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宋时风流 > 第十二章 畜生(求收藏)
    赵煦交代完,陈皮有些不甘心出了书房,瞥着随后跟过来的楚攸,双眼通红的道:“我一定会杀了他!”

    楚攸回头看了眼里面。

    陈皮知道他的意思,双拳紧握,大步离去。

    楚攸也没有说其他的,跟着离开,他今晚要抓那王登,得交代一下他的兄弟们。

    书房里的赵煦,看着两人离开,神色平静,心里却不宁。

    王登,这个人他有印象,风评确实不好,但能在高太后身旁待了有十年,显然不是可有可无的普通角色。

    万一,真的问出什么了,他该怎么应对?

    他还是个傀儡,高太后真要对他做什么,包括换掉他,未必不能做到!

    一个被废掉的皇帝,凄惨下场已经可以预见。

    不等他继续想,就见赵佶探头探脑的出现在门口。

    赵煦瞥了他一眼,道:“功课都做完了?”

    赵佶当即跑进来,仰着小脸,鬼鬼祟祟的低声道:“官家,你是不是要做什么事情?”

    赵煦一怔,道:“为什么这么说?”

    赵佶看了眼外面,道:“我看陈皮的脸色不大对劲,像是要吃人。”

    赵煦淡淡道:“给我回去老实的上课,做好功课。明天我去查,你要是有一样完不成,看我还留不留手。”

    赵佶几乎下意识的去抱屁股,而后鼓了鼓小脸,有些不情愿的离开。

    被赵佶打断,赵煦皱了皱眉,索性不再多想,拿起书静静的看着。

    到了晚上,赵煦吃完饭,见陈皮还是一副不甘的愤恨表情,也没有多说什么,在书房里看书,静等着时间。

    书房里,油灯幽幽,光芒晦涩。

    赵煦估算了一下时间,从书房出来,看着不远处的禁卫,道:“跟我一起看看十一弟。”

    高太后派来的禁卫没有多说,应着就跟赵煦向景福宫走去。

    在赵煦走后没多久,陈皮与楚攸以及楚攸一个兄弟,从侧门悄悄出来,小心避开所有可能的视线,向着掖庭局走去。

    王登就住在掖庭局。

    三人到了掖庭局还是小心避着人,陈皮知道王登的住处,直接带着楚攸来到门前。

    听到门里传来的女子痛苦声音以及王登那肆意的笑声,陈皮双拳紧握,满面愤恨,就要推门冲出去,却被楚攸拉住。

    陈皮通红双眼,见楚攸微微摇头,这才深吸一口气,脸角抽搐了下,压着怒意,用力拍门,道:“王登,官家传话!”

    屋里的王登一怔,瞪了眼床上瑟瑟发抖的少女,穿好衣服,打开门,看着是陈皮,皱眉道:“官家传话?这么晚?”

    陈皮恨不得杀了他,哪里想跟他废话,直接转身道:“走吧。”

    王登看了眼站着不动的楚攸,心里狐疑,但陈皮确实是赵煦的贴身太监,由不得他多想,只好锁好门,跟着陈皮走。

    楚攸给了他那兄弟一个眼神,这个人便悄悄留了下来,藏在门外的暗处。

    没走多久王登就发现,他被夹在中间,神情发紧,心里疑惑,两只眼左左右右的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王登眼见走的不是直奔福宁殿的路,忽然顿住脚步,冷声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陈皮转过头看向他,眼神更加怒恨,与楚攸对视一眼,两人猛的扑向王登。

    王登脸色大变,急声喊道:“救……”

    他还没说完,嘴就被陈皮给死死按住。

    楚攸更是在后面一脚踹在他腿上,一拳打在他脖颈。

    陈皮,两人一番合力,迅速将王登给制伏,拖拽着向着约定好的偏僻柴房。

    另一边,赵煦装模作样的去了景福宫,见赵佶睡着了,便折返回来。

    回到福宁殿,赵煦直接进了大殿内,在无人处翻墙而出,直奔那个隐蔽的柴房。

    宋朝的皇宫很小,太监也不多,赵煦小心一点,很容易的来到了约好的地方。

    赵煦进了门,坐在凳子上,看着被五花大绑,鼻青脸肿的王登。

    王登见到赵煦,立刻剧烈挣扎,双眼大睁,嘴里呜呜不止。

    赵煦打量着这个人,神色不动的道:“朕问你几个问题,老老实实的回答,知道吗?”

    王登连连点头,一脸的惊恐。

    楚攸伸手,抽掉王登嘴里的布。

    布一抽开,王登立刻大叫道:“官家,他们……”

    嘭

    他没说完,就挨了楚攸在他下巴的一拳。

    王登吃痛,眼神恼怒,表情却又惧怕,不敢再乱喊。

    赵煦道:“第一个问题,朕落井那天,你在干什么?”

    王登一楞,回忆着道:“小人那天奉命去庆寿殿送东西,路上遇到官家,送完东西,就回了慈宁殿,没再出来过……”

    赵煦眉头微皱,道:“你那天,只是偶遇朕?”

    王登知道赵煦遇刺,也知道宫里在查,看着赵煦的表情,忽然大声道:“官家,小人只是偶遇,陪着您走了几步,不是小人害的您……”

    “闭嘴!”陈皮充满厌恶的低喝。

    王登立刻收声,看着赵煦急急的道:“官家,小人就跟您从福宁殿去庆寿殿的路上相遇了,其他时候小人并不知情……”

    赵煦看着王登,目光逼视,道:“你在去庆寿殿的路上遇到朕,为什么朕落井的地方在皇仪殿?”

    皇仪殿,福宁殿,庆寿殿是斜着的南北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王登摇头,道:“小人不知,小人就看到官家进了庆寿殿,其他就不知道了。”

    赵煦审视着王登,心里疑惑丛丛。

    王登是没有能力骗他从庆寿殿再到皇仪殿的,大白天,一路上那么多人,不可能没人看见。

    ‘也就是说,那天我肯定是用了某种方法,或者被人用了某种方法,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从庆寿殿到了皇仪殿,而后被人推下井……’

    赵煦双眼微微闪烁,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要么他配合,要么就是失去了知觉。

    不管是哪一种,这背后出手害他的人绝对不简单,或许,他还很信任,没有防备。

    咚咚咚

    忽然间,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赵煦,陈皮,楚攸以及王登都是一惊,转头向门口看去。

    楚攸连忙低声道:“官家,是小人做的记号。”

    赵煦抬下巴,示意他去开门。

    楚攸走过去打开门,那门外的人低语几句,又悄步的走了。

    楚攸走过来,与赵煦低声道:“官家,王登房里的那宫女羞愤自尽了。”

    陈皮一听,忽然冲向王登,死死的掐着他脖子,怒声道:“畜生,我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