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穿越三国之铁蹄出征 > 第二章 汉末三国
    “嘘”张浩指了指屋里正在上课的众人,又指了指院子里的石头桌凳走了过去,小孩跟在张浩后面,两人走到一个石墩前,紧挨着坐了下去。

    “嘿嘿,小弟弟……”张浩一脸奸笑的说着,像个怪蜀黍一样走向孩子。

    “哼,叫谁小弟弟呢。”小孩一脸嫌弃的说道。

    张浩心里一紧,不是吧,第一句话就出错了?难道这孩子是这个身体的哥哥?或者别的什么关系?我不是连个孩子都忽悠不了吧。

    “我是延熹八年生的,你是哪年的?你若是没我大乱叫我弟弟我可不依。”正当张浩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小孩呆呆的提出问题,让张浩松了一口气。

    “哈哈,这个小弟弟你当定了,我可是延熹七年的。”张浩一边在思索延熹年的信息,一边回答着小孩的问题。

    “真的是延熹七年?莫不是想占我便宜,故意蒙骗我的吧。”小孩挥了挥小拳头,倔强地问道。

    “蒙骗你干嘛,我真的是延熹七年生人,我可比你大哦,你得叫哥哥。”张浩看这孩子可爱,忍不住逗逗他。

    “嗯……好吧,信你了。”孩子挣扎了一会,还是相信了张浩。

    “啊!我知道了”张浩突然惊叫一声,终于在想到延熹年是什么时候了,大概是东汉时期的年号,可具体是哪年就不知道了,虽然他喜好古代文学,却对历史了解的并不太深,只是有一点印象而已。

    “哥哥知道什么了?”小孩被张浩一声惊叫吓了一跳,呆呆的问道。

    “额…没什么,对了,小弟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张浩虽然知道自己可能在东汉,不过还不太确定,决定在小孩这多了解一点。

    “我叫郑益,哥哥呢?”

    “郑益…”张浩小声嘀咕着,思索起来,不过却没有想到任何关于这个名字的信息。

    “哥哥,哥哥?”郑益看张浩在那自己嘀嘀咕咕的,在旁边拉了拉张浩的衣服。

    “啊?啊,我叫张浩。”也不知道这个身体原本叫什么名字,是什么人,张浩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是占据着我的身体还是就这么消失,又或者有别的际遇,不过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替你活下去的。”张浩在心里说道。

    “小弟弟,哥哥问你,你知不知道现在的皇帝是谁啊?”张浩又露出一副老狐狸的表情,开始套郑益的话。

    “知道知道,我听父亲说过,哥哥是不是不知道啊?我可以告诉你。”郑益一脸的得意,手舞足蹈的说着。

    “谁说我不知道了,我只是想考考你,你知道你说啊。”张浩摸了摸鼻子反驳道。

    “父亲说,当朝皇帝是我们大汉的桓皇帝帝。”

    “这么厉害,那你还知道什么?”张浩心里一紧,哪怕张浩再不懂历史,听到这位汉桓帝的名号也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

    大名鼎鼎的桓灵二帝啊,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不过也算是流传千古了,也就是马上快到那个民不聊生又英雄辈出的动荡年代了。

    “厉害吧,我还会仓颉篇、训纂篇,哥哥学过吗?”郑益骄傲的扬起小脸,看着张浩。

    “额…我还真没学过,不过我会急就篇。”张浩不甘示弱的说道,被小孩子给鄙视了。

    “哇,哥哥好厉害,父亲说等我训纂篇背熟了就教我急就篇,哥哥竟然已经学会了,好棒,哥哥可不可以教我。”郑益已经满眼的小星星了。

    “当然可以了。”张浩满口答应,心里却想着小孩子就是好忽悠。

    “小弟弟,那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啊?”张浩继续问。

    “这里是我家啊。”

    “我知道这是你家,我是在问你知不知道你家在什么地方。”张浩照着郑益脑袋上就是一个爆栗。

    “哎呀,好痛。”郑益痛叫一声,一只小手捂着脑袋上被打的地方。

    “这里是北海郡高密县,哥哥不是北海人吗?”

    “我…”张浩语塞,心里想道:我哪知道这倒霉身子是哪里人。

    “秘密,不告诉你,那我怎么会在你家里呢?”张浩打个哈哈糊弄过去,又问了个问题。

    “从哪来的有什么好保密的,你是我父亲捡回来的。”郑益也没深究,无所谓的说道。

    “捡…捡来的?什么情况?”

    “就是前日我与父亲出门……”郑益开始讲述他和父亲在路上捡到张浩的过程。

    张浩一边听,一边思考着,等到郑益讲完,张浩基本上了解了具体是怎么回事了。

    张浩的这具身体和他的父母应该是流民难民之类的,具体从哪来的不知道,不过走到高密郊外的时候,由于饥饿,这具身体的父母相继去世。

    而这具身体的主人由于父母去世,难民里又没人愿意带着这个累赘,所以就一直守着父母的尸体,没有吃的,再加上失去父母之后悲伤过度,就昏死在父母尸体旁边。

    正巧被郑益父亲看到,发现他气若游丝,还有一线生机,就被郑益的父亲带回家里,悉心照顾,才又活过来。

    张浩推测郑益父亲救这个孩子的过程中,这个孩子没能活下来,而恰巧被张浩的灵魂占据了这个孩子的身体。

    没想到,这具身体的主人竟是这样悲惨命运,不过在这个年代,这种命运的人应该很多吧。一行清泪顺着张浩的脸颊滑落,可能是这具身体也在为自己的命运感到不公吧。

    “哥哥,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看着张浩流泪,郑益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话,惹得张浩不开心了。

    “没事,哥哥没哭。”张浩抹去眼泪,摸了摸郑益的头。

    “可是我看到哥哥流眼泪,真的没事吗?”郑益看着张浩。

    “哪有,我是沙子进眼睛里了。”张浩说完别过头,不再看郑益。

    大概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也知道在一个孩子身上也不能再套出什么东西了,张浩平复了一下心情,和郑益在院子里玩耍起来,一边等待着郑益的父亲讲完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