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的意呆利 > 第三章 预警
    父亲的离开并没有让两人放羊,因为他们还有很多功课和军事需要学习。

    功课方面卡洛一点也不担心,后世天朝学习强度能让他对此游刃有余,而军事方面他就只能如咬牙坚持,尤其是骑术方面对卡洛更是一种折磨。

    没错,作为王子的卡洛要学习骑马,事实上不只是他,现在欧洲男性贵族没有谁不学习骑术的,这也算军事技能重要的一环。

    “卡洛殿下,放轻松点,别怕。萨拉是匹很温顺的母马,它不会乱动的。”

    在王宫内一处小型马场上,身为皇家骑术教官的孔蒂上尉正在教导着卡洛马术训练。因为身着骑装的他正紧绷身体,双手死死的抓着缰绳,一副深怕掉下来的样子。

    而他的囧样自然引得弟弟维托里奥的嘲讽,不过到没有语言嘲讽他,一脸意气风发的骑着马从他眼前小跑过去,而且还有意冲他扬了扬下巴。

    自己弟弟的表现,让卡洛感到有些伤感,这真是报应啊,而且还来的这么快。

    谁让自己前世完全连马毛都没摸过,怎么能熟练的驾驭马匹呢。哪怕是温顺的母马也是一样,看这马张嘴了是不是要咬人。

    “卡洛殿下,你别死拽着缰绳,萨拉感到很不舒服。”

    身为教官的孔蒂上尉,连忙指出他的错误。

    听到骑术教官的话,让卡洛感到更加紧张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现在他已经没得选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磨炼自己骑术。而训练自己骑术的孔蒂教官,也非常耐心的进行着教导。

    说起来这位孔蒂上尉可一点也不简单,他在库斯托扎战役中保护了父亲翁贝托一世安全撤离,所以被其看重。只不过这位孔蒂上尉虽然忠心耿耿但是能力不强,只能做一些保护工作,另外教导两位王子骑术的任务也被安排给他。

    有自己糟糕透顶的马术相比,弟弟维托里奥的马术就很不错,甚至得到孔蒂上尉的夸奖。

    “维托里奥殿下,你骑的很不错,将来一定是一名优秀的骑术师。”

    来自孔蒂上尉的赞誉,让他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频频对卡洛炫耀的各种花活。而对于弟弟幼稚的举动,卡洛并没有太在意。等维克托下月有零花钱了,再来让他知道哥哥的厉害。

    练习骑术基本持续的一个下午,等到太阳偏西后,练得一身精疲力尽的卡洛和尚未尽兴的维托里奥才返回了奎里纳莱宫。

    而在他们回到王宫后,两人一进门就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人正在与母亲交谈,这是叔叔阿梅迪奥来访。

    两人异口同声的打着招呼。“你好,叔叔。”

    “你们好,两位小王子。”

    面对卡洛和维托里奥的招呼,阿梅迪奥非常热情的回应着。

    说起来这位叔叔的经历也是异常丰富。阿梅迪奥叔叔一早就当上了国王,比父亲翁贝托还早。

    当时西班牙发生政变,主导政变的胡安·普里姆将军打算为西班牙选一位国王,当时被选中的是霍亨索伦家族的利奥波德亲王,这个提议遭到了法国的强烈反对并成为普法战争的导火索。随后选择了叔叔,奥斯塔公爵阿梅迪奥为国王。

    面对从天而降的国王头衔,阿梅迪奥自然不会放弃,于是屁颠颠的跑去当西班牙国王了。只不过他运气不好,还在半路上力主他成为国王的胡安·普里姆遇刺了,结果他到西班牙的第一件事就是遇刺身亡的普里姆的葬礼。

    所以他在西班牙的地位极为尴尬,支持的人没有了,成为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国王。在当了三年没滋没味的国王后,西班牙议会废除了他的国王,并压倒性通过宣布成立共和国。并于一年后重新迎回了伊莎贝拉之子阿方索十二世,波旁王朝得以复辟。

    而阿梅迪奥卸下了这个让他尴尬的西班牙王位后,一身轻松的回到意大利,重新成为了奥斯塔公爵。

    不过身为奥斯塔公爵的阿梅迪奥,常年生活在都灵一般不来罗马,这次来罗马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当然这就不是目前卡洛能管得到的。

    “阿梅迪奥叔叔,这次你为我们带了什么过来。”

    身为弟弟的维托里奥一点不客套,开口就询问礼物的问题。

    面对维克托的话,叔叔阿梅迪奥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回答道。“维克托,这次叔叔没什么给你带的,你要知道都灵也不富裕。”

    听到叔叔的话,维克托小嘴忍不住憋了起来,只不过来自母亲的话让他立刻转变了态度。

    “维托里奥,你怎么和叔叔说话的,难道我没教过你礼貌。”

    随着母亲玛尔盖丽妲王后不满的话,维克托的表情立刻就变了,他从一脸嫌弃立刻变得十分热情。

    “很高兴叔叔前来拜访。”

    卡洛自然不会像维克托那么白痴,彬彬有礼的说着欢迎的话。

    “卡洛,一年没见没想到你现在礼貌多了。”

    叔叔说着上来就是一记摸头杀,让卡洛眼角出现了黑线。

    “哈哈,我们的卡洛居然害羞了。”

    这不是害羞好不好……

    面对神经粗线条的叔叔,卡洛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这反而逗得叔叔和母亲哈哈大笑。

    “你们快去换衣服吧,一身汗味我老远都能闻到。”

    母亲解围一般的说道,还顺势在用手在鼻口前扇了扇,仿佛有异味一下。这个举动自然将两人快速跑回了房间。

    而看到两个孩子离开后,身为王后的玛尔盖丽妲开口说到。“现在你兄长还在西西里岛视察,要两天之后才能回来。要是你事情紧急的话,可以直接去西西里岛找他。”

    “没关系,我可以等兄长回来。”

    小叔子的话,让身为王后的玛尔盖丽妲放下了心,看来这次拜访的确不是什么要紧事。要是什么要紧事,直接就发电报了。

    阿梅迪奥的确没什么事,只不过是得到一个消息,说有极端无政府主义者会对自己兄长不利,这让他感到不安,所以打算告知一下兄长。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各种思想简直就是群魔乱舞。新生的各种民主需求与社会现实发生激烈的碰撞,产生了诸多政治理念,其中就有无政府主义者。

    而无政府主义者核心,就是提升个人自由及废除政府当局与所有的政府管理机构。而在这个时代,无政府主义者最喜欢鼓励政治上的暴力行动,例如进行炸弹攻击和暗杀国家首脑。

    这类行动通常被称为“行动宣传”(Propaganda of the deed)。这一词的原本涵义是指做出示范性的直接行动,以鼓舞群众进行革命。不过行动宣传可以是暴力的、也可以是非暴力的。

    很明显这次无政府主义者盯上了翁贝托国王。

    既然有人想要刺杀自己兄长,那么就应该飞快的告知他。只不过很可惜,这个消息阿梅迪奥并没有得到证实。他不可能拿一个未被证实的消息去对自己兄长说,小心,有人可能要刺杀你。

    而且这种情况在欧洲简直随处可见,十九世纪欧洲君主一点也不安全,想要刺杀他们搞大新闻的人不要太多。

    这也是思想爆发带来的后遗症,虽然血统论在欧洲依然是主流,但是其反抗力度也一点不小,而带头的基本都是贵族子弟,可以说敌人都来自内部。

    而没有见到哥哥的阿梅迪奥,只能等下次再说了,第二天这位奥斯塔公爵就返回了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