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第三章 开辟渠道
    养殖业风险无处不在,可机遇也随处可见。

    重大疫情对于依靠养殖业吃饭的人来讲,无异于风暴,还是那种无力抵抗的风暴。

    风暴中,会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自然也会有人从风暴中谋取更大的利润。

    是死是活,完全凭借个人对于未来行情的判断。

    此时,王泉的话给了林东极大的震撼。

    “重大疫情……猪少……”

    林东小声嘀咕着什么,头也不抬,快速盘算着。

    看着林东这样,王泉有些想笑。

    前世,林东给自己的感觉一直都是稳重成熟,没想到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居然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也不知道前世他是怎么应对的,能让生意爆发增长。

    “如果真的有重大疫情,且像那个业主说的那般全面封锁,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疫区的生猪管控更严格,甚至不让宰杀。如果不能在疫区宰杀,养殖场里面的生猪只能卖到非疫区,这样的话,极有可能出现扎堆的情况。”

    “试想,几个地区往一个地区供应生猪,供大于求的时候,生猪价格会不会下跌?”

    林东不敢相信这番话是从王泉嘴里说出来的,他印象中的表弟或许不会怕人,但也绝不是这种善于分析的人。

    一时间,只能愣愣的看着王泉,没有打断他的言论,心里却是不由自主的跟着王泉的思路快速盘算。

    “打个比方,周边几个省份的生猪全部拉到咱们中原宰杀,这样的话,中原省的生猪收购价肯定降低……”

    林东从震惊中出来,思路变得清晰,多年的业务经验,让他快速组织好语言,接过王泉的话题。

    “收购价降低,屠宰量就会增加,市场供大于求,所有产品价格都会受影响,进行下调。我们这些人的利润会受到波及……”

    说到这里,林东突然停顿,脸色变得难看,眉头更是紧皱。

    “价格降低之后,屠宰量会增加,可以用数量弥补价格下跌带来的损失,可若是……”

    这一刻,王泉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他是重生过来的,自然知道未来两年的行情,听着林东抽丝剥茧般的分析,心里有一股冲动,再放出一些消息,让林东大胆的预测一下未来?

    “可若是渠道不够怎么办?大量产品积压还能用数量弥补损失吗?”

    王泉的话像是一柄重锤,狠狠的敲在林东的脑门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林东脑门上竟然浮现出一层细汗。

    林东抬眼瞥了王泉一眼,脸色极不好看,过了许久,定声说道:“这都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

    王泉嘴巴蠕动,很想说出自己知道的东西,可他知道,自己解释不清楚从何而知。

    他,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辞职的保安。

    “好吧,只是猜测。”

    话题戛然而止,两人相对无言,房间内只剩下空调扇动发出的轻微声响,沉默片刻之后,王泉提出要借林东的车子,理由就是要出去找客户。

    林东犹豫,最后点头答应。

    临走的时候,王泉还是没忍住,摇下车窗,盯着林东的眼睛,道:“哥,三个场子来回奔波,还不如找一个大点的场子稳定发展。万一,我说的是万一,万一咱们猜对了呢?价格下跌是必然的,可若是其他地区不让杀猪呢?短时间内会不会出现不健康的价格上涨呢?”

    说完,也不等林东回话,王泉开车离开了场子。

    林东看着远离的车子,神色复杂,他知道王泉的逻辑是对的,但他更怀疑,这些东西到底是王泉从哪听来的,可靠性有多大?他手下养着二十多个人,他不敢太过冒险。

    开着林东的雅阁回到家中,王泉开始收拾换洗衣服,收拾完毕,跟父母打过招呼,就开车上路。

    说好听点是城乡结合部,说白了就是郊区。

    王泉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农闲的时候,各自打着零工,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听王泉说林东支持他这么做,也没阻拦。

    王泉的目的地很明确,沿着前世那条发货路线走一圈,尽可能多的去拜访客户,让客户接纳自己,从自己手里发货。

    出发前,已经让林东尽可能多的给自己发送产品图片,各种角度,各种品质应有尽有,甚至连工作环境都有拍摄视频,这些都是王泉跟客户沟通时必不可少的装备。

    一路疾驰,跨过皖省,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杨叔所在的古都金陵。

    前世,王泉不止一次来过金陵,却没有一次好好领略金陵的风光,这一次,依旧不行。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杨叔店铺所在的市场,此时才刚过傍晚,市场上大部分店铺大门紧闭,只有少数掀开卷闸门。

    找个地方随便吃口东西,等到晚上八点钟左右,王泉正式走进市场。

    跟记忆中一样,中等身材,略显精瘦的杨叔躺在门口的摇椅上,手里捧着一个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小茶壶,哼着莫名的曲子,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王泉嘴角带笑,快步走过去,等杨叔注意到自己的时候,赶忙掏出特意准备好的软盒红塔山。

    杨德军看着朝着自己走来的小伙子,心里有些疑惑,可瞧着他手中的软盒红塔山,瞬间就生出一种亲切感。

    “杨叔,我是昨天跟您联系过的王泉呀,今天特意前来拜访,来抽烟。”

    杨德军接过香烟,习惯性的放在鼻尖闻了闻,这才送入口中。听着王泉的自我介绍,脸色也是一喜。

    杨德军五十多岁了,做了一辈子生意,形形色色的人见过太多,昨天晚上的那通电话,是他唯一一次没有见到真人,还能聊的那么轻松愉悦的一次。

    怎么说呢?

    明明是两个陌生人,却聊出了相识多年的感觉。

    “原本准备过几天再过来拜访您的,昨天晚上聊的开心,挂断电话之后,耳边似乎还能听到您的声音。今天没憋住,直接开车过来了,您别见怪。”

    在王泉印象中,杨德军有三大爱好,抽烟,喝酒,听戏。

    杨德军看似随和,内心却是一个执拗的人。

    比如说,他抽烟只抽七块钱一包的软盒红塔山,喝酒从来不喝瓶装酒,只喝散装的纯粮酿。

    这些都是前世王泉观察出来的信息。

    杨德军在金陵有房产,听说还不少,但他和老伴一直坚持住在店铺二楼,儿子有属于自己的工作,以前还能帮他干点活,结婚之后来市场的次数就屈指可数了。

    现在的店铺主要靠伙计干活,杨德军负责掌舵,老伴负责几人的伙食。

    八点多钟,冷清半天的市场开始恢复活力,店里的三个伙计坐在一旁,小声的聊着,不时扭头看向王泉和杨德军。

    这三个伙计中,有两个王泉都有印象,三十来岁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名叫张磊,跟着老杨快十年了,还有一个略显瘦小的名叫赵明,跟老杨的时间也不短了,在王泉的记忆中,一年以后他会独自开店,只不过在另外一个市场。最年轻的那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长的倒是清秀,说话声音也很柔和,根本不像是干杂货的人。

    “让你婶子炒几个小菜,把我的酒坛子抱出来。”

    正在聊天的伙计一愣,随后脸上露出欣喜。

    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老板不喝瓶装酒,哪怕是茅台五粮液,但老板喝的纯粮酿并不比那些酒差。

    最年轻的伙计起身朝里走,心里还是忍不住猜测,门口哪个陌生的年轻人是谁?从未见过老板请不认识的人喝酒。

    杨德军坐在摇椅上,身体微微前倾,王泉坐在摇椅旁边的小凳子上,侧歪着脑袋,一老一少有说有笑。

    十分钟左右,伙计们端出来四个小菜,外加一个十斤大小的酒坛子,跟着伙计出来的还有老杨的老伴李慧兰。

    见到李慧兰,王泉赶紧起身,躬身问好,李慧兰也是笑着点头。

    杨德军打开酒坛子,用勺子分酒。

    “等会还要干活,你们仨少喝点,干完活一人拿一瓶酒回家自己喝。”

    分完酒,老杨依次介绍三个伙计,前面两个王泉都认识,只是装出一副刚刚接触的样子,举杯碰了一下。

    “这个是我亲侄子,杨瑞。”

    亲侄子?

    王泉一愣,心里疑惑。

    杨德军看了王泉一眼,道:“别看他面嫩,跟你岁数一样大,也是不安分的主。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非要跟我学这个。”

    怪不得。

    前世王泉认识老杨是在一年后,现在看来,杨瑞应该不会跟着老杨太久,就会出去自立门户。

    可,上一世老杨给自己介绍好几个客户,为什么没有提到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