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狂梦之主 > 第十五章 可以吃了!

第十五章 可以吃了!

 好书推荐:
    那些家丁勉强算有0.5鹅的勇气,没有作鸟兽散,只是其中几个手中的水火棍没有握住,掉落在地上。

    剩下的则是死死捏着水火棍,不肯放开,唯有这武器能带给他们一点勇气。

    孟渊调转枪口,扫过那几个家丁。

    勇气消除器产生了明显的效果,被黑洞洞的枪口扫过,哪怕没有对准,也成功让那些家丁仅存的勇气消失。

    立刻四散而去。

    一时间,街道上顿时空荡荡一片,周围的房子都直接紧闭了门窗,唯有“不懂事”的鸡鸭、家犬还在发出一些声音。

    一副“土匪进村,人人自危”的场景。

    周数张大嘴巴,看着地上管家的尸体,又看向孟渊。

    孟渊看向周数说道:“你不是说他们是披着人皮的怪物?”

    “我这是……形容。”周数干巴巴道,说实话,周家管家被这么轻易的解决,完全出乎了两人的预料。

    “想来能够圈养美女蛇的周家,应该没这么简单才对。”孟渊说着,又给周家管家身上补了好几枪,直接把子弹打完。

    尸体纹丝不动,看不出有什么任何复活的痕迹。

    “行了,走吧。”补刀完毕,孟渊收起黑手。

    周数又深深看了周家管家的尸体一眼,跟上孟渊,匆忙离去。

    小镇虽然通讯基本靠吼,但消息的传播速度还是很快的,孟渊毙掉周家管家的消息疯传速度比他们离开的速度更快。

    基本上所过之处,人人退避。

    后续周家也没有更多的人追来,周数一边快走,脸上一边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笑容。

    很好,就要逃出生天了!

    不过孟渊却没有周数那么乐观,他脸色沉静,时不时打量四周。

    “孟先生,有什么问题吗?”周数问道,语气都带上了一丝轻快。

    “没什么问题,我只是在想,我们这样走,恐怕出不去。”孟渊说道。

    周数的轻快瞬间消失:“怎么会?为什么?”

    两人马不停蹄,都要接近小镇的边缘范围了。

    “直觉告诉我没这么简单就能出去。”孟渊说道,“当然,如果真的可以离开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周数不说话了,埋头赶路。

    一丝阴霾浮上心头。

    孟渊并不在意自己的话会影响到周数的情绪。

    单纯依靠堕梦者主观想法变化是无法碎梦的。

    另外这是真实之梦,不会产生“言出法随”,因为周数情绪念头的剧烈变化,从而导致意外变化的情况。

    以美梦为例的话,堕梦者如果被追杀,可以坠崖不死并且发现神功秘籍之类的玩意。但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堕梦者被追杀的时候想着“快点掉下一块陨石砸死他”,然后敌人就被一颗毫无征兆,根本不讲任何道理、逻辑的陨石给砸死了。

    也不会因为周数过于害怕,突然旁边的阴沟跳出一条美女蛇来。

    “孟先生,好像不太对劲。”看着周围的环境,周数忍不住说道。

    “嗯,我们似乎回来了。”孟渊点点头。

    他们从清晨开始走,一直走到日上三竿,连一直有的薄雾都被驱散了大半。

    可周围的环境,从一开始的高门大院变成破旧房子,然后是稀稀拉拉的彻底废弃木屋,没有什么人烟,到现在,周围又有了诸多低矮的破败房子。

    周数有一种感觉,如果他们继续向前的话,说不定到傍晚的时候,还会重新看见令他恐惧的周家大院。

    “休息一下吧。”孟渊说道。

    周数点点头,找了一个阴影角落坐下,他现在很疲惫,但没有任何饥饿的感觉。

    这本应该是一件好事,周数原本就虚,要是又饿又累,那就真的走不动了。

    现在只是累,还可以继续行动。

    可是看着自己凸起的肚子,周数明显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孟渊这边,有些饿,也没有影响。

    在真实之梦中,孟渊的寿命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

    同时,孟渊也不需要依靠喝水和进食来维持性命。

    他会饿,会渴,但只会是正常进食后五六个小时没有再吃任何东西,快到饭点了的饥饿这种情况,其饥饿、干渴的程度都不会加深。

    真实之梦中,孟渊饿不死,也渴不死。

    两个不需要进食喝水的人,就跑路来说,无疑是相当有利的。

    休息了大概半小时,两人重新上路。

    果不其然,随着他们向前,周围的环境再度朝着“繁华、热闹”发展。

    他们走着走着,又再度回到了小镇。不对,用“回到”并不合适,只能说,他们压根就没有出去过。

    和昨晚的情况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是白天,因此有着更为清晰的认知。

    “现在该怎么办?”周数有些痛苦的抱头。

    “休息。”孟渊说道,“我们好好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然后把危险之源找出来,干掉。”

    把危险之源消除,也就远离危险了。

    这一点毋庸置疑,天经地义,而且是从根源上解决烦恼。

    在正常远离不可行的时候,就要采取这种办法碎梦了,孟渊早有准备,显得非常淡定。

    “哦,好。”周数稍微有些无措地点头。

    彻底回到小镇的范围,孟渊上午干的事情余猛未绝,所过之处依然是作鸟兽散。

    不知道为什么,周家也没有派更多的人来追他们。

    孟渊他们找了一家有住宿功能的酒家,在掌柜“求求你们快走”的惶恐情绪中住了下来。

    原本应该吃点东西。

    不过这对两人来说都不是刚需,另外周数觉得,或许不只是周家吃人,镇子中恐怕还有人在吃人。

    因此要入口的食物,肯定是能不碰就不碰。

    天知道自己吃下去的是什么东西。

    翌日一早,周数被一群嘈杂的声音给吵醒,他猛地从床上弹起来,看见另一边的床铺已经空空如也。

    房间临街的窗子打开着,孟渊就站在窗边,居高临下向下看去。

    周数赶紧穿好鞋子,衣服就不必了,他是和衣而睡的,防止发生什么情况,好快点行动。

    走到窗边一看,周数顿时瞪大眼睛。

    外面的街道上,已经站了一大群人,为首的那个,正是昨天早上死去的管家!

    周数很清楚地记得,对方被孟先生一枪爆头,随后孟先生又进行了补刀。

    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现在这管家看上去竟然毫发无损——不,也不能这么说。

    他的额头上贴着一块狗皮膏药,隐约有一点血迹渗透出来,看上去像是被砸破了脑袋似的。

    周数知道管家姓张,不过叫什么就不知道了,记忆中都是被叫做老张的。

    张管家不是独自前来,他的身边,聚集了比昨天更多的家丁,人数达到了二十人。

    除了水火棍之外,几个家丁还带着渔网,叉子之类的玩意,显然是有备而来。

    在更远一些的地方,依然少不了围观群众,各种交谈,颇为热闹。

    只言片语也零碎地落入到周数耳中。

    他听到那些人说什么周少爷已经彻底疯了,找了个外乡人要逃跑。张大管家带人来追,还被那个凶恶的外乡人打破了脑袋。

    嗯,打破脑袋。

    好吧,昨天孟先生的确是打破了张管家的脑袋,但不是破皮的破,而是那种打破一个鸡蛋一样的破。

    忽然,周数从众多的议论声中听到了让他心里一颤的内容:

    “周少爷如果真的疯了的话,那是不是可以吃了?”

    “是啊,应该可以吃了。”

    “闭嘴,那是周少爷,我们哪能吃到!要吃也肯定要周老爷来。”

    “想想不行吗?”

    “对啊,想想不行吗?”

    周数看过,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可是,他看到的只是一张张泛着铁青色的面孔,他们嘴巴一张一合,时隐时现的牙齿,呈现出锋利的三角形。

    青面獠牙,不似常人!

    “他们,他们要吃我!”周数惊恐出声,“他们的脸都变成了青色。”

    “果然,我们眼中的世界不一样。”孟渊说道。

    他听到的只是正常的议论声,而青色的话,也只张管家的脸色泛着诡异的青色,相对明显,有些铁青之感。

    其余的人,只是那种身体不太健康的脸色。

    “少爷,跟我回去吧。”张管家抬头看向周数,“不要逼我们动手抓人!”

    孟渊和周数两人同时看到张管家那两排锋利的牙齿,他虽然在说话,可嘴巴里面没有舌头,只有一片血红色的空洞。

    “孟先生。”周数看向孟渊。

    孟渊点点头,双手同时伸出,做出了一个端枪射击的姿势,黑气缭绕,黑色的步枪(黑步)恰如其分地出现。

    具象化黑手,消耗的时间为10个小时,其持续时间也是10个小时。

    孟渊是卡着点补刀,把剩余的子弹打空。

    现在的场合,自然不适合再用只有二十发子弹的黑手,而是需要这把三百发子弹,六发榴弹的黑步,消耗时间20个小时,存在时间同样为20小时。

    “砰!”

    “砰!”

    “砰!”

    枪声连续响起,孟渊稳定点射,那些家丁们顿时倒下去大半。

    其余的那些倒也机灵,在张管家的大吼中,几个往酒家里面跑,几个则是往射击不到的死角躲。

    他们好歹可以分辨出,这卑鄙、凶狠的外乡人用的东西,是一种叫做“洋枪”的危险玩意。

    “果然,不只是外表变化。”

    开枪后的孟渊低语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