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七百四十五章 踢碎你家的牌匾 (年十二加更)
    “先等等,她还有救。”

    王霄抬手抓住了勾人的木杆,打量了一番卧地之人的气色。

    “你们。”转头看向拼命拉木杆,却是纹丝不动根本拉不动的几个官差“把她抬上车,推她去药铺。”

    王霄没让他们去抓药,因为他要救的不是一个人。

    “你想死啊!胆敢挡着官差办事?!”

    这几个官差算是衙门之中混的最差劲的,否则的话也不会被踢过来干这种要命的活计。

    本就是烂人,还在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之前就已经是一肚子火气了,现在又遇上了王霄这样的愣头青。他们二话不说就拔出了佩刀。

    王霄身形一闪就来到了衙役们中间,伸手一捞就把几把刀抓在了手中。

    然后‘咯滋~~~’

    刺耳的金属扭曲声响中,几把刀被王霄拧成了废铁。

    “嗯?”

    他一瞪眼,衙役们当即打了个哆嗦,急忙跑过去将那女人抬上了木板车。

    “去最近的药铺。”

    嘱咐完之后,王霄侧身避开给自己下跪磕头的小姑娘“别担心,你母亲还有救。”

    以王霄的医术来说,他说有救那就肯定有救。

    两个街区之外,就有一家门面很大的药铺。鎏金的招牌上,描着‘德济堂’三个大字。

    许多影视剧里,像是药铺,铁匠铺,酒楼,甚至是青色的楼,都只是挂个‘药’‘铁’‘酒’什么的牌子。正门上根本就没有招牌这个东西。

    可实际上,招牌很早就有了,而且还是各家店铺真正的脸面。

    招牌多出自名家手笔,镌刻在木板上,悬挂在店铺正上方,俗称‘门头’,尤为引人注目。

    看过大宅门的都知道,招牌甚至比店铺还要重要。

    古时候的招牌,叫做牌匾。

    王霄他们过来的时候,店里的伙计急忙跑出来驱赶“要死了要死了,怎么把瘟人拖到这儿来了。赶紧的扔掉,真是晦气!”

    衙役们也是苦笑,他们倒是想走,可惜没那个胆子。

    “此人还有救。”王霄上前,抬头看了眼牌匾“你们店里速速出药材救人要紧。”

    “哪里来的疯子?”

    店里伙计都被气笑了“知不知道我们家老爷是谁?那可是给陈侍郎家里看过病的神医!信不信我们家老爷一张帖子送进衙门里,全都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王霄也是被气笑了。

    这就是救死扶伤的医者啊,侍郎家里的可以看病,快要病死的百姓就要速速扔掉。

    这样的一个大明,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

    看到王霄站在一旁不说话,那伙计撸起袖子就上前伸手去推他“想死是吧?爷成全你。送你到大牢里...”

    ‘咔嚓!’

    随手将凸着眼睛的伙计扔在一旁,王霄向着几个吓坏里的衙役招收“把车推进来。”

    走到大门前,王霄飞腿将一扇扇的木门都给踹碎。

    抬头看了眼鎏金的牌匾“德济堂,以德济世。可惜,你们没有德。”

    纵身而起,飞起一脚踹碎了这块牌匾。

    纷纷扬扬的木屑坠落,王霄迈步走进了药铺之中。

    没有想象之中举着哨棍短刀的伙计们来拼命,药铺里面的人都是瑟瑟发抖躲在角落之中。

    穿着员外服的小老头,战战兢兢的捧着一盘银子过来“大王,小本生意,还请高抬贵手。”

    扫了眼银子,大都是剪的七零八落的小块,真正的银锭只有几枚。这些应该都是诊金和买药钱。

    看来无分时代,哪儿看病都要花费大价钱。

    嗯,说不定就是一代代的这么传承下去的。

    “我不要钱。”王霄的官话说的非常标准“我要你的药材。”

    小老头一脸的肉痛之色,看了眼王霄身后推着板车进来的几个衙役。一咬牙,一跺脚。转身去了存放贵重药材的房间。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是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大红绸缎包裹过来。

    “大王。”小老头炫耀似的小心揭开绸缎“此乃辽东深山老林里,二百年的老山参啊。”

    王霄闻言,眯起了眼睛“辽东是后金的地盘,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小老头楞了下,没想到一个江洋大盗居然还会关心这种事儿“大王,这年头只要能赚银子,谁去管这些啊。再说了,这种事儿没有大人物点头,这东西哪里能进的来。”

    “呵呵呵呵~~~”

    王霄笑了起来,笑声有些凄厉。

    这大明,还真是烂到骨头里面去了。

    如此王朝,怎能不亡!

    一根小小的山参,代表的是大明的腐朽,代表的是无数战死沙场的将士,鲜血白流。代表的是无数忍受辽饷而家破人亡的百姓们的痛苦。

    这事情不仅仅是八大家的事情,他们只是一个代表。还有无数人,都在做着相同的事情。

    闭上眼睛平缓了下心情,王霄睁开眼睛看着小老头“我也不要这个。”

    小老头蒙了“大王...”

    王霄抬手推开他,上前在药柜里翻找出药材。

    “拿去煮药,三碗水煮成一碗。”王霄将药材递给小老头“你家中的针刀烈酒都拿过来,再烧一锅开水。”

    出于职业习惯,小老头下意识的闻了闻药材。

    “大王,此乃虎狼之方啊。”

    王霄皱眉“你看她现在的样子,还能慢慢调理吗?只能是先下重药以毒攻毒,保住命再说。”

    对于王霄开的方子,小老头表示不敢苟同。

    他一向都是主抓为富贵人家出诊,讲究温润调和,自然是不敢用猛方。

    真有治不了的,也会提前表示自己去不了。

    像是王霄如此激进,他年轻的时候都没这么干过。

    “去吧,别废话了。”

    小老头就是这德济堂的掌柜,也是这京城里小有名气的医者。

    当然了,他不是老板。幕后的老板身份很深,他只负责做事拿钱。

    “掌柜,要不要去报官啊。”

    小老头熬药的时候,有伙计过来小声询问。

    “你傻啊!”小老头怒目而视“此人如此凶悍,官差来了又能如何?你还指望他们能拔刀拼命不成?先等等,若是此人救治完就走人,我等就当是破财消灾了。”

    伙计蒙圈,哪里破了财?

    不过是几味药材罢了。至于门板牌匾什么的,那都是背后东家的事情。

    然后他看到了小老头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立马就是明白了过来。

    “对对对,破财消灾啊。”

    不能报官,这江洋大盗也不能抓。否则的话,他们怎么能破财消灾呢?

    覆灭之前的大明,哪怕是最底层的百姓,都已经一心只为自己着想。指望他们去拯救苍生,实在是想多了。

    至于报官什么的,哪怕这里是京城。可只要不是牵扯到锦衣卫的事情,又或者是某位大佬,员外郎以上级别的发话。办事效率之慢,就连老乌龟都要自叹不如。

    就算是真的跑去报官,等到衙役们赶过来,估计王霄这边都已经治病救人结束,直接走人了。

    而且衙门中人各个惜命爱财,来了什么都不说,就要先拿茶水钱。

    之后菜色看看江洋大盗是否凶狠。

    遇上凶狠的,那就远远的吆喝两句。

    如果不凶狠,这才会考虑上前捉拿。

    就王霄之前的表现,来一班的衙役都奈何不了他。

    小老头考虑的清楚,这钱他们自己分了,也比给衙役们要强。装进自己口袋里花销花销,它难道不香吗?

    等到小老头熬制好药物,端到前堂的时候。王霄这边已经诊断结束,前期的准备也已经完成。

    面对这种瘟疫,王霄最好的办法也就是用药。外用的技术手段,效果不大。

    一碗药服用下去,王霄目光看向了那小姑娘“你家在京城?家中可还有能动弹的大人?”

    看到小姑娘点头,王霄动身去药柜那儿又打包了一付药材。

    小老头看的心中窃喜,拿吧拿吧多拿些,到时候报账的时候再报几味贵重药材。

    将药材和药方递给小姑娘“拿回去连吃三天,如果没有好转就过来找我。”

    抬头看向几个衙役“你,说他的名字家庭住址家中几口人。你,说他的家庭住址,家中几口人...”

    “送他们母女回去。如果路上出了事...”

    “不敢不敢...”几个衙役连连摆手“大王放心,我等必然安全送到。”

    “你留下。”

    王霄伸手指着领头的一人“两个时辰之内他们没回来,那你就死在这儿吧。”

    众多世界之中,王霄见过太多的人。早就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他看人看的极准。从各种表情动作乃至言语眼神,就能判断出是否在撒谎。基本上是八九不离十。

    这真的不是什么特异功能,只能说是和熟能生巧差不多。

    见的人多了,自然而然的经验累积就足够。

    这个东西,一般都被称之为阅历。

    他能看出来,这几个衙役不敢生幺蛾子。

    就算是真的弄出幺蛾子来,像是害了这对母女什么的。王霄灭了他们报仇就是了。

    这方世界里,他认真起来想要做的事情,做不到的真不多。

    侧头看向一旁的掌柜“去外面大声吆喝去。”

    “啊?吆喝什么?”

    王霄眯起了眼睛“就吆喝这里给免费治疗瘟疫之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