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倾天 > 第十九章 拼命三郎左小多
    穆嫣嫣清冷的眼神看在左小念脸上,慢慢的,目光变得如冰如雪:“小念,你一定要记住,你的寿数已超寻常人太多太多,情关莫要去碰,一旦触碰,与人于己于家,都不是好事!”

    左小念淡然一笑:“师父放心;我最重视者,唯有我的家人,绝不会做任何不利他们的事情。”

    穆嫣嫣展颜一笑,挥挥手:“去吧。”

    左小念走了。

    穆嫣嫣看着左小念离去的门口,看了许久,目光变化,怔怔的有些出神。

    “若是当年……我也如小念一样的在乎家庭,在乎亲人……会如何?人生,只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后悔,才明白自己应该在乎的是什么……才知道当初,我竟完全没有在乎过……”

    穆嫣嫣轻轻叹息:“但愿小念,能够一直将她的家庭保护好。”

    当初穆嫣嫣收左小念为徒,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当时几个宗门想要收左小念修行,给出无数好处,唯一条件便是弃家入道,可左小念抵死不从,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自己的父母。

    而穆嫣嫣正是感念这一点,为了徒弟,放弃了密地清修,来到了凤凰城,就近教授左小念。

    “我当年失去的,我的徒弟不能再失去了。”

    “能这么坚守的女孩子,太少了。所以这个徒弟,我收了,竭尽我之所能,让我的徒弟,不要重蹈我之覆辙。”

    ……

    左小念走出大门。

    迎面看到一辆跑车,停在路边,驾驶位,不是梦沉鱼又是那个:“师姐师姐,小念姐……来来来,我送你一程。”

    “走你的!”

    梦沉鱼跳下车:“师姐,我那里有一瓶丹宗的上品洗髓丹,你看……”

    “上车。”

    左小念坐了上去。

    “好勒!”

    梦沉鱼一个蹦高,重新跳回了驾驶座,轰的一声,跑车启动,如同出膛的炮弹,嗖的一声蹿了出去。

    …………

    “停!”

    秦方阳叫了一声。

    武道场人已经不多了。

    现在是左小多在挑战第二十九位,前面的六人,左小多有如发疯一般的一路打上来,遍体鳞伤还要挑战。

    他这已经不是在打排位,而是在拼命,拼命前行。

    每一战打完,都呈现出一种筋疲力尽,再战无力的迹象,但其稍稍休息之后,就会提出下一轮的挑战:“既然胜了,既然有资格,我当然要挑战更前面的位置!”

    现在,左小多对上的乃是谢狂文,两人这已经不是初次交手,三次交手,每次都是左小多被打倒在地;这会浑身肿胀得已经没眼看了。

    但他还想战,还要战!

    这个结果可是连秦方阳都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油滑世故,八面玲珑的家伙,居然这么有种!简直就是一种“一息尚存,战斗不止”的趋势!

    但这样打下去,难免会去到伤及根基的地步。

    原本他也是要看看左小多到底能做到哪一步,这才故意多观察了两轮,若是当真依照规矩,在左小多第一次被打倒的时候,就应该喊停了。

    其实又何止秦方阳,在场的所有学员也没有任何一人有想到过这个自称神棍的家伙,居然这么的有种,简直就是拼命三郎啊!

    ……

    另一边,左小多正在心里暗爽。

    就在龙雨生完成赌约,支付二十元,以及二十元落到左小多手中的瞬间,一股清凉油然而生,宛如从天而降,又似无中生有。

    左小多只感觉自己眉心之中的那个神秘区域,一下子被这股清凉之意充满了。

    那清凉之意的其中一部分自神秘区域中点滴散发,进入经脉之中,那份畅快感觉难以名状,不但瞬时精神百倍,更令到左小多的修为一下子精进了许多。

    而另一部分,则直接储存在了神秘区域那里。

    就在底部,半滴?

    左小多分明能够感觉到,只要凑够一滴,自己一个动念,这一滴灵液就会进入自己的眼睛,自己可以藉此看到某个人之后三个月的生死祸福!

    但是……

    我分明是看了十个人的相,赚到十份相资,为啥只得半滴灵液?不应该是看一个人就给一滴的么?

    左小多心中又是惊喜,又是郁闷。

    惊喜的是自己貌似找到了一条快速提升的通天大道,更隐隐明了了这个能力要怎么用。郁闷的是……我明明看了十个人的相,怎么就给了这么半滴,够干嘛的啊!

    这抠搜的!

    不过左小多的心态很是很快就端正了过来,自己这次的所谓看相,骨子里还真如秦老师所言,以自身经验阅历眼力为参考,而且玩笑居多,实在难以算得上是看相,能给半滴就已经不错了。

    而自从那股清凉之意入体,散发,左小多同样有清晰感觉的乃是自己的经脉的变化;所以他选择了纠缠不休的战斗冲刺!

    这是机遇,是机缘,是苍天赋予的奇遇,但说到将这份机遇彻底化作实力,还需要实战,将之彻底融为己有,唯有如此,才算是完整的机遇。

    再牛逼的天才地宝,进入经脉之后不想办法将之最大限度的消化吸收,只会随着身体的新陈代谢大量消耗,自身裨益大减。

    而想要完全吸收,战斗,练功,活动堪称不二法门。

    所有人都看到了左小多的拼命缠战态度,以为是其对于胜负的过度执着;却没有想到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消化食儿……

    ……

    左小多在战斗!

    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爬起来,一次次战斗,一次次冲锋……

    纵使鲜血淋漓,纵使鼻青脸肿,仍旧斗志昂扬,越战越勇,百折不挠。

    渐渐地,连在高台上监场的那四位导师都注意到了这个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学生,四个人都为之动容。

    “这小子不错,血性十足。”

    武道场边。

    胡若云静悄悄的站在一棵树下,悄悄地看着左小多一次次战斗,一次次受伤,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的爬起来……

    她的嘴唇紧紧的抿着,眼圈通红。

    就像是看着自己天资愚笨的孩子,有朝一日从浑浑噩噩中醒来,为了追回失去的年华,在拼命的追逐……那份迫切,那份燃烧!

    “小多,你一定可以的!”

    胡若云喃喃自语。

    身后,学校大楼窗子玻璃后面,李长江负手而立,看着操场,看着自己的妻子,还有更远处的某小子。

    ……

    终于结束了。

    全班上下看着左小多的眼神,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

    包括秦方阳在内,尽都如此。

    这样的努力,这样的态度,这样的悍不畏死……

    让人人都发自心底的肃然起敬。

    即便是一开始说要修理左小多的龙雨生和万里秀,也都悄悄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样的人,注定要成为强者!

    插班第一天,足足跨越六个席位!

    岂止骇人听闻,简直就是可敬可怖!

    ……

    “休息,疗伤,半个时辰之中……顺便……”秦方阳点名道:“李成龙,你来给大家讲一讲大陆,讲一讲历史。”

    “是。”

    左小多茫然不解,不知道秦老师为什么会让这货来讲历史,即便你秦老师不亲自出马,怎么也该找班级排名比较靠前的优秀学员吧,怎么找个倒数第一的某人。

    嗯,经过这一下午的拼搏,左小多已经正式脱离了班级最后一名的状况,李成龙重归垫底!

    这时龙雨生悄悄凑过来,低声解释道:“李成龙虽然修为最弱,但其博闻强记,即便是在咱们整个二中都是首屈一指,更有过目不忘的才能,任何书册只需要看一遍,就能全数记忆。咱们有什么不懂的,都会先去问他,问他比问老师还来的方便,很多老师都不知道的事情,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端的了得。”

    左小多神色一动。

    这个能力,超级强悍啊!

    纵然修为不足,但有这么一个万事通的本事,却是任何同行者的莫大福气!

    ……

    回到教室。

    秦方阳径自按动了某个开关,瞬时门窗处垂落下透明的玻璃,将整个教室尽都密封起来。

    下一刻,四面墙壁开始流溢出来一种浓浓的乳白色雾气,将所有学生尽都笼罩在内。

    这是一种恢复用能量,既可以用来补充之前切磋时消耗的体力,也可以行之有效的将学员身上的伤患疗复。

    左小多只感觉一股舒适的能量,从全身上下的无数毛孔中涌进身体,当真是说不尽舒服痛快。

    那一身的肿胀就在这股神异的白色雾气氛围笼罩之下,一点点的悄然消失了。

    “太棒了!武士班果然是待遇优厚。”

    “我真是太喜欢这里了!”

    左小多心里暗爽不已。

    一边爽,一边努力运功,大肆吸收雾气;那感觉就如同大冬天泡温泉,外加喝了一杯大补茶,整个人都是暖洋洋的,从里到外都透着舒坦。

    便在这个时候,小胖子李成龙施施然的走上了讲台。

    左小多搭眼看去,发现这小子居然在进教室没多一点的功夫里换了一套衣服,一身的西装革履,甚至还打上了领带,头发也是油光发亮——我擦,居然搞成了大背头!

    老师范儿十足!

    …………

    <推荐票啊啊啊,同学们,我放弃了五一假期在码字啊,老婆已经把我揍的满头包了;还不给我几张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