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14章 以邻为壑奈若何
    刘备对张郃的分兵堵截规划颇为不满,立刻就质疑道:“张司马!如此分兵,广昌县、涞水河谷道如何处置?只堵了南边的两条路,如若张纯裹挟的乱兵顺涞水东下,岂不是能安然走脱?”

    原来,华北大平原上的地形是一马平川的,谈不上堵截。但中山郡与幽州之间的边界,却已经进入了燕山余脉,这才有可能把守重要道路。

    这里一共有三条道路可以通往涿郡。

    最大的路就是易水渡,也就是战国时太子丹送荆轲刺秦时那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易水。易水有很长一段都是幽州和冀州的州界,好几个地方可以渡河。

    其次就是郎山隘,也就是后世保定的狼牙山景区,有山谷可以通行。

    最北面还有一条,是从中山的广昌县(后世的保定涞源),从涞水源头顺流而下,可以直达涿郡郡治涿县(在保定与京城交界)

    刘备张飞都是涿郡本地人、后来到中山做官,所以对周边地理是很熟的。因此他们一听张郃的安排,就知道张郃放弃了北面的涞水,只注重防止叛军渡易水。

    这一点刘备是不能接受的,因为他老家是涿郡涿县的,张郃这样分兵,叛军就有可能顺着涞水直通涿县。

    古人都有很重的乡土情结,何况刘备的亲人都在老家涿县,他怎么可能坐视兵灾再次波及自己的故乡?

    所以才不顾张郃如今官位还比他高,坚持要据理力争。

    张郃并不知道其中内情,他见刘备反应如此激烈,也有些恼火:“刘县尉!我们只有五百骑兵,分两处巡哨把守已经捉襟见肘,而广昌远在北方两百里外。我若分出孤军再去把守,被张纯歼灭怎么办?

    而易水渡与郎山隘好歹离卢奴近,后日潘都尉的步军大队也能赶到驰援。若是分守广昌,潘都尉的步军赶到那边起码多走三天!岂不是百余骑兵就要多孤军独战三天!”

    张郃这波分析,从军事的角度来说,是非常正确的,他兵力不足,要以五百人堵几千被裹挟的乱兵,本来就没有把握,他只想抓大放小。

    而且说句难听的,堵截乱兵只是为了弥补之前没抓住张纯本人的惋惜,所以抓点小鱼小虾凑凑数,回去好向刺史贾琮表功。

    这些小鱼小虾究竟是抓到了五成还是七八成,其实不重要了,对于张郃与潘凤的功劳没有影响。

    张郃见刘备还是不服,一不做二不休,森然说出一句打开天窗的亮话:“刘县尉,说句难听的,我们堵截了被裹挟的乱兵,也就仁至义尽了。至于张纯余党逃到幽州之后,为害多大,与我等无关!甚至与贾刺史也无关!那是幽州刺史陶谦该担心的事儿!

    我们越境追击也好、主动为朝廷分忧也好,就现在这朝廷,会感恩我等么?恐怕还会怀疑贾刺史割据吧!反正我只堵易水渡与郎山隘,剩余你要堵你自己带兵去堵!”

    刘备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李素见状不对,连忙一把拉住刘备:“明公不可鲁莽啊!张司马毕竟是友军不是督邮,咱从长计议!某定有计策救出主公家眷!”

    怒杀督邮,那是有功无罪的,但要是跟张郃火并,可就真的官做到头了。

    李素好歹暂时劝住了刘备,把刘备拉到一旁,问了其中原委。

    刘备也耐心解说,说是担心故乡的伯叔兄弟:

    “现在张纯还不知是你我出首告发了他,而且他应该自己忙着逃跑收拢残兵,还不至于报复我家人。可若是迁延时日,回过味儿来,拿我家人泄愤,这可如何是好?”

    李素听完,这才意识到事情紧急,也忍不住扼腕叹息:

    “唉!朝廷法度,也确实不公。扁鹊言‘上医治未病’,可天下哪有那么多肯为治未病论功行赏的明君察臣!”

    大汉朝的KPI考核制度有问题啊!

    就知道逼着下面的将领完成平叛的指标,却不能给“防患于未然”的地方官员以更大的功劳和赏赐额度,唯恐地方官员“卡BUG刷分”——这就是自古“上医治未病”最难执行的地方,因为统治者不懂你是不是真的治了个严重的未病。

    这不,就导致了现在以邻为壑、把贼乱驱赶到别人辖区再烂一会儿、经验值赏金变多了再收割军功的怪圈。

    刘备也跟着感慨朝廷不明,随后强行把话题拉回正事:“伯雅,眼下还是先想想如何护我家眷乡亲,备实在不忍故乡涿县被兵灾荼毒。

    不如咱就弃官吧!大不了跟三年前平黄巾一样,带着本部人马、再募集些乡勇,守卫家园!”

    李素差点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自己都做了那么多事,帮刘备把杀督邮的事儿返罪为功了,刘备绕了一大圈居然又生出了弃官的念头。

    他连忙阻止:“不可!弃官事关重大,岂可轻言……容某细细思之。”

    他虽然阻止了刘备,但不得不说,刘备的想法还是帮他打开了思路、便于找更多应对策略。因为这至少让他了解了刘备的决心。

    在可以“不计代价、欲扬先抑”的大思路框架下,李素很快想出了别的可行奸计。

    他立刻跟刘备商量道:“既然玄德公连弃官的代价都肯付出,咱可以选的办法也就多了,我有一计……”

    刘备立刻抓住李素的手:“请伯雅速速言之!”

    李素便分析道:“若是直接弃官,无声无息,这官恐怕就真的白弃了。所以要弃官,也要先做些别的准备。

    依我之见,咱不如兵分两路。让翼德留在本地,召拢安喜县的嫡系兵马,并且在中山收拾溃兵、到邻郡募集乡勇。顺便再分出一些人潜入涿县,先把主公与翼德的家小救出。

    或者就在翼德曾经的故庄筑坞堡自守,以免叛军侵扰。至于涿县乡亲,只能先放一放了,相信张纯就算知道主公和翼德是涿县人,也不至于拿无辜的全县百姓屠城出气。”

    刘备立刻追问:“我等兄弟自起兵以来,未曾抛下过谁,怎能让翼德独自承担?那我和云长又该作甚?”

    李素连忙解释安抚:“主公稍安勿躁!你们另有要事要办,我也没让你们抛弃翼德,只是要翼德先留在这儿预做准备、守卫上十天半个月的。”

    说罢,他怕刘备再反驳,连忙转向张飞用激将法:“翼德,让你守护大哥家小亲眷,至少坚守半月,可有信心?大哥的兵马都留给你!”

    张飞瞬间就被挑起了荣誉心:“大哥放心,先生放心!休说是半个月,便是一个月,只要大哥的家眷少了一根手指头,我提头来见!你们另有要事就放心去办吧!”

    刘备这才作罢,继续问道:“那我等有何安排?”

    李素:“眼下当务之急,是先与张司马形成默契,捐弃前嫌,共拟一份陈清张纯反情及初步战果的文表,我与兄等星夜送去邺城,交贾刺史定夺,先把咱之前所做的一切功过,有个定论。

    然后,因为贼乱已经蔓延到幽州,不再是冀州一地可以处置的,贾刺史必然要派遣使者进京上奏,请朝廷统一调度。兄早年曾于雒阳卢尚书门下求学,对进京道路、规例应该也熟,可自告奋勇向贾刺史请缨,担任进京奏报的使者。

    待到朝廷知晓贼情与其中告首、追剿的原委之后,兄再以‘身为冀州官员,无法去幽州平叛’为理由,飘然弃官、回乡募集乡勇、去涿县守护乡亲尊长,必然可得天下孝义之名!”

    李素的计划,那就是“弃官可以弃”,但是要弃得轰轰烈烈,天下闻名,而且最好可以撬动一些大佬,成为他人引用的漩涡,这样才能让弃官弃出最大的价值,甚至以退为进!

    在大汉朝混,名声很重要!有了名声,就算弃官了,依然会被人直接征辟回来,直接空降高位。

    怕就怕做好事不留名,义举不被书面记载下来,那就白做了。

    刘备原先没做过这种事情,一时有些没想明白,不由问道:“如此说来,贤弟不还是支持我弃官?去了京城再弃,有多大差异?”

    李素听到“贤弟”这个称呼时,还微微一愣,随后意识到,是刚才他跟张飞说话时,借用张飞的第三人称语境,喊了两句“大哥”,刘备这种情商颇高的人精,也就顺势笼络,喊他“贤弟了”。

    不过现在不是讲究称谓的时候,李素也就顺势回答:“玄德兄!我既然如此说,进京之后定然会设法左右逢源,为仁兄义举扬名!兄可知道东莱刘繇大名?”

    刘备想了想:“略有耳闻,东莱刘正礼,据说齐王刘肥后裔,算是最偏远的汉室宗亲了。他早年曾先后举孝廉、茂才,如今是郎官还是侍御史来着。”

    李素便循循善诱分析:“刘正礼便是十九岁就举孝廉,他当年的孝行,听说是因为其叔父为贼人所获,他亲自率十余宾客乔装潜入贼巢,杀贼救叔,故而在东莱乃至青州闻名。

    兄长也曾说过,你十五岁与堂弟德然一起至京师游学、全仗德然之父、令叔元起资助。如此,叔父对你有养育之恩,你为救叔而弃官之名,只要在京师传播,还怕不名扬天下?”

    刘繇救叔,那是人家还有亲爹活着的。

    刘备可是少年早孤,他爸刚举孝廉还没来得及当官、不到三十岁就死了。叔父刘元起给刘备出了进京读书的学费和盘缠,待遇跟他亲儿子刘德然一样,这就等于是有养父之恩了。

    刘备没有亲爹可以孝敬来得到孝廉,但如果抓住“为救养育之恩的叔父而弃官救难”,绝对是大汉朝的道德楷模了。

    刘备眼珠子乱转,思前想后,最后死死握住张飞的手:“翼德!收拢人马、募集乡勇!护住你我家眷,死守半月!半月之内,我必然从京城回返!实在不行,带着他们退回安喜也无妨!”

    张飞:“大哥放心!”

    刘备:“走,二弟四弟,我们这就去找张郃,联名上奏贾刺史的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