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 > 第327章 详细
    夜,西凉,武威。

    将碎铁衣一行人安排好了住下,长孙无忌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

    显然,他对在面对他的半个师傅,也就是碎铁衣的时候,并不像是他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没办法,能被王玄策派过来前来处理这么大的事,碎铁衣当然不可能是等闲之辈。事实上,在整个大行司,在局部的行动方面,碎铁衣处理事情的能力甚至还优于,王玄策这个大行令。

    也就是王玄策的资历够老,要不然,这大行令的位置究竟要由谁来做,还真是犹未可知。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天子在决定好好调教调教,长孙先生的这对子女的时候,会将这两个人交到了碎铁衣的手中的重要原因。

    接下来,可能是由于长孙兄妹天资都不错的关系,两个人在碎铁衣手中学的还真不错。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然成才,能够独挡一方。

    要不然,天子也不可能放心将他们派到第一线去,执行任务。

    不过正所谓是知子莫若父,知徒莫若师。

    反之亦然。

    正是因为长孙无忌在碎铁衣的手下待过,才明白这位大行司中大夫的手段,究竟有多么酷烈,有多么的难缠。

    要是他真的这理由真的无法征服对方的话,怕是连今天都未必能够过去。因此虽然他早就准备好了一番说辞,但是也不敢保证绝对一定能够让碎铁衣满意。

    而现在,在长丝无忌看来,最难的一关显然是已经被他度过了。碎铁衣没有任何表示的,直接带着人离开。一时间,自是不由感觉接下来怕是要由他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

    不提胸中那块大石总算是可以安稳落地,开始考虑如何进行接下来行动的长孙无忌。

    另一边,长孙无忌亲自为碎铁衣等所安排的住所之中。

    碎铁衣的心腹扫了一眼退下的左右,继而对着碎铁衣开口道:“大人,你真相信长孙无忌的那番说辞吗?”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碎铁衣饮了一口茶,继而淡淡道:“事已至此,他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态度,以及能不能够自圆其说。当然,还有接下来事情的进展。”

    “……明白了,”心腹闻言不由恍然,继而道:“那大人,我们接下来当如何?”

    “按之前计划好的准备,”碎铁衣面无表情的继续道:“至于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是。”

    挥退了心腹,碎铁衣一个人在书房继续品茶。而且正是此时,一道微风拂过,接着,其左手边位置处,一张椅子上便多出了一个人影。

    而这个人影正是之前一直被长孙无忌称为世叔的,那位天人级别的高手。

    “怎么之前没看到你,”似乎是早知道对方会出现一样,因为碎铁衣脸上未有丝毫动容之色,反而直接质问道。

    “之前?去干什么?看你怎么敲打无忌吗?”来人反问道。

    碎铁衣显然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和对方继续纠缠下去,因此便另起话题道:“当初他在执行计划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你觉得他会听吗?”来人挑眉道:“而且我也是事到临头才知道一切的。”

    碎铁衣沉默了片刻之后,继而道:“我开始有些后悔了,当初王大人将无忌安排到这边来时,没有提出异议。”

    “……到哪里都一样,”来人也同样沉默了片刻之后,继而道:“少年人血气方刚,和我们这些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人不同。”

    “你似乎并不反感无忌的妄为?”碎铁衣挑眉道。

    “木已成舟,就算是我反感又如何,”来人若有所指道:“更何况……谁没有年轻过?”

    碎铁衣就这么看着眼前的人,片刻之后才终于开口,直接错过这个话题道:“虽然之前无忌已经将其中详细,都和我说过了,不过,我还是想从你嘴里在听一遍其中的具体。”

    “可以,这本来就是我今晚来的主要原因,”来人微微颔首道:“从哪一部分开始?”

    “从头开始,”碎铁衣直言道:“就从……你们是如何刺杀的镇西侯开始。”

    显然,来人在之前已经猜到了,碎铁衣会从他这里印证相关具体。

    因此很快,于镇西候被刺有关的相关,便自来人的口中娓娓道来。

    而所有事情的源头,则来自一个长孙无忌在来西凉赴任的时候,自手下口中无意之中所得到的消息。

    那就是镇西候近期很喜欢一种来自天竺的香料,尤其是在睡前,必定会闻香而眠。

    而长孙无忌偏偏又从昔日所看过的,来自西域的古书之中,看到过有关于此香的记载。

    上写此香平时闻之无害,但是配合两种其他的药物,就会成为一种特殊软筋酥骨散。功效是可以让人在一定时间之内,全身无力,凝气酥骨。

    在想到了这些之后,长孙无忌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同时在试验了一下,这软筋酥骨散的威力之后,就将其付诸于行动。

    为此足足准备了数月之久,同时还启用了之前大行司埋在西凉最深的几个钉子,就为玉成此事。

    他的一系列谋划,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先是通过钉子,引镇西候的世子出府,到达指定地方,让其被袭击。

    在这一阶段没有什么难度,其重点就是要让乐重伤而不死,最起码一个月之内不能死。

    因为一旦乐重死了,那么接下来,镇西候府的一众臣公就有理由让镇西候重新立世子。长孙无忌的一番谋划,便根本就没有办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如前所说一样,好歹也是镇西候寄予厚望,赔养了这么多年的世子。但凡有一点的机会,镇西候都不会轻言放弃。

    因此很快,整个西凉叫得上名号的大夫,便都被镇西候给招来了,为乐重治疗伤势。

    而在这一阶段的重点,就是乐重的伤不能被人治好。因此当初在安排袭击的时候,长孙无忌特意通过关系从大内调来了天下百毒之一,排名能够排到前二十的一种奇毒。

    在当今天下之中,资源丰富异常,在毒物上也是一样。因此能够为天下百毒之一,都不是易于之辈。

    能够排到前二十的,更是大都非传说之物所不能解。

    事实上,也就是已故的长孙先生还有些面子,要不是这种程度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长孙无忌这个层次所能染指的。

    而这种等级的毒,自然不是一群西凉名医所能摆个平的。

    甚至要不是长孙无忌所安排的那个钉子,在其中暗中相助,乐重还真是未必能够撑到白礼来救。

    而这位名医,则正是韩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