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倾天 > 第十二章 踹门而入!
    ……

    胡若云转回头,正看到李长江绷不住脸终于露出来的一脸崩溃。

    一双眼睛满满无语的望着自己,似乎正问自己:“这就是你口中憨厚老实聪明可爱毅力惊人坚韧不拔的好学生?”

    胡若云捂住了脸。

    只听见耳边李长江意味深长的长叹一声:“真是人才呀……”

    胡若云哼了一声,眼神不善:“你少阴阳怪气!”

    看着左小多的背影已经消失,李长江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浑身蓦然震了一下,凝眉道:“不对……不对啊,我似乎是忽略了一件事。”

    胡若云正满心无语,道:“什么不对?”

    李长江皱眉,脑中快速回想了一遍,终于眼中闪过一丝明悟,随即心中震撼难以掩饰,溢于言表。

    喃喃道:“是……最初……第一次送钱的时候,左小多说的那句话?他是不是说……反正我是来试炼的……是不是有这句话?”

    胡若云也是悚然醒悟:“对!对!是有这句话!可笑我当时居然没有发现不对……”

    两人面面相觑,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李长江沉声道:“他出来后能记得经历了什么,这很正常。但进入这个幻境,却是本能幻境,不可能神志清醒完整记忆的进去,本能幻境,就只剩下一个人最纯然的本能反应,所以才有了三摸五评的说法,因为这是人本性的反应。”

    “但是左小多显然记得。”

    胡若云也郑重了起来:“这么说……”

    李长江伸手就要抓桌上手机,神色间有些惊喜:“这件事,必须上报。左小多如果真的拥有抵抗本能幻境的程度,那么他的精神力就达到了超出正常武者的水准,那就是优质人材了。”

    “别!”

    胡若云一把按住李长江的手,急促追问道:“左小多的试炼,除了你这个校长,还有谁能看到?”

    李长江楞了一下,道:“在本校只有我自己有这个权限。”

    胡若云眼睛闪亮:“也就是说除了你再没其他人能看到?”

    “是啊。”李长江不解:“你要说什么?”

    “这件事决计不能上报!”

    胡若云将李长江的手机抓在手里,道:“上报只会增加了小多的暴露机会……如果真是精神力方面的优质人才,多一个人知道,只会更多一分风险!”

    李长江踌躇道:“小多若然有了这个天才记录在,即便以后跨越了荆棘路,被高层知道了他的左道魔心评价,也会多做考量,还是有好处的。”

    “不!等他自然成长到那个地步之后,你再将这件事汇报上去,结果一样。”

    胡若云毫不让步:“而天才记录一旦流出去,却会令小多多了无数风险临身。夭折的可能性太大!我不能让我的学生承受这种风险!”

    李长江皱眉:“你不信任……?”

    胡若云寸步不让:“你能信任?”

    李长江在老婆眼神中败下阵来,道:“好。”

    胡若云气势汹汹追问:“什么好?”

    李长江颓然道:“不上报好。”

    胡若云哼了一声,翩然走了出去。

    “算你识相!”

    李长江看着胡若云出去,良久,脸色阴晴不定,想起左小多临去的动作,忍不住哼了一声,看到偌大办公室只剩下自己一人,顿时神色放松。

    走到窗口,看到胡若云已经一路小跑走远了,这才真正感觉那种压力彻底消失,浑身轻松起来。喘了口气,随即噗的一声跳个高,屁股一扭。

    “ye!”

    ……

    午饭后。

    武士九班。

    胡若云带着左小多来报道了。

    门口就在那边。

    里面的老师并没有出来迎接,没有任何交接过程。

    武者的路,武者的门,要自己去走,自己去推开。

    在距离门口七八米的地方,胡若云停下脚步,转头,看着身边的左小多,露出慈爱的笑容:“小多,去吧,去走你的前路,去推开,属于你的武者之门!”

    她的眼圈已经有些泛红了。

    看着左小多还满是稚嫩的小脸,胡若云有一种感觉自己养大了的雏鸟,即将飞出去,远离自己的那份不舍。

    但她不能阻拦。

    她知道,左小多是如何的盼望这一天。

    左小多沉默了一下,道:“是。”

    他转身一步步向着门口走去。

    胡若云就在原地不动,看着左小多的背影一步步走远,终于颤声道:“小多,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罪,一定一定,要在二十岁之前,跃过龙门啊!”

    左小多往前走的脚步并没有停顿,似乎没有听到。

    直到十步之后,已经站在门前。

    他停了一下,突然一转身,飞一般的狂奔到胡若云身边,一把抱住了她,就像是抱住为自己送别的母亲,脑袋伏在胡若云肩头,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胡若云欣慰的笑了,拍拍左小多的肩膀:“去吧,你这孩子,还在一个学校,又不是再不见面了。”

    话虽这么说,但是自己却已经有几分哽咽了。

    眼中似乎时光倒流,左小多六年来的种种努力,一幕幕闪过眼前。

    半晌后,左小多终于抬起头,认认真真的说道:“胡老师,谢谢您!”

    他退后两步,深深的鞠躬:“学生这一生,永远不会忘记胡老师您。您多保重!”

    胡若云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笑了笑,点点头,再没有说话。

    左小多转身而去,一步步走到九班门前,再没有回头。

    胡若云泪眼模糊,心中充满了不舍,眼睛看着左小多背影,突然生出了几分不对劲的感觉,却又没什么具体的认知,唯一的想法不过是——小多今天,居然穿了一件复古的长袍。

    这长袍?……有些像道袍?

    胡若云有些迷糊。

    左小多……这是要做什么?新的班级报道,居然穿一身道袍来了?

    ……

    武士九班里面。

    面容刚毅的班主任秦方阳若无其事的讲解武道理论,时不时的向学生展示某个武学动作;似乎并未在意外间两人的到来。

    然而下面一个个的蒲团上坐着的武士学生们,却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今天要来一个插班生,这件事可一点都不秘密,更加不是什么稀罕事,让大家真正感兴趣,以及期待的是,这个号称二中第一武徒的家伙,到底是个啥德行。

    毕竟,在武徒阶段留级足足五年的人,当真是并不多见的。

    若是加上正规学年那一年,那可就是整六年了!

    什么样的家伙六年不能突破武士?

    修行整整六年还不肯放弃修行,蓦然一朝突破!

    三十五位九班少年武士,都对这个即将来到的同学颇为好奇。包括其中还有两个左小多之前武徒班的同学。

    唯有秦方阳这位经验丰富的班主任全然不为所动,毕竟他这些年来已经送走了太多太多届的武士学生,来来往往,早已经习以为常。

    修行路艰,前行崎岖,而修行者资质高低差异明显,努力程度亦是如此,武徒六年者于秦老师而言,虽然也属于罕有,却非首见,而且——

    “做班主任,不能对学生产生感情!”

    这乃是秦方阳的座右铭,多年来就是按部就班的教授,细心细致的教完,立即就走。

    其余种种,与我何干?!

    这是,门口敲门声乍然而响。

    咚咚。

    秦方阳侧头冷漠的看了一眼,并未理会,继续讲课。

    然而其余的三十五双眼睛却是齐刷刷看向门口。

    秦方阳冷喝一声:“看什么看?不过就是一个新来的插班生,有什么好看的?武者的门,还要敲?他自己不进来,就滚!你们不听课,也可以选择滚出去!”

    所有学生顿时噤若寒蝉,尽数收敛目光,端坐静心。

    对这位严厉的班主任,所有学生都是发自内心的敬畏。

    秦方阳冷漠的道:“武者的门,要么推开,要么砸开,要么踹开,哪怕拼一个头破血流也要开,但若是连自己打开的勇气都没有的话,毕生无望。”

    他的声音并不小。

    教室内的学生听到了,门口的插班生,也应该听到了。

    又似乎,这话就是专门说给门外的人听的。

    随着秦老师的话音止息,门口的敲门声停了。

    秦方阳脸色不变,继续讲课。

    突然!

    轰!

    一声爆响!

    教室门随着轰的一声不复完好,整扇木门被踢得直接飞了进来,以四分五裂的态势倒落尘埃,顿时尘土四溅!

    所有学生见状尽都是惊呼一声。

    就连秦方阳也是眉头一动。

    这学生,有些跋扈啊。

    我只是说说,打个比方而已,你还真踹啊!

    …………

    风家官方一群:376-497-379;欢迎兄弟们进入。

    另外,灰心丧气的喊一声: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