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秦工程兵 > 第四百八十二章 试探
    此时的右贤王熏狁还在燕然山以西待命……沈兵那没传来消息,谁也不敢擅自迁移。

    接着熏狁就收到沈兵的书信。

    熏狁一看不由大惊,马上就召集部下商议:

    “我等虽是降了大秦,沈兵亦肯饶我等性命,奈何秦皇却容不下我等。”

    这话有若晴天霹雳,立时便在一众部下中炸开了锅。

    部下七嘴八舌的争论起来:

    “右贤王,这该如何是好?”

    “不若我等落草为寇,在偏远之地寻一处好地方自立。”

    “说的轻松,偌大的草原又哪有什么偏远之地!”

    ……

    熏狁接着说道:

    “众将稍安勿燥!”

    “好在沈兵愿以性命力劝秦皇,此事……或许尚没到要落草为寇的境地。”

    部下却有些担心的问道:

    “右贤王切莫轻信了那沈兵。”

    “他身为大将军或许也不敢忤逆秦皇,我等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熏狁想了想,就摇头说道:

    “这信便是沈兵送来的。”

    “他若是想要我等人头,只需暗中派兵将此地包围便可,又何需多此一举将此事告知于我?”

    此言一出众部下便无话可说了。

    熏狁接着说道:

    “是以我等切不可轻言叛秦。”

    “秦皇原本就不信匈奴降将而沈兵又不顾性命担保。”

    “若此时叛秦,害了自己性命不说,还因此会牵连沈兵。”

    众部将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想了想,熏狁就说道:

    “本王这就去面见沈兵!”

    部下不由大惊,劝阻道:

    “右贤王万万不可。”

    “那沈兵正想要右贤王人头,此去岂非有去无回?”

    熏狁笑了笑,回道:

    “那沈兵若是想要我人头,你道我还逃得了?”

    于是只带着数十名亲卫便策马往龙城而去了。

    沈兵倒是没料到右贤王会亲自来龙城见他。

    原因是匈奴与秦军此时的关系还很微妙。

    虽说是降了吧,但匈奴还有三万骑军,若是加上革庾那一万还有四万。

    这些都是有武装保持战斗力的。

    若说没降吧,他们也的确是走投无路,只有降秦一条路可走。

    问题在于右贤王还有保命的资本……他手里的三万骑军虽说不敌秦军,但至少还能让秦军付出伤亡有点顾忌。

    如今右贤王只带数十名亲卫前来,那想杀他就连这仅有的一点顾忌都没有了。

    因此右贤王虽说是降秦,却只限于书信和使节来往。

    此时孤身前来,就说明已彻底相信沈兵。

    果然,熏狁刚进沈兵的帅帐便拜倒在地,说道:

    “降将熏狁拜见大将军!”

    “大将军对熏狁一部大恩大德,熏狁铭记在心。”

    “往后熏狁唯大将军马首是瞻。”

    沈兵赶忙将熏狁扶起,说道:

    “右贤王何需如此客气。”

    “自右贤王降秦起,你我谈好的条件便是保右贤王性命。”

    “如今若是毁诺,沈兵又何以面对天下。”

    右贤王此来实际上也是想探听沈兵这边如何应对,于是便问了声:

    “可是皇上那边……不知大将军如何应对?”

    沈兵回答:

    “沈兵已向皇上请辞。”

    “若皇上坚持要拿右贤王问罪的话,沈兵便只能到咸阳去向皇上解释了。”

    一听沈兵这话熏狁悬着的心就放下一半了。

    熏狁身为右贤王也是有些政治手腕的,知道沈兵一说请辞那秦皇就没什么办法了。

    果然,嬴政那边看到沈兵的回信心下虽是不悦却也拿沈兵没办法。

    要知道西域三十六国以及月氏和右贤王要么败在沈兵之手要么便是由沈兵联盟。

    若是此时将沈兵撤了,那几乎就意味着在还没站稳脚跟的时候就把这联盟打散将战果拱手送人。

    到时不只是草原大乱,就连西域甚至河西走廊可能都保不住。

    嬴政虽说不乐见沈兵势力坐大,但也不至于傻到此时与沈兵翻脸。

    想了想,嬴政就皱眉“哼”了一声,对赵高说道:

    “传旨,让沈兵即刻回五原面圣!”

    赵高心下暗喜,应声便去传旨了。

    在赵高看来,沈兵这趟只怕是凶多吉少。

    因为沈兵的拱辞虽说是请辞,但谁都知道这是抗命。

    此时皇上又要求沈兵回五原面圣,说不准……

    赵高才不关心什么草原乱不乱,西域散不散呢,他关心的只是权力。

    如果此时能除掉沈兵或是让沈兵失势,那么扶苏也就不足为虑了。

    不久沈兵便收到了圣旨。

    扶苏得知圣旨内容后被吓得冒了一身冷汗:

    “大将军,父皇难不成……是让大将军回五原问罪?”

    沈兵想了想,便摇头道:

    “沈兵以为不至如此。”

    “皇上此举,实则是在试探沈兵。”

    扶苏奇道:

    “试探?”

    沈兵点了点头:

    “此时的西域及草原需要沈兵,此点勿庸置疑。”

    “皇上又摆出一副要兴师问罪的样子让沈兵回五原……”

    “理由只有一个,想试试沈兵是否有胆回去。”

    扶苏恍然大悟:

    “若大将军不敢回去便是图谋不诡。”

    “于是父皇便无需迟疑,即便草原大乱也要将大将军撤职?”

    沈兵点了点头:

    “所以,此趟沈兵必须回去!”

    扶苏赶忙说道:

    “扶苏跟大将军同去……”

    沈兵举手制止扶苏道:

    “他们是不可能让公子回去的。”

    “何况皇上只说让沈兵去面圣,若公子回去……便又是抗命!”

    扶苏急道:

    “若大将军猜的不对,却是那赵高一干人要害大将军呢?”

    沈兵安慰道:

    “公子放心。”

    “沈兵功名在外在军中还算有些名望,赵高等人不到万不得已不敢动手。”

    扶苏还想说什么却被沈兵阻止了。

    此次五原之行是不得不去,否则就只有造反一途了。

    这些事沈兵甚至都没对杨端和、王贲等人说,无忧公主也不例外。

    这一方面是因为就算说了他们也帮不上忙,反而会影响士气。

    另一方面,则是万一有什么事,他们却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因此他们都还道沈兵是回中原领赏去的,无忧公主还让沈兵快去快回,说是龟兹王已在龟兹等着他们回去了……

    至于回去做什么,那就不用说了。

    以沈兵此时的势力,龟兹王当然希望越早完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