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西游:我的龙族是神魔 > 第十六章 卸磨就杀驴
    吞噬小金龙祖龙之血成功的敖钦大喜,这将意味着他的实力要飞速的增长,如果运气好的话,  他甚至能够进化成金龙,  那他就是整个四海的龙皇了,到时候号令四海,谁敢不从。

    光是想想这些,敖钦就激动的的仰天大笑,之后他又试着抽吸小金龙的祖龙之血,但是当他吞噬了三丝血气的时候,他的身体在也后不能承受祖龙血脉的力量,他有一中感觉,如果的在强行吞噬的话,他一定会被撑爆。

    从那之后,他每天都会从西海的海眼进入化龙池,每天抽取小金龙身上的祖龙之血,这一掠夺,他整整的用了十几年的时间。

    而也就是在十几年的时间中,小金龙慢慢的从金龙变成白龙,身的祖龙之血,彻底的被敖钦吞干净。

    但就是这样,敖钦还是没有放过他,他想小金龙身上的祖龙之血,可能还会再生,他就打算把小金龙一直留在身边,这样如果小金龙身上的祖龙之血再生的话,  他就可以一直吞噬,让他血脉更加的纯净,让他快速进化成金龙。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敖钦的三太子诞生了,却先天不足,生下来之后成为死蛋,敖钦正好借助这个机会,把小金龙带回龙宫,从此世上就少了一条金龙,多了一条小白龙,西海三太子敖烈。

    身上祖龙之血被抽干净的小白龙,元气大伤,足足用五六年时间才化形,而这期间敖钦时刻在观察,一连十几年,敖烈身上都没有发现祖龙之血再生的迹象,这让敖钦大感失望的同时,对敖烈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敖烈身上已经没有再生祖龙之血的希望,敖钦就想着除掉小白龙,他觉得流着小白龙迟早是个祸害。

    而就在几年之前,有一天西方佛教的观音菩萨拜访西海,说他们打算在东方传教,让佛教东进,日后唐王会派一个取经人去西方取经。

    他们希望西海能够给取经人的提供一个脚力,事成之后给他一个金身正果,西方佛教也可以答应西海龙王敖钦一个要求。

    西海龙王敖钦就隐隐的表达,  自己可以提供一条神龙给取经人做脚力,到那时西方要帮助自己一统四海,取代东海的位置。

    观音菩萨也答应了西海龙王的要求,接下来就是针对敖烈的一系列阴谋展开,从玉帝赐明珠,和万圣龙王给敖烈订亲事,将来九头虫在新婚夜和新娘苟且,都是一切计划之中。

    本来一切都在敖钦的计划之中,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小白龙敖烈,会那么胆大妄为,在斩杀泾河龙王的时候,把人家魏征杀了。

    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敖烈就像是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一样,竟然找到了渭河龙王和袁守城,上天和玉帝对峙,还让他化险为夷,让玉帝没杀他。

    这一招失败了,正好万圣龙王带着九头虫来请罪,他一看九头虫是一个人才,便让他带兵去占领渭河,暗地里还吩咐他,让他带着万圣公主去泾河,好好的羞辱一下我小白龙。

    ‘给那一颗明珠,其实就是和敖烈想的那样,一切都是为了算计敖烈。

    只是他没有想到,九头虫居然被敖烈给捏爆了,本来明珠被敖烈毁掉,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但是龟丞相的一句话,这让他感觉到,事情有点超脱他的控制了,所以他决定暂时不向玉帝上报明珠的事情,他要先把先把整件事情查清楚。

    如果敖烈体内这的再一次出现祖龙之血,那敖烈这个活体大补药,让他进化成金龙的大补药,就不能给西方了。

    “儿臣参将父王,不知父王叫儿臣前来,有何事?”

    西海大太子敖昂,跪地参拜的声音,打断了敖钦的思绪。

    “吾儿快起来!来坐为父身边来!”

    西海龙王敖钦,虽然对敖烈很刻薄,但是对他的亲儿子,那是溺爱的不得了。

    “谢父王!”

    敖昂一身白衣,腰间佩戴一把宝剑,英气逼人,十分的英俊。

    “摩昂!为父让你来,是有一件事情让你做!”

    敖钦亲昵的称呼敖昂的小名,十分的疼爱。

    “  父王你请吩咐?”

    “是这样的,你三弟敖烈,性格顽劣,从小就不听为父的教导,上一次他打伤火德星君的儿子,父王就说了他两句,  他就离家出走,后来很是胆大包天,居然斩杀了星君下凡的魏征魏丞相,还好这件事情他虽然做的鲁莽,但是也有证据,要不然我们西海都要受到牵连。

    这个孽子,简直就是要气死父王!”

    “父王!儿臣倒是觉得,  三弟救泾河龙王的这件事情,是英雄,  做的好,父王想想,要是三弟当时不出手,  那泾河龙君,岂不是被冤死了。”

    大太子倒有些赞同敖烈的做法。

    “儿呀!你还年轻,你三弟也年轻,  父王就怕被别人利用了,就在几天之前,为父派人去占领渭河,  可是父王派出去的大将,竟然被敖烈那个孽子给杀了,你说!他这不是要和父王做对吗?”

    “有这样的事情,三弟真的杀了我们西海的将军?”

    “这还有假,是龟丞相亲眼看见,你说!这个孽子是不是太放肆了,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敖钦气急败坏的说道。

    “父王!你会不会是弄错了,  三弟虽然顽劣,但也不至于做有损西海的事情。”

    “  这正是父王让你来的原因,父王就是担心,你三弟被人利用了  ,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父王想让你去泾河,你三弟应该在泾河,你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顺便把你三弟带到西海来,别让他在外面在闯祸了。”

    “哈哈哈!父王表面上对三弟非打即骂,但是心里还是很关心三弟的,如果三弟知道父王如此关心他,一定会高兴坏的!”

    敖昂笑到,可是他那里知道他父亲心中的恶毒想法。

    “你这孩子说的,你们都是父王的孩子,父王能不心疼吗,就是因为你三弟调皮,所以平日里打多一点,父王也是希望他早点成器,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带上一千虾兵蟹将,去泾河,如果你发现真的有人教唆你三弟,  不要手下留情,帮父王好好的教训他就是了!”

    “是!儿臣这就去。”

    敖昂退出龙宫,亲自点兵前往泾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