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汉从吹牛开始 > 第6章 吹就完了
    王不饿的一碗鸡汤灌下去之后,营地内开始了从未有过的热闹场景。

    现在他们有粮食,足够吃将近一个月的。

    吃完了王成他们还会送来,没有人会去怀疑王成敢放他们鸽子。

    没有了后顾之忧,那摆在眼前的就是建功立业了。

    一个个愣是被王不饿的鸡汤灌的迷迷糊糊的,做着升官进爵的美梦。

    原本得知即将被围攻的消息,不说紧张害怕,至少也要表现出临战的压抑气氛。

    但此刻军营内在干啥?

    磨刀的磨刀,演练招式的演练招式,一个个高兴的跟过年要发肉似的,一点也没有大战的气氛。

    相比较于士兵们的淡定,王不饿心里面可没有那么冷静了。

    现在他有点方,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靠着他吹牛逼,忽悠出来的。

    翌日,一部分人在外放哨,一部分人留在营中备战,一部分人则继续外出拉人。

    尽管王不饿觉得自己好像就是在放羊,但整个营地却在井井有序的运行着,大家该干啥的干啥,谁也没有出现迷茫的状态。

    狡兔三窟的道理王不饿当然知道,所以,趁着天亮,他开始在营地周围兜兜转转。

    “公子!”

    “陈百将啊!忙完了?”看着陈铁山略显疲惫的姿态,王不饿有些尴尬的打着招呼。

    “公子为何不做阵营中呢?就算出来走走,也应当带几个护卫才是,公子的安危,关乎吾等数百人之命运呐!”陈铁山关切道。

    “……”

    王不饿有些尴尬,我该咋回复?

    总不能直接告诉他,老子是来勘察地形,提前计划几条逃跑路线的吧?

    带着人过来,万一被他们记上了怎么办?

    到时候自己在前面疯子一样的逃跑,后面一群人喊着追着,说公子让我上车啊?

    干事,人越多越好!

    逃跑,当然是人越少越好!

    我真不想在吹牛逼了啊,但是现在这情况似乎不吹不行了,压不住锅盖了啊……

    “害……”王不饿微微一笑,叹了口气道:“营中毫无大战气氛,士兵们可以松懈,但为帅者决不能有片刻的松懈,这不,趁着大战之前,亲自来勘察一下地形,做一个战前推演,如果尔等拉拢的人没有起到作用,假如敌军从这里进攻,吾等该如何应对?”

    “公子……”陈铁山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营中现在是什么气氛?

    的确不像是大战当前的气氛,一个个高兴的跟那啥似的。

    自己虽然也在忙前忙后,但是跟王不饿的担忧比起来,自己这简直就跟逛街没什么区别。

    羞愧,惭愧,陈铁山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个混日子,混功勋的人似的,太不要脸了!

    “公子请放心,待会儿回营之后,吾便亲自去抓备战……”

    “嗯,下午再抓即可,让将士们放松半日!”王不饿浑然淡定的点着头,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人的模样:“对了,你找本公子何事?”

    “关于荥阳大营那边的消息,我昨天联络的同僚暗中拉拢了三百余人,加上我之前的部下有二百余人,以及其他零零散散的,加起来差不多有六七百人,他们今日上午接到了备战的命令,但是还不知道我们营地的位置,我们约好了出兵之前留下记号,到时候联络他再看何时反水。”陈铁山将情况说了一下。

    “此人可靠吗?”王不饿微微皱着眉头。

    不是他不信任对方,问题是现在也没什么值得他信任的。

    当叛军有前途还是抓叛军有前途,这还用脑子想吗?

    也就是王不饿这个知道历史走向的人才知道当叛军有前途,放在现在这个时代,有几个兵敢义无反顾丢掉秦军的身份来当叛军的?

    所以他一直都在怀疑,营地里那七百多人是不是来演自己的?

    过家家都还得有人故意唱反调呢,咋真的造反了还就一帆风顺了呢?

    “绝对可靠,是我远房舅女婿,这层关系没人知道!”陈铁山小声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等他过来以后,你担任五百主,让他暂时担任你的副手,尽快把他带出来,后面到处是用人的地方!”王不饿点头同意道。

    “好嘞!”陈铁山兴奋的点着头。

    随后两人一同返回营中。

    地形王不饿勘察的差不多了,一片死地。

    他们这里除了隐蔽还是隐蔽,不然也不会待了这么多天都没被发现。

    但隐蔽的必要条件就是人烟稀少,地形险峻。

    再然后就是秦军不是傻子,找到位置之后肯定会提前侦查。

    然后大军一来,口袋一扎,关门打狗,完事!

    就这破地方,跑都没地方跑,几乎就是四面环山,人家往头顶一站,往下面丢火把就能烧死他们。

    回到营地,王不饿满脸阴沉的回到自己的‘寝宫’。

    一座勉强不透风的茅草屋,单人标间。

    这已经是这里最高级别的待遇了,其他人住的都是大通铺,王不饿曾经进去过一次,差点当场吐了出来。

    王不饿脑子里对于战争真正具备实际意义的印象,也就是之前参加过几次小规模的战斗,更多的还是训练与执勤。

    但即便如此他也很清楚,目前他们所处的地形,是不具备任何防御价值的。

    当然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这里是隐藏的绝佳地点。

    军营中有不少是斥候出身,对于如何选择营地,自然有他自己的独到见解。

    “公子!”陈铁山站在门前,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叫到。

    这里的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士兵,所以并不需要像是对新兵那样去对他们。

    陈铁山吆喝一声,下面的屯长什么的就立即板着脸开始组织正经的训练了。

    “进来!”王不饿随意的应了声。

    “公子,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这里并不适合作战……”

    “你也看出来了?”王不饿看着陈铁山,突然自骂了一句。

    瞅自己说这都是什么话,人家好歹是个百将,在秦朝这种等级制度下,平民能走到这一步,只能靠军工和过硬的本领。

    怎么可能看不出这种问题?

    “是,本来打算今日跟公子说这件事情的,但今日瞧见公子在看地形,不知道公子是否有了对策?”

    “你的看法呢?”王不饿突然兴趣大发……

    咳咳……

    其实是忍不住又想吹牛逼了。

    “撤出这里,寻一处更适合的地方迎战。”陈铁山说道。

    王不饿最初的想法也是这样,趁着现在他们还有主动权,当然要找个有利于自己的地方决战才行。

    但你陈铁山都这么说了,我身为你们的老大,又怎么能没点不同的意见呢?

    当然,王不饿并不是为了装逼而装逼,而是这件事情真的有点可操作的空间,不然的话,岂不是再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为帅者,眼光不能局限于一处,平日多走,多看,多想,多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