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唐再起 > 第一千零二章条件
    汴梁城中的暗流自不再提,总而言之,数十万的军民都不想陷入战火之中,北宋朝廷也知晓如此,不得不派人出来谈判。

    赵普负责谈判的事宜,但他作为北宋的宰相,位高权重自然不可能出城,所以负责谈判的另有其人。

    地位低的不够份量,地位高的,又怕被玷污了名声,所以,这般一来,人选就难产了。

    这时,兵部侍郎,兼参知政事的薛居正,就自请而出,获得一致4的掌声。

    薛居正为后唐清泰二年(935年)进士,历仕后晋、后汉、后周、北宋四朝,算是朝中典型的文官,五十五岁,身体康健,好饮酒。

    所以,赵匡胤以他为参知政事,算是对于赵普某种分权。

    参知政事只有建议听政权,而无决定权,位于百官之上,宰相之下,也算的是位高权重,但名义上却又是兵部侍郎,极为合适出使。

    听闻是薛居正,李嘉并不晓得其历史地位,只是知道他是副相,为人正派,不由得说道:

    “贵使可是来归降的?为何不行叩拜之礼?”

    “外臣只是为汴梁数十万生灵而来。”薛居正惊诧与唐国皇帝的年轻,然后不卑不亢地说道:“若是陛下不愿得汴梁之人心,那么外臣就归去罢。”

    “哈哈哈!”李嘉缓解尴尬,笑了笑,他的人设就是爱民如子,宽厚仁政,怎能做不当之举,看来其是有备而来,知晓了我的分寸。

    “贵使倒是口齿伶俐。”

    李嘉端坐着,说道:“罢了,贵使以汴梁代之,不知汴梁百姓可有甚的话与我言说?”

    “汴梁百姓只有一言,盼解围城之危,愿乞千万以谢之。”薛居正大言不惭地说道。

    李嘉闻之,有些发愣。

    千万贯钱就将自己打发了?我可是来统一天下的,玩闹呢?

    随即,他醒悟,这是人家的以进为退之法,先出一个难以接受的,再出一个缓解的,不愧是读书人,脑瓜子就是灵活。

    “先生说笑了,汴梁城,岂止千万?”

    李嘉微微一笑,一脸自信地说道:“就算值得,我兵马一动,转瞬可得,这一城,以及千万贯,不就是我的吗?”

    “这个天下已经乱了,够久了,是时候重整河山,再拾人心,恢复汉唐盛世模样,太平,才是唯一要求。”

    “所以,咱们诚恳一些,莫要与我耍些计策,心眼,我直接言语吧,赵匡胤有何条件,我都不在意,但我只有一个要求。”

    薛居正被一顿抢白,瞬间无语,但又不好反驳,只能听着。

    “陛下请讲——”

    “赵匡胤必须死——”

    李嘉目光凌厉,声音洪亮:“除了赵匡胤外,作为太子的赵光义也得死,不然我睡不安稳。”

    “至于他们的子嗣,我可以封公以待,长享富贵,只要不是犯了什么忤逆之举,其他的都很安全,当然,这也不是纵容。”

    听到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薛居正满嘴苦涩,他鼓起勇气,言语道:“可,之前的吴越,江南等国,不也安然无恙?”

    “这能一样吗?”李嘉反驳道:“他们都是吃祖宗老本的,而赵匡胤则开国的,其能力,威望,不可小觑,让其活着,我的皇位坐着都不安生。”

    汴梁城中的暗流自不再提,总而言之,数十万的军民都不想陷入战火之中,北宋朝廷也知晓如此,不得不派人出来谈判。

    赵普负责谈判的事宜,但他作为北宋的宰相,位高权重自然不可能出城,所以负责谈判的另有其人。

    地位低的不够份量,地位高的,又怕被玷污了名声,所以,这般一来,人选就难产了。

    这时,兵部侍郎,兼参知政事的薛居正,就自请而出,获得一致4的掌声。

    薛居正为后唐清泰二年(935年)进士,历仕后晋、后汉、后周、北宋四朝,算是朝中典型的文官,五十五岁,身体康健,好饮酒。

    所以,赵匡胤以他为参知政事,算是对于赵普某种分权。

    参知政事只有建议听政权,而无决定权,位于百官之上,宰相之下,也算的是位高权重,但名义上却又是兵部侍郎,极为合适出使。

    听闻是薛居正,李嘉并不晓得其历史地位,只是知道他是副相,为人正派,不由得说道:

    “贵使可是来归降的?为何不行叩拜之礼?”

    “外臣只是为汴梁数十万生灵而来。”薛居正惊诧与唐国皇帝的年轻,然后不卑不亢地说道:“若是陛下不愿得汴梁之人心,那么外臣就归去罢。”

    “哈哈哈!”李嘉缓解尴尬,笑了笑,他的人设就是爱民如子,宽厚仁政,怎能做不当之举,看来其是有备而来,知晓了我的分寸。

    “贵使倒是口齿伶俐。”

    李嘉端坐着,说道:“罢了,贵使以汴梁代之,不知汴梁百姓可有甚的话与我言说?”

    “汴梁百姓只有一言,盼解围城之危,愿乞千万以谢之。”薛居正大言不惭地说道。

    李嘉闻之,有些发愣。

    千万贯钱就将自己打发了?我可是来统一天下的,玩闹呢?

    随即,他醒悟,这是人家的以进为退之法,先出一个难以接受的,再出一个缓解的,不愧是读书人,脑瓜子就是灵活。

    “先生说笑了,汴梁城,岂止千万?”

    李嘉微微一笑,一脸自信地说道:“就算值得,我兵马一动,转瞬可得,这一城,以及千万贯,不就是我的吗?”

    “这个天下已经乱了,够久了,是时候重整河山,再拾人心,恢复汉唐盛世模样,太平,才是唯一要求。”

    “所以,咱们诚恳一些,莫要与我耍些计策,心眼,我直接言语吧,赵匡胤有何条件,我都不在意,但我只有一个要求。”

    薛居正被一顿抢白,瞬间无语,但又不好反驳,只能听着。

    “陛下请讲——”

    “赵匡胤必须死——”

    李嘉目光凌厉,声音洪亮:“除了赵匡胤外,作为太子的赵光义也得死,不然我睡不安稳。”

    “至于他们的子嗣,我可以封公以待,长享富贵,只要不是犯了什么忤逆之举,其他的都很安全,当然,这也不是纵容。”

    听到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薛居正满嘴苦涩,他鼓起勇气,言语道:“可,之前的吴越,江南等国,不也安然无恙?”

    “这能一样吗?”李嘉反驳道:“他们都是吃祖宗老本的,而赵匡胤则开国的,其能力,威望,不可小觑,让其活着,我的皇位坐着都不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