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修仙要低调 > 第一章 大婚来袭
    李青云微微闭眼,感应体内灵湖之上生出的一道含苞待放的道莲,黄天不负有心人,多年苦修终于踏入灵启期,勉强有了自保之力。

      距离自己穿越重生到这个古怪的修仙世界已经十八年了,今天就是自己的成人礼了,不出所料,今天苏家就会趁此机会过来退亲了。

      “呵,老套的废材退婚流戏码了。”李青云穿戴好衣服,将自己研制的醉仙丸,挫骨扬灰粉放入腰间。

      低阶神力符五张,神行符两张,护体符一张,隐遁符一张,悉数贴在自己身上,才让李青云有了些许的安全感。

      拒绝主角插旗,高调装逼的行为是李青云这十八年的生存准则,只要自己完美避过一切主角插旗的行为,不招惹是非,不沾染因果,就能达成自己安安静静,低调修仙的愿望。

      十岁那年,家族检测灵根天赋,拥有混沌灵根的李青云深知一旦被家族知道,怕是就要被裹进数不清的家族争斗里。

      因此他硬生生震断自己四肢百骸的周天经脉,让混沌灵根疲于修复,难以在测灵石前显化,最后得了个废灵根的称号,躲过一劫。

      从此整个墨城上下对他都是漠不关心,认定他这辈子注定碌碌无为,这才让自己可以在短短数年时间内悄无声息修炼到灵启期。

      “少爷,苏家千金来访,家主唤你前去大堂。”

      仆人的传唤拉回了李青云的思绪,面前李家最下等的仆人趾高气扬地看着他,眼里满是看戏的嘲讽之意。

      “劳烦跑此一趟,一点心意还望笑纳。”对于仆人目中无主的态度,他也不以为意,反倒是从腰间摸出些细碎银两递给了仆从。

      仆从一边说着推辞的话语,一边将李青云递出的碎银收进了怀里。

      收了他的好处,仆从的脸色稍微温和了一点,小声说道:“少爷,我看这苏家来势汹汹,恐怕来者不善。”

      “今天是我的成人礼,我未婚妻前来给我祝贺,什么来者不善,你想多了。”

      不等仆从继续说话,李青云自顾自迈着步子前往大堂而去。

      “切,一个废物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苏家千金可是上品水灵根,真是无可救药。”仆从看着李青云渐行渐远的背影嘲讽出声。

      李家大堂此时张灯结彩,各处都挂着鲜红的灯笼,为李青云的成人礼做着准备。

      一路上遇到的李家仆从都是一副看笑话看热闹的表情望着李青云,李青云始终面带微笑,暗自里却催动谛听法将仆从们的窃窃私语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废物还真有脸来参加成人礼啊。”

      “可不是嘛,听说今天苏家大小姐就要过来解除婚约,到时候看他怎么下台。”

      “唉哟嘿,这女子休夫在咱们墨城那可是头一回啊。有点刺激啊。”

      将李家仆人的闲言碎语尽收耳底,李青云面不改色踏进了李家大堂。心中定下计策,一旦苏家退婚,立刻应承下来,但是绝不装逼定下什么三年之约。

      这样就可以远离斗争漩涡,保持自己一贯地低调修仙作风。

      大堂居中的便是自己的便宜老爹李天烈,满脸的胡渣不修边幅,穿着一身黑色长袍,袍上一条螭蛇栩栩如生,整个人端坐中央,不怒自威。

      李青云的娘亲因他难产而死之后,李天烈对他的态度就颇为冷淡,在得知他是废灵根后更是漠不关心,多年来未曾说过半句闲话。

      李青云倒也因此落得个清净,只是内心深处终归还是难免有些疙瘩,挥之不去。

      李天烈左下方是一位身穿琉璃彩裙,腰配暖玉,面容姣好的少女,腰间玉牌上的苏字让李青云确认这就是自己的未婚妻苏媚儿了。

      李青云躬身一拜道:“不肖孩儿,拜见家主。”

      李天烈居高临下望着李青云说道:“今日虽说是你的成人礼,但媚儿既然前来,那就双喜临门,把婚事一起办了吧。”

      “自无不可,其实孩儿对媚儿妹妹也并无婚娶想法。”

      “什么?结婚??”一时间李青云的大脑宕机,任自己怎么猜测也没想到这波竟然不是废材退婚的主角剧本,先前为此做的准备全部付诸东流。

      “对啊对啊,青云哥哥,我把嫁妆都全部带过来了,今天我们就成婚吧。不然下个月我就要被家里人送去山上了。”苏媚儿朱唇轻启,一蹦一跳来到李青云脸前,一双无辜的剪水秋眸盯着他。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我本一介废人,如何能与媚儿妹妹婚配。”李青云连忙回绝道。

      苏媚儿可是墨城四美之一,无数世家子弟对她垂涎欲滴,一旦同自己成亲,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不请自来。

      自己想要的清净生活还不彻底烟消云散,更何况一旦成亲朝夕相处之下,李青云的诸多隐秘不知道要暴露多少出去,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亲。

      苏媚儿听得李青云的决绝之言,梨花带泪哭诉道:“李叔叔,青云哥哥不想娶我了。”

      砰!

      “放肆!”桌上的茶杯在李天烈震怒一拍之下化为粉碎。

      “父母之婚,媒妁之言,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回绝的?

      媚儿不曾嫌弃你是一介废人,委身于你。你还心有不愿,当真不把我放在眼里!”

     眼角瞥见地上化成粉末的青玉茶杯,李青云也咽了咽口水,貌似现在不宜继续刺激这个便宜老爹。

      可是一旦接下了这个婚事,那么自己低调修仙的人生理念也就土崩瓦解了。

      在快速死亡和慢性死亡的双难抉择下,李青云终究还是义无反顾地选着了先活着。

      “孩儿明白了,若是媚儿妹妹当真毫无芥蒂,今日便与之完婚。”听得李青云承答应下来,李天烈颇感欣慰,轻抚自己的胡渣。

      苏媚儿也欢欣雀跃起来,捧起李青云的脸蛋作势要亲,温玉入怀,朱唇近在迟尺,李青云内心却平静无波。

      默默挪移了下身位,李青云避开了苏媚儿的投怀送抱,转身继续说道:“今日是孩儿大喜之日,还请容孩儿回屋好生装扮一番。”

      “你且去吧。记得今晚过来当你的新郎官就行。”李天烈挥了挥衣袖,又把苏媚儿推到李青云身旁道:“既然即将成为夫妻,你二人也可先互相了解了解,以增感情。”

      李天烈说罢,便径直离开了大堂,留下李青云和苏媚儿面面相觑。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尴尬无比,倒是苏媚儿率先打破沉默道:“青云哥哥,今晚我就是你的新娘了。”

      少女娇羞,双脸通红,眉目含春,李青云嘴角扯出一个职业性的假笑:“哈哈,好啊,好啊。”

      “不管了,就决定是你了,出来吧!醉仙丸!”心中打定主意的李青云从腰里摸出了一颗醉仙丸缓缓靠近了苏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