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梦主 > 第十九章 斗鬼(下)
        就在沈落思量间,高大鬼物头上的乱发突然飘飞起来,露出了一张惨白腐烂的脸。

    似是在水中泡了许久,嘴唇和双颊一片糊烂,残缺不全的皮肉外翻,耷拉在脸上,眼眶里的血肉也腐烂的大半,不断流出脓水,只有一些血管还连着两只通红的眼珠,颤颤巍巍的,随时可能掉落出来。

    饶是沈落一向胆子颇大,看到这鬼物的脸,也吓了一大跳。

    鬼物嘴巴一张,发出一声尖厉鬼啸,两道无形阴风从其口中喷出,如同两根箭矢般,分别朝着沈落和小女孩的面门射去。

    与此同时,鬼物双臂朝两侧一伸展,屋内各处顿时掀起一股阴风,将屋里小些的东西尽数卷飞了起来,唯独那神龛没有收到影响,甚至连上面的香灰都没有飘出分毫。

    沈落之前吃过着鬼啸的大亏,看到鬼物张开嘴的第一时间,便急忙扑倒在地,朝着一旁翻滚躲闪,没有被鬼啸阴风正面击中。

    但那小女孩却没有这般经验,恰好被阴风扫中面门,两眼一翻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

    “不好!”

    沈落想要翻身爬起,结果屋内杂物纷飞,杯盏木块不时从头上身旁飞过,加之阴风阵阵,让他不得不就地一个翻滚,避让到了屋子一角。

    然而那高大鬼物没有追击沈落二人,而是飘身后退,同时抬手朝屋外一招。

    呜呜呜……

    屋外空气发出一阵颤鸣,一阵阵污浊阴寒的阴气裹挟着大片的雾气,涌了进来,纷纷融入鬼物的身体。

    它的身体以肉眼可见速度恢复,很快变得凝实起来,体表黑气也随之大涨。

    鬼物头上的海草般的长发此刻如同有生命一般疯长起来,然后犹如触手般射出,卷向地上的沈落。

    沈落看到鬼物一系列的变化,又惊又悔,急忙从地上跃起试图躲闪,可飞卷过来的头发太多,屋内空间有不大,其身体及双手双脚很快被无数长发卷住。

    他身上剩余的四个符文根本不可能再催动,而两根木桩也被鬼发卷住,挥舞不动。

    沈落情急之下,想要再催动小化阳功,然而此时的他早已疲累不堪,加之之前催动小雷符耗去了本就积蓄体内的阳罡之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有所作为。

    这是这么一耽搁,缠绕在其身上的头发越来越多,越来越紧,很快他身子“扑通”一声,被拖倒在了地上。

    高大鬼物身子一扭,化为一道蛇一般黑影,朝着被长发包裹住的沈落附着上去,同时张口,对着沈落面门便是一吸。

    沈落只觉一股凉意袭来,接着整个人打了个冷战,明显感觉到一股股热气从他体内分离而出,朝外面飘去。

    “它这是在吸我的阳气!难道真又要再死一次……”沈落觉得身体越来越冷,四肢愈发无力,逐渐不能动弹。

    虽然心有不甘,却已是无力回天。

    此时,外面漆黑天空中一道电光闪过,伴随着一声雷霆霹雳,暴雨倾盆而下。

    倒在床边的小女孩身体一震,却被雷声惊醒,勉强坐起身,看到沈落那边的情况,一双大眼睛中闪过一丝慌乱,急忙从床底拖出一个小些的木桶。

    木桶内盛了小半桶黑乎乎的粘稠液体,正是黑狗血。

    小女孩张口狠狠咬破手指,一股鲜血流下,混入了木桶内的黑狗血中。

    已经附身到沈落身上的鬼物感应到了什么,猛地转身,身躯扭动,便要从沈落身上飞起。

    但那小女孩已经晃晃悠悠的将木桶提起,猛地往外一甩,“呼啦”一下,将桶里的黑狗血一股脑儿泼向了鬼物。

    做完这一切后,女孩似已力竭,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鬼物避让不及,被突如其来的黑狗血淋了大半个身子,体表顿时嗤嗤之声大作,大片黑气飘散,刚刚凝聚的身躯重新变得透明起来,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它发出一声尖锐得让人耳膜撕裂的惨叫,身形朝一旁飘去,结果却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墙壁上被溅了不少黑狗血,高大鬼物没有穿透过去,反被震飞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大闷响,整栋房屋都为之一震。

    缠绕在沈落身上的头发也随之松脱,沈落只觉身子一松,虽然四肢有些无力,但仍是竭力挣脱了出来。

    此时的他口中喘着粗气,胸口也是剧烈起伏,只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虚脱了。

    但仍一咬牙,扔掉了手中木桩,转身用身体最后一丝力气将身后神龛内的狗头神像一把抓出,往怀里一揣,然后快步上前,将整个身子压向了痛苦翻滚的鬼物身上。

    小女孩眼睁睁看着沈落做出的这一举动,不禁张嘴想要惊呼,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结果这一次,沈落的身子及双手并没有从鬼物身上穿透而过,而是实实在在地将其抱了个正着。

    紧接着,其怀中的神像突然变得灼热,绽放出了大片黄光,照在了鬼物身上。

    鬼物的身子在黄光照射下,一阵嗤嗤作响,一缕缕黑气从体表升腾,其口中凄厉惨叫连连,一双鬼手疯狂舞动,想要挣脱沈落的怀抱。

    沈落却是像铁了心一般,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双手死死抱着鬼物,毫不放松。

    随着一股股黑气从鬼物体表升腾,其身子飞快变得模糊,并且开始缩小。

    沈落面色已白得发青,连嘴唇都已没有了一丝血色,这鬼物通体本就冰冷刺骨,一股股阴气传递过来,令其体内血液几乎被冻住,牙关不住打颤。

    他仅存的一丝意识,告诉自己这已是生死关头,一松手就会功亏一篑。

    小女孩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挣扎着爬起,拖着步子走到沈落身前,将手中木桶里最后一点黑狗血,淋在了鬼物头上。

    高大鬼物此刻本就到了强弩之末,最后的这一点黑狗血,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一声刺耳的尖啸过后,缩小了大半的鬼物身躯猛然爆裂而开,化为大片黑气,飘散而开。

    黑气散尽,沈落的身体也浮现而出,面上没有一点血色,脸颊也一片紫黑。

    他双目紧闭,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吸气少,出气多,似乎快不行了。

    小女孩见鬼物被灭,心中一松,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地,但看到沈落的情况后,又咬牙爬了起来,伸手去推了推沈落,触手处却是冰凉一片。

    她急得眼圈儿泛红,想要伸手扶起沈落。

    可就在这时,沈落脸色却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其身躯从双足开始,竟一截截模糊透明起来。

    片刻后,整个人就在原处无声的消失了,仿佛原本就未在这里出现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