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 第2章 难搞的秋玲
    听着脑海中炸起的声音,路遥眉头紧锁,有些懵逼,但并不慌乱,而是十分冷静的思考着。

    这无限血蛋系统!

    这莫非就是前世里,那些无脑小说中写的系统?

    若是8年前,路遥是断然不会相信什么系统存在的。

    眼下,他十分清楚自己已经身处于其他世界,而且他还带着前世的记忆,真实的在这里生活了八年。

    这八年里,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他到底是不是变成了植物人,而这一切都是他脑中幻想出来的。

    可这里的春夏秋冬,人情冷暖,都无比的真实。

    所以他否定了原本的猜测。

    他也一直在等待身体成长,成年后,他就可以走出这片大山,去看看这片天地是个什么样子。

    让他没想到是,系统居然在这个档口出现了。

    这系统看上去,不像是好系统呐!

    这第一个任务居然是爬小丫头的床,这让路遥十分无语,内心有点想骂娘。

    至于失去小弟弟这个惩罚,路遥直接无视了。

    小弟弟是什么?不知所谓!

    路遥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高挂的皎洁明月,嘴角莫名的露出微笑,随后迈开脚步向着小桑村走去。

    小桑村只有六户人家,铁匠王爷爷,木匠倪爷爷,村长罗爷爷和织布的李婆婆,再加上秋玲一家。

    至于张老汉,也就是路遥的爷爷,是位制作面具的匠人。

    村子里的原住民都是老人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儿无女。

    这点让路遥心中疑惑,暗自猜测,这些老人家一定都不是普通人。

    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隐士大能。

    大概是因为前世是一名资深侦探的缘故,让路遥对一切反常的事物都忍不住的去猜测背后的可能性。

    缓缓摇了摇头,路遥来到了一座四室小屋前。

    这小屋,便是秋玲的家了。

    来到一扇木窗下,路遥轻轻咳嗽一声,小声对里面喊道:“囡妞儿,你睡觉了吗?”

    很快便听见屋子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小跑声。

    不一会,木窗的栓子转动两下,打开了,秋玲探出脑袋,满眼疑惑的小声问道:“狗娃子,你怎么来了?是太想我了吗?我告诉你哦,我才不要当你的新娘呢!哼!”

    说完,秋玲的脑袋就缩了回去,然后把木窗又给合上了。

    路遥见秋玲丢下一句话就把窗户给合上了,脸变得有些黑,不过在朦胧的秋月下,倒也看不出来。

    “你让我进去,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路遥整理了一下思路,又小声地开口道。

    木窗再次打开,秋玲探出脑袋,脸上露出笑意,说道:“认识你这么久,我怎么不知道你会讲故事?你一定是忽悠我,我知道了,你惹张爷爷不开心,他把你轰出来了是不是?”

    路遥轻抚了一下额头,表示无奈,同时感叹这小妮子的脑回路为何那么奇特!

    “你到底要不要听故事?不听的话我可回去睡觉了。”路遥放出狠话,使出了对付女生的杀手锏,欲擒故纵。

    “哼,你回去就回去,我才不要听什么故事呢!不稀罕!”秋玲琼鼻一仰,有些倔强的说道,然后还做了一个有点搞笑的小鬼脸。

    路遥见状,眼睛一翻,摆出一副不听拉倒的样子,一边慢悠悠地往回走,一边随口说道:“哎,本来想给你讲小人书上的故事呢,什么白蛇娘娘爱上书生,什么光头法海斩断情丝···”

    “哎呀,路遥哥哥,外面这么冷,我屋子里可暖和了,要不你进来玩会吧?”

    路遥大概只走了十步半的样子,就听见后面传来了秋玲微弱的声音。

    小样!还哄不住你了呢!

    路遥的嘴角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然后倒退着来到木窗下,悄咪咪地说道:“刚刚是谁不要听故事来着?”

    嘭的一声,木窗又合了起来,不过却没有上锁。

    路遥会心一笑,抬手将木窗打开,翻身爬了上去,窗台不高,很轻松的就翻了进去。

    此时的秋玲已经将床台边的烛火点燃,屋子里火光微醺,大有讲鬼故事的气氛。

    为了在这里住上一晚,路遥决定先来点爱情故事,再来个床下有鬼的故事。

    这时秋玲搬了张小板凳,放在了床边,自顾翻身上了床后,转头看向路遥说道:“我奶娘说了,男女授受不亲,所以你不能到我床上来,你就坐在板凳上给我讲吧。”

    路遥闻言,心中有些发懵,他是真没想到,这囡妞儿还是个十分难对付的主儿!

    但是一想到任务要求,必须在秋玲的床上坚持一个晚上后,他又不得不厚着脸皮说道:“天这么冷,你不会真叫我在板凳上坐着吧!万一我感冒生病了怎么办?算了,我还是回去吧,晚安了您嘚。”

    此时虽是秋天,可却是早秋,其实不是很冷,但这山里面总归是有点阴冷的。

    秋玲眉头一皱,小嘴巴瘪起,大眼睛眨了眨后,装作无奈道:“那你只能在床尾,不准离我太近,更不可以亲我,不可以摸我,不要想对我做坏坏的事情!”

    路遥听见她这样说,差点没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更是险些大骂这小丫头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什么!

    “囡妞儿,你自己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吗?你要啥没啥,我是万万万万不可能对你有一丝想法的!你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好吧!”路遥还是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吐槽了一句,然后十分利索地爬到了秋玲的小木床上。

    秋玲听见路遥说她没有货,立马眉头倒翻,嘴巴鼓起,眼中仿佛能喷出火焰。

    路遥见状,作了个小鬼脸回敬,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从前有一个书生,寒窗苦读十年远赴京城赶考,路上他遇见了一条受伤的小白蛇···”

    “什么是进京赶考呀?”秋玲疑惑的歪着头,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路遥闻言一时间有些语塞,然后随便解释了一翻,就搪塞了过去,继续开始讲故事。

    “那白蛇原来是一只修炼了千年的蛇妖,后来修成了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