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五章 一般一般,天下第三
    原本王霄以为这次的事情很快就能结束,还准备借着有时间去扬州城内的各处名胜古迹游览一番。

    可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他的预料。

    何孟出去了两天,回来之后就直接将那方瑜抓了起来。

    方瑜倒也够光棍,直接将所有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她家里受到了威胁,让她把一颗药丸想办法给林如海服用。如果不听从的话,全家都要死光光。

    方瑜虽说是嫁出去的女儿,还是个庶女。可对方家还是的情分却是很深,最终就是她亲自动手哄骗毫无防备的林如海吃了那颗药丸。

    这不是什么需要长期服用的慢性毒药,而是一次性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她也是并不清楚。

    事情这下就复杂了。

    “最重要的还是要弄清楚那颗药丸究竟是什么。之后才能对症下药。”

    王霄想了想,直接点明了主题。

    林如海点头,的确如此。

    “要如何才能弄清楚是什么毒药?”一旁的何孟忍不住的发声。

    “这就要从源头上找起了。”王霄解释“这次的事情应该是因为盐政而起,背后的大头肯定是在都中。不过执行的人必然是盐商之中的大人物。这个人,应该不难找。”

    盐商豪富,天下皆知。

    可想要守住如此庞大的富贵,朝廷里面没有人做靠山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每一位上得了台面的盐商背后都站着一位大人物。从朝中大臣到皇亲国戚,甚至是幽居深宫之中的那位太上皇。

    盐商们赚到的银两之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送去了都中供奉给各位大人物们。而一旦有哪家大人物倒霉了,盐商也会跟着完蛋。

    “我听说盐商行会的行首江春,曾经数次接待过巡幸江南的太上皇。”

    这两天王霄也不是整天忙着练鹰爪功吃鸡。他从许多地方收集了情报,并且加以分析。

    扬州的顶级盐商们一二十年就要换上一茬,可这其中唯有江春是个例外。

    江春在扬州城里屹立不倒数十年,最大的依仗就是他的身后站着的是太上皇。

    方瑜家中也是扬州城中等的豪富盐商,能够胁迫他们家对正管的巡盐御史下手的,整个扬州城里也就只有江春才能做到。

    林如海沉默不语。

    这件事情的背后涉及到的地方很多,非常复杂。不仅仅是盐务的事情,还涉及到了皇帝和太上皇之间的争权夺利。

    “当年你姑姑和你表弟,对外说是病逝。可实际上都是被奸人所害!”

    林如海曾经有过儿子,不过三岁的时候就死了。此外还有他老婆贾敏,也是来到扬州城之后死的。

    对外所说都是病死,可现在听林如海这么一说却是有人动手。

    “那时我要为陛下收拾盐税,下辣手处置了不少人。盐商上狗急跳墙就对她们动手作为警告。虽然我也杀了不少盐商,可那个大头目却依旧逍遥法外。现在,他终于是对我动手了。”

    林如海到任之后,盐税从一百多万两提升到了五百多万两。看似成果辉煌,却是从那些盐商和背后靠山手中抢过来的。

    当时没动林如海,那是因为他的身份和皇帝的保护。这口气,就撒在了贾敏和林如海的儿子身上。

    王霄心中恍然,难怪林黛玉小小年纪就被送去都中养在贾家。不是林如海不想亲人在身边,而是为了保护她。

    现在皇帝又想将盐税从五百多万两提升到一千多万两的水平,那些人暴怒之下为了守护自己的利益再也没有了什么顾虑,直接对林如海下手了。

    王霄点头,表示认可。

    红楼梦里对这一段的描述可谓是一笔带过,但是内里的凶险斗争却是惊涛骇浪,甚至还有可能牵扯到了日后铁网山打围的惊变。

    “那就是江春了。”

    王霄直接点名“扬州城里只有他有着能力和动力做这些事情。看来他是认为自己背后有太上皇罩着,所以无所顾忌。”

    盐商行首江春的身份与别的盐商截然不同。

    江春的身份很多,盐商总商会的行首,正四品的捐官后补道,从二品的正奉大夫,内府皇商等等。

    这些身份都是表面上的,真正重要的是,江春他是太上皇的钱袋子。

    当今皇帝重整盐务,也是存了打击太上皇势力的意思。

    十七年前,当今皇帝用威逼的方式迫使太上皇退位。不过前任皇帝依旧是保持着很强的力量,两边互相针对一直都没有彻底分出胜负。

    林如海没能为家人报仇,除了没有证据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动不了江春。

    “这次事情的根源就在江春身上,我会想办法的。”

    王霄的话让林如海严肃起来“这件事情你不要再过问,我会让何孟去处理。”

    林如海的意思很简单,不想把王霄牵扯进来。

    这个时候王霄并没有直愣愣的说不行,我一定要管到底。他应声之后拱手推出了林如海的房间。

    “琏二爷。”

    不大会的功夫,何孟来到花园却是看到王霄背手站在这里,身边还拿着一把佩剑,好似在等着他。

    “何侍卫。”

    面如冠玉,青衫微起的王霄伸手示意“在下想讨教两招。”

    王霄虽然借助自己超强的领悟能力学习了不少的功夫,可却并没有真正的实战过。具体的效果如何,是花拳绣腿还是能在这末武时代里大展拳脚完全没有对照。

    眼前的这位大内侍卫就是最好的镜子,王霄需要看清楚自己此时在这里究竟有几斤几两。

    何孟忍不住笑“讨教?琏二爷别怪我说实话,就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在下一拳过去至少得躺三天。在下还有要事去办,先告辞了。”

    说罢,拱手一礼,就准备转身离去。

    王霄一个侧步挡在了他的面前“怕了?”

    习武之人性子火爆,哪里受得了这种激将。如果不是看在王霄是林如海亲戚的份上,何孟直接就是要饱以老拳。

    王霄放下剑脱下青衫露出一身短打武服“不用忌讳身份这种事情。你能打败我是你的本事,我唯有敬佩绝无怨恨。我知道你想揍我,现在机会给你了。”

    果不其然,被之前那句怕了给激怒的何孟嘴里说着这不好吧,身子却是后退两步拉开了架势。

    花园院门处,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示意身后的侍女噤声,探出小脑袋好奇的向里面瞅。

    算上在笑傲江湖世界里的时间,王霄学习那些招数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

    虽说悟性高,也是勤学苦练。可毕竟时间太短仅仅只能算是学到了皮毛。

    可就算如此,真正和何孟交手之后依旧是占据上风。

    红楼梦的世界里同样是末武时代,何孟这样的侍卫绝对算是高手了。但在真正的武学面前依旧只是庄稼把式。

    拳头砸过来,王霄鹰爪功直接扣住脉门,一翻一扭转动手臂就将何孟给按在了地上。

    何孟都傻了。

    从小打熬身体苦练武艺,一身的本事在这个公子哥的面前居然一个照面就被拿住了?

    “再来。”

    王霄表示满意,放开何孟后退两步,招手示意继续。

    终于认真起来的何孟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冲上前去发起凌厉的攻势。

    王霄那只学了皮毛的鹰爪功和十二路谭腿的确是胜过何孟。但是身体素质方面却是处于劣势之中。

    等到接连被王霄制住数次之后,何孟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干脆不走什么套路,就是直来直往的一力降十会。

    身体素质也就是普通人程度的王霄这就不好弄了,折腾一番之后直接跳开“停。”

    看着疑惑不解的何孟,王霄笑着拿起了佩剑“咱们试试兵器。”

    何孟神色肃然“刀枪无眼。”

    “无妨。”王霄微笑拔剑抖了朵剑花“这世上能伤到我的兵器还没打造出来。”

    何孟眯眼,也不再多说废话,拔出腰刀就扑了上来。

    比起不入流的拳脚功夫,五岳剑派的诸多入门剑法却是精妙的多。

    哪怕王霄因为时间的关系同样也只是学到了点皮毛,但是在这里已经足够了。

    何孟手中佩刀被轻易击飞,然后王霄手中长剑就已经点在了他的喉咙前。

    “这是什么剑法?”

    何孟的手还在微微颤抖。他是见过血的,虽然没有上过战场可私盐贩子却是不知道杀过多少。那些亡命悍勇之徒都未曾给过他如此之大的压力。手中刀才举起来就被打飞出去,这种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华山剑法。”

    王霄收剑抖了朵漂亮的剑花“再来。”

    何孟摇头,俯身捡起自己的佩刀“苦学二十年的武艺在公子面前就像是个笑话。在下还有事要办,告辞。”

    看着何孟失魂落魄的离开花园,王霄心中的愧疚之情很快就被抛开。

    他现在算是对自己的战力有了直观的了解,很多事情就可以去做了。

    “上次主动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果然是有好处的。”

    王霄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别看他学的不怎么样,可在末武世界里却足以自保了。而且这份本事在很多时候都会有意想不到的用处。

    “出来吧,看了这么久也不怕眼珠子掉下来。”

    拎着裙角的林黛玉从院门外走了进来,围着王霄转悠了两圈,目光灵动。

    “二哥哥,你剑法这么好?”

    王霄笑了笑“一般一般,天下第三。有什么事情就直说,能做到的自然会答应你。”

    林黛玉露出浅浅的笑意看着王霄“二哥哥,我也想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