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十五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王承恩解释了一番,那魏忠贤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京中逗留了半个多月都没出发去凤阳。

    北斋姑娘心急报仇,就约好了今夜对魏忠贤发起突袭。

    魏忠贤的仇家遍布天下,事后说仇家寻仇那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给我找套外出的衣服来,咱们去看热闹。”

    王霄的话让王承恩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嘴巴子,闲着没事说这事作甚!

    “陛下不可白龙鱼服啊,而且此时天色已晚宫门都已然落锁。”

    王霄不为所动“这些小事情你去处理,我说的话你不听?”

    王承恩当然得听,哪怕王霄让他去死,他明面上也得听从才行。

    “你逗我玩呢,这么多人算什么出宫?”

    看着殿前院子里密密麻麻站满的东厂番子,王霄被气笑了“你就不能找一批高手跟在身边,其他人远远坠后清理四周?”

    王霄当然不是闲的淡疼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而是关注于魏忠贤手里的银子。

    真做了崇祯皇帝才明白,此时的大明是多么的水深火热。

    哪怕那些奏章里面都是报喜不报忧,可各地锦衣卫送上来的秘折却是将真实的大明展现在王霄的面前。

    看完这些秘折之后,王霄发现自己最先要做的事情并非是打造火器编练新军,而是要赈灾!

    西北大旱,颗粒无收。中原蝗虫成群,遮天蔽日。江南水灾泛滥,冲毁无数。

    偌大的大明,仿佛处处冒火,急需王霄这位船长救火。

    想要救火,手里就必须有钱。魏忠贤手里的银子变的愈发重要。

    王霄估计魏忠贤的手里还有几百万的存货,虽然沈炼等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可他却更想亲自盯着看。

    现代世界里的京城,这个点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比起白日里更加热闹。

    可在这方世界的京城夜晚,路上除了打更巡夜的之外,流浪的野狗都没有一条。

    王霄被众多厂卫围在中间,前后巷道内影影绰绰看不清有多少人。而两侧的房顶上更是挤满了一路跟随的身影。

    他现在终于确定那些个微服私访记是多么的胡扯,皇帝出门哪有那么简单的。

    如果不是严厉阻止,王承恩甚至还想调动禁军。

    “锦衣卫办事,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前方巷道内传来了呵斥声响,打头的厂卫与封锁魏府的锦衣卫撞在了一起。

    喧嚣了几声很快就趋于平静。脚步声响起,王承恩带着几个锦衣卫跑了过来。

    “拜见陛下。”

    领头的人是陆文昭,看到王霄居然出现在这里,心中大为惊讶。

    王霄摆摆手“起来吧,就是过来看看,你们继续忙。”

    前任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已经被拿下,现在锦衣卫内大小诸事都是由陆文昭在统管。这次魏忠贤的事情结束,估计他就该转正了。

    “微臣领命。”

    陆文昭恭敬领命之后迅速退去,指挥部下对魏府发起围攻。

    与此同时他还亲自站在了北斋左右护卫,他之前可没想到王霄如此看重这个女人。

    这倒是陆文昭误会了,王霄其实看中的是小钱钱。

    不多会的功夫,魏宅内就响起了密集的厮杀声响,数不清的火把将整个宅院映照的一片通明。

    魏忠贤的麾下养着五虎,五彪,十狗以及千子万孙。虽然这些人大都已经倒戈相向,不过依旧是有不少没有出路的人迫于形势不得不追随到底。

    王霄距离有点远,看的不真切。当即拎着自己的天子佩剑迈步向前“过去点看清楚。”

    他这一动,四周一大群人都是呼啦啦的往前涌上去。如果不是陆文昭他们知道是皇帝来督战,那妥妥的以为是东厂的番子们要来解救魏忠贤,与他们大战一场。

    宅院里的抵抗很激烈,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用处。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厮杀声响就逐渐沉寂下去,大局已定。

    王霄活动下手腕,迈步前行去看看魏忠贤究竟能不能守住自己最后的财富。同时也是看看锦衣卫的手段。

    “魏公公,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往日里你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如今咱们来报仇也是天经地义。”

    沈炼没穿锦衣卫的官服,甚至还戴了个面罩。正在院子里审问被押在地上的魏忠贤。

    “呵呵~~~”魏忠贤能从一无所有的赌徒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个人物。斜着眼睛看向沈炼“都是锦衣卫的人,何必装神弄鬼。”

    沈炼摇头看着他“既然公公说了,在下也不好多说什么。咱锦衣卫的手段公公是知道的,公公还是将脏银交出来为好,何必受这皮肉之苦。”

    魏忠贤笑着询问“可否免死?”

    沈炼摇头,这事情是早就被注定的。

    “既然不能免死,那银子何必交出去。”魏忠贤冷笑不止“当老奴是傻子不成,你说是不是啊陛下。”

    来到院子里的王霄看着模样凄惨的魏忠贤,迈步走了过去“交了银子可以痛快点,不交银子会受罪。你是想要痛快还是想要受罪?”

    就在这个当口,却是发生了突如其来的意外。

    本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的魏忠贤义女魏廷,却是在王霄走过的时候突然腾身而起,手握利剑就向着王霄扑了过来。

    无论是锦衣卫的人还是东厂的人,之前都以为魏忠贤的党羽都被杀的干净。所以当魏廷爆起发难的时候,四周居然一个护卫都没有。

    王承恩与沈炼等人看到这一幕心中冰凉,想要救援却是根本就来不及。

    魏忠贤的爪牙义子数不胜数,可到了最后的时候真正愿意为他拼命的却是一个义女。

    魏廷并没想直接杀了王霄,而是准备挟持他从而让魏忠贤能逃出生天。这种打算就给了王霄一个机会。

    “卧槽。”

    被吓了一跳的王霄下意识挥手打开魏廷抓过来的手掌,侧身后退的同时手中天子剑向上一抛,反手抽出佩剑挥出一抹寒光。

    出色的反应能力在这一刻尽显无遗。

    直到魏廷倒地,四周众人才蜂拥而来将王霄团团围住。一连串的拔刀声响听着很是刺耳。

    “行了行了,多大点事情。”面对惶恐请罪的众人,王霄直接摆手让他们都让开。一个个汗津津的围在身边,味道太冲。

    等到众人将地上所有死的伤的全都拖出去之后,一直被堵在外面的北斋这才乳燕投林般扑进王霄的怀中。

    之前魏廷突然爬起来冲向王霄的时候,北斋是真的被吓到失魂,大脑一片空白。情绪激荡之下顾不上礼仪尊卑,直接用行动来表示。

    一旁的王承恩差点下意识的拔刀,刚刚可真的是把他给吓到了。

    “没事,别担心。”王霄顺势将美人儿揽入怀中,口鼻间嗅着那淡淡幽香,心神都为之摇动。

    四周的锦衣卫和厂卫齐刷刷的转身目不斜视,一个个的都成了瞎子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来你是不肯把银子吐出来了。”

    王霄揽着北斋的纤腰来到魏忠贤的面前,目光不善。

    魏忠贤没有回话,而是愣愣的看着之前魏廷躺下的地方。

    他得势的时候儿子孙子多到自己都认不过来,可一朝失势身边却只有一个女儿愿意为自己赴死。这种心情上的震撼让他陷入了失神之中。

    魏忠贤抬头看着王霄,目光之中满是死意“陛下,老奴愿意将银钱献出。只求陛下应允一事。”

    王霄挑眉,握着北斋的手“并不是非要杀你不可,只是北斋与你有灭门之仇,这事没得商量。”

    北斋一双美眸若水盈盈的看着王霄,这绝对是真的被打动了芳心。

    “陛下误会了。”跪在地上的魏忠贤苦笑一声“老奴这些年杀人无数,像是这位姑娘似的仇家数也数不过来。就算陛下饶恕老奴一命,躲得了今天也躲不过明天。无非是个迟早罢了。老奴只求陛下能宽恕则个,让那些为老奴而死的人能有一口薄棺入土为安。”

    别的事情都不提,单单是之前魏廷试图挟持王霄的事情,这些魏忠贤的手下不被挫骨扬灰就已经是大恩德了。被拖去乱葬岗胡乱丢弃,任由野狗撕咬是注定的下场。

    在极为看重身后事的时代里,能够入土为安就是临死之前最大的追求。

    魏忠贤这一辈子阴谋算计,害人无数。死到临头的时候却终于是被这些忠心耿耿的手下们所感动,愿意付出一切回报这些人的忠诚。

    王霄神色古怪的打量着他,坏人临死之前突然醒悟想做个好人,他究竟要不要给个机会呢?

    “陛下。”北斋轻声呼唤“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王霄微笑看着她“这是你的仇人。”

    北斋垂下眼睑,轻轻摇头“那些倒也都是忠贞之士。”

    不远处的王承恩直接咧嘴,就这姑娘的性子,如果没有王霄护着在宫里恐怕活不过三天。

    “你还真是看开了。”

    王霄点点头表示理解“允了。”

    对于王霄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个事。顺利拿到小钱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王霄看着怀中的北斋,目光示意她是否要亲自动手报仇。

    北斋摇头拒绝,魏忠贤此时此刻这种形如枯槁的模样已经是在等死了,她的大仇早已经得报。

    “你们处理这边的手尾。”

    嘱咐陆文昭沈炼等人几句,王霄揽着北斋于众多厂卫的随侍下浩浩荡荡的返回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