问什么?”

    “靖难之役,燕王朱棣以弱胜强,堂堂正正,碾压了建文帝。”

    “你看玄武门之变。”

    “李世民阴谋偷袭,杀兄弟,囚父皇。他的成功不是因为计划又多周密,而是李渊根本就没有防备这个儿子。”

    “要是李渊防备着自己的儿子,怎么可能让李世民只出八百军士,就能政变成功?”

    “李建成到死都没想到,夺嫡之争,皇子竟然敢对父皇出手!”

    “这直接导致了,自李世民以后,皇家无亲情,父子可相残!”

    “这给历史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河,让皇家之争屡屡挑战人类认知的下线。”

    “与朱棣的靖难之役相比,李世民的玄武门之变,失了堂堂正气!”

    “试问,玄武门之变,如何能有靖难之役相比?”

    陈通的分析,让群内一阵安静。

    李世民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攥紧了拳头,他再洗地,也洗不掉以子囚父的事实,李渊可没有要杀他,他所谓的被动反抗,根本不成立!

    他最多就是说是李建成先动手的!

    陈通继续码字。

    “而且。李世民和朱棣当时的处境也是天差地别。”

    “李世民在帝都,拥有自己的兵权和大将,而且他明里暗里控制的很多势力,可以说和太子李建成分庭抗礼。”

    “在看看朱棣,他远在藩地燕京,他的燕王军被调离了驻地,朱棣的儿子还在建文帝手中为质子。”

    “他的燕王府被锦衣卫密切监视,手中没有可用之兵,满城尽是建文帝的耳目。”

    “只有心性如铁的朱棣,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才能死中求活,杀出一片朗朗乾坤,逆袭成皇!”

    “如果,李世民被驱逐出都城,你觉得他还能在如此劣势下,成为那九五至尊吗?”

    陈通的信息发出去,群内久久无语。

    所有人都在衡量,易地而处,他们是否可以如朱棣一样,从一穷二白,逆袭成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