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绿龙博士 > 第一章?途中
    “迷雾沼泽,拉帕尼亚盗匪荒地,东迷雾沼泽,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接近地图上所标的黑雾丛林。”

    风尘仆仆的两头幼龙,彼此间有些微妙地隔开一小段距离,在共同研究着地图。

    他们的前爪,各抓着一个包裹。

    绿龙的天性,当财富在身边的时候,他们会对一切接近的生物异常敏感,当别人的财富在眼前的时候,也同理。

    事实上,如果不是艾萨克一直惦记着龙蝇培育效率,已经几次退让,或许半个月前,他们就可能分道扬镳了。

    是的,时间一晃,已经到了半个多月之后了。

    那晚的行动,总体还是顺利的。

    以库拉拉和伊斯特率领一部分怪物,埋伏在半路,提防洛丁堡要塞可能会有的行动。

    他和龙姐则率众袭击小镇。

    过程中,除了发生龙姐受伤的意外,还有那女法师不知通过什么途径突然消失不见之外,他们行动的目的,基本可以说是超额达成了。

    两份地图。

    一份是白鸦公国的,地图很精致,各种地名城市名很细致,这是在城堡书房中找到。

    还有一份则应该出自那个女法师,是一张兽皮卷,相对而言没多少精确度,但是,它把白鸦公国之外的很多地域,也囊括了进去,并且,还在某些地域,标志了危险等级的颜色,更有简单的备注。

    比如,龙妈所在的荆棘之森,一个深红的骷髅,旁边是个绿色龙头。

    又如荆棘之森往西南方向去的祖拉斯山脉,亡语暴君的巫妖形象看着就能感觉到邪恶。

    继续往西则是兽人盘踞的贝尔克莱恩,好几个兽人督军的头像和名字标注在上面。

    对于这些跟龙妈有联系的地方,显然不在他们的选择范围。

    他们选择了一直往东。

    荆棘之森往东是迷雾沼泽,地图上的标注,迷雾沼泽中有好几个危险区域,如巨蛇蜥的繁衍地,如沼泽娜迦的出没区域,如果不是荆棘之森有龙妈盘踞,这偌大的沼泽地,绝对比荆棘之森要危险的多。

    迷雾沼泽的东部,又呈U字型,被一片荒漠隔开。

    这片荒漠在地图上被叫做拉帕里亚盗匪荒地,有无数盗匪活跃其中,从这里往西往北,俱都是人类的国都。

    荒地继续往东,在穿过东迷雾沼泽后,则进入了黑雾丛林的范围。

    这也是姐弟二龙的第一目的地。

    如果能在这里顺利安巢,那自然是最好,若有什么意外,有什么大危险……黑雾丛林的东面,也是地图的边缘,那是一片海洋。

    绿龙有天赋的水下呼吸能力,真遇到什么大危险,那就往海洋跑吧。

    毕竟他们既能飞,又会水。打不过会飞的,就钻水;打不过水里游的,就上天……

    “真希望能找到一片宝石湖,湖边还有花精出没,一口一个,一天一口……”

    天色已经亮了,又到休息的时候了。

    将宝贝埋在身下,艾尔塔娜懒洋洋地眯起了眼睛,嘴里不知在嘟囔着什么。

    艾萨克把地图重新收起,和龙姐隔开数十尺,也匍匐了下去。

    不过他没像龙姐那样,把所有宝贝都压在身下。

    他的包裹里,除了为数不少的金币银币,以及少量宝石之外,还有不少笔记和书籍,又有几支试管,甚至还有一个量杯!

    这些东西基本都是从那女法师的住处搜索出来的,艾萨克已经初略翻看过,笔记中,有女法师学习魔法的心得记录,也有她做实验时的数据记录,不过,因为体系不同,多数的材料也不明功效,他暂时也只能看看。

    匍匐下去之后,艾萨克又把悬在脖子处的绳索解开,是到给015放风的时候了。

    那晚,因为龙姐受伤,他们没有立即跑路,他特意抽时间潜回了荆棘之森。

    龙妈果然不在巢中了,便连幽暗深坑之下,那只在“传闻”,从未亲眼见过的宝库,也全然没了踪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长时间离开,不放心,所以龙妈把它们全都转移隐藏了起来。

    没有宝藏,艾萨克也只能带着015,又给它挑选了几个优秀的“伴侣”,然后便会同龙姐,悄悄甩开怪物军队,并带着最珍贵的战利品,开拔上路了。

    因为是长途迁徙,考虑龙蝇体力可能会跟不上,这几日他都把它们直接拴在自己身上,每到休息的时候,才把它们松开。

    “嘶!嘶!”

    绳索一解,015立即狗腿地飞到了他的头前,上上下下地飞舞不停,尾巴更是甩得欢快。

    不过天天夜行千里的幼龙,哪有什么心思陪它玩。

    眯着眼睛一挥爪,直接把它拍开。

    这才会意的015,便找它的三个伴侣去了。

    四只龙蝇一会儿飞到这个枝头,一会儿飞到那个藤下,可比风尘仆仆,只能白天补觉的两头幼龙不知道欢快多少。

    ……

    沼泽丛林。

    一支战蜥人小队正在返程。

    作为迷雾沼泽最常见的种族,战蜥人喜欢把巢穴设在沼泽的边缘地带,这有利于他们随时袭击和猎捕类人生物,抢夺各种补给品,尤其是钢铁。

    一直以来,钢铁都被战蜥人视为最有价值的东西,比黄金白银都要宝贵,毕竟黄金和白银太软了,根本不适合制作兵器,而战蜥人的传统,除了袭击和抢劫,似乎也没有其他了,钢铁对他们来说,才是最有用的。

    这支小队,正是在运送精铁矿。

    他们深入黑雾丛林,成功地袭击了一个地精矿洞,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沉沉的精铁矿石,背着最宝贵的东西。

    这也让他们对周围的一切动静分外的敏感。

    跟蜥蜴一样的眼睛警惕地扫视着前方大片的区域,忽地,一些从未见过的东西,让最前面的战蜥人脚步一停。

    立即,后方所有的战蜥人同时绷紧了身子,一只手是长矛,一只手是钉锤,他们的眼睛里露出了凶残和冷血。

    古里古怪的生物。

    像是变异的蚊蝇,又像是某种毒蜓,但太大了,最大的那只几乎有他们一半的体长了,而且,绝对很凶,只看那狰狞的口器就知道必定是嗜血的生物。

    沼泽里什么时候时候有这东西了?

    莫非又是沼泽深处,那些蛇魔祭司的杰作?

    一想到沼泽蛇魔,战蜥人冷血的眼睛里,都禁不住地露出了恐惧。

    无声地向后面的同伴打了个手势。

    尽可能不要惊动那些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