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倾天 > 第九章 “我想做个好人怎么这么难?!”
    老板和同事都知道左小多的遭遇,一个个也都是极尽怜悯同情之能是,却又爱莫能助,只能心下一叹。

    中午,左小多罕见的请了一下午的假,自己要了个简单小菜,就拿了一瓶最廉价的酒,一个人借酒消愁,自斟自饮,长吁短叹。

    胖胖的老板走了过来,轻轻叹了口气,安慰道:“小多,万事都要想开些,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你碰上了这等事,遇上这等不要脸的人,是天灾人祸,总算你还年轻,顶顶也就过去了……这样,这个月我多给你发五百块,不算工资,也不算奖金;这钱不入档没人查的着,你拿这钱好歹改善一下你自己生活,叔能力有限,能帮你的也就这样了。”

    左小多低沉道;“谢谢老板……”

    他的嘴唇紧紧的抿着,眼睛里泪珠滚来滚去,终于忍不住,压抑的吼一声;“这是什么世道,为什么做一个好人就这么难?!天公地道,天公地道在哪啊!”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是心中一阵颤抖。

    是啊,怎么做一个好人就这么难?

    人,若是有选择,自然都是想要做好人的,但世事无常,总是有太多太多的不如人意!

    左小多领了工资,晃晃悠悠出门而去。

    众人看着他落魄而萧索的背影,都是叹口气:“多好的孩子,怎么就遇到那么一家子,一家子人渣,从老到小的人渣……”

    “说句不好听的,我真是杀了那家人的心都有,人家小伙救了你的命,你不说感谢也就罢了,竟然恩将仇报,将一盆脏水泼到救命恩人身上,简直卑鄙无耻,丧尽天良!”

    众人尽皆愤愤不平。

    &……

    屏幕外。

    李长江瞠目结舌,道:“这……这家伙是从一大早就开始演哪……想要做什么可以想见,我说若云啊,你还给他们上表演课来着?这也太自然了吧……”

    胡若云没好气又感觉没脸的低吼一声:“看你的吧!叨叨唧唧你还没完了……”

    说完自己看着屏幕中演的入木三分的左小多,竟也忍不住头痛的揉了揉眉心。

    实在是想不到这家伙哪来的恶趣味,分明通过正常渠道就能解决,却偏偏要别出蹊径,哪怕是在幻境中,也要出这一口气……

    嗯,该说是出了好多口气,将气出彻底了才是……

    一念及此,胡若云的脑海中蓦然闪过四个字,却旋即又将之压了下去,不让自己想起。

    但是,这四个字却愈发的清晰起来。

    魔头气质!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魔者报仇……不怕晚,但是怕不狠!

    概因最后者所求的,从来不是公正公道公平,而只求他自己的……念头通达!

    ……

    幻境中,左小多带着满身酒气,来到那家人门前,敲门半天却没有应答,还是邻居开门出来告知:“他们都去医院了。”

    说着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左小多疲惫颓丧的样子,道:“他们说你是恶徒,还说你到家里来打人……小兄弟,你要不要进来喝点水?我看你很累的样子。”

    左小多惨笑一声:“你邻居一家子都说我是恶徒,你不怕我真是恶徒,开门揖盗?”

    “跟他们家做了好几年邻居,哪里还不知道他们一家子的品性,小兄弟你那事我不敢说一清二楚,也知道个大概,说你是恶徒?呵呵,什么恶徒会出手救人?”

    那邻居叹息一声:“救人反被讹诈,这世道……”

    左小多叹口气,道:“谢谢,不过不进去了,人无信不立,我答应了就会做到,今天是我发工资的日子,他们不在家也没事,我这就去医院给他们送钱去。”

    说着转过身,落寞的往外走去。

    看着左小多离去,那邻居满脸的愤恨:“我居然会和这样一家人做邻居……真是耻辱。”

    ……

    医院。

    那一家人此际正在病房中滞留;医生护士都在,看着这家人的眼神满满的怪异。

    尤其是听着他们还在一遍一遍的说左小多如何跋扈如何不讲理如何打人怎么怎么的,看他们的眼神也越发的厌恶起来。

    就你们这一家子的人渣,说什么人家打你们了?说人家一个人去到你们家,打了你们一家子?谁信啊!

    我们都恨不得那小伙真的狠狠修理你们,那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你们一家狼心狗肺,讹诈救命恩人,打你们,不应该么?若是打人不犯法,连我都想打你们知道伐?

    居然还有脸跑到医院来等着候着,信口雌黄,胡说八道,简直污染了这边的空气。

    脚步声响起,在医生护士们同情的眼神中,左小多一身酒气,一身颓废的走了进门,疲惫道:“去你们家没人,只好把钱送到医院,幸亏你们还在。”

    老者的儿子哼了一声,道:“把钱放下,你就可以走了。”

    一听这话,众人的脸色更加怪异。

    现在讹诈人的,都这么理直气壮的么?

    左小多对某人的态度似乎也很气愤,猛地涨红了脸,但随即忍了下去,走到那人面前,掏出钱递过去,道:“你点点。”

    老者的儿子情不自禁退后一步,道:“你放桌上就行。”

    左小多逼近一步,道:“你必须得点点我拿来多少钱,我需要一份数目凭据,我信不过你们家人!”

    医生护士暗暗点头,就应该这样,以那家子的无耻程度,没准还能整出别的幺蛾子出来,收了钱说没收或者说数目不对,完全有可能做得出来。

    那人犹豫一下,伸手来接,道:“好。”

    一接没有拿动,抬头,却看到左小多死死的看着自己,喘着粗气,喷着酒气,通红的眼珠,压抑的问道:“你们这样讹诈我,就没有觉得愧疚么?”

    那人吓一跳,道:“什么?你说什么?”

    左小多已经喷着酒气,悲愤的吼:“你们就没有感觉到愧疚吗?一点点都没有吗?”

    那老者的儿子楞了一下,大怒道:“你这个社会渣滓,人间败类……”

    一句话还没骂完,左小多突然爆发了,啪的一下子将一摞钱摔在那人脸上,随即左小多满脸崩溃地扑了上去,劈头盖脸开始揍,一边哭一边动手:“你不愧疚吗?你不愧疚吗?”

    “我救了你爹!救了你爹的命!”

    “你们讹诈我!红口白牙的说我是肇事者,一直讹诈我到现在,我想做个好人,我是在做好事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你们要讹诈我,你们明明知道事情的真相!”

    “你还要骂我社会渣滓?人间败类?究竟谁才是!”

    “谁才是渣滓!谁才是?”

    “为什么?回答我啊!”

    “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在这世界上做个好人,就这么难!?”

    左小多悲愤的怒吼声字正腔圆,唯他的动作却是奇快无比,砰砰砰几拳就将对方打倒在地,拳打脚踢一会,又冲向了其他人,一边继续悲愤怒吼,一边拳打脚踢,大打出手!

    病床上伺候老头的老太太刚刚叫骂着冲过来,就被左小多啪的一巴掌拍飞了出去三米晕倒在床下。

    噗噗噗……

    听着那悲愤到了极点的椎心泣血的怒吼,一些感性的医生护士眼圈都红了。

    这是要把人逼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一个热心救人的大好青年心态崩溃到了现在神智错乱的地步啊?

    是啊,在这世上,做个好人怎么这么难?!

    纵使眼瞅着那一家人被暴打,众人仍旧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同情心,心底唯有两字共鸣——

    活该!

    甚至,几个医生护士都刻意的放慢了动作,等到左小多打得差不多了,这才围上前劝架:“不要打人!不要打……呃……”

    看着地上,已经完全变成了猪头的一家人,一个个鼻青脸肿,浑身淤青,身体上下四处肿大,医生护士们一个个眉头都跳动连连。

    这么快?

    怎么这就打完了?

    虽然大家都觉得,这打的实在是……大快人心,但是……这也打的太重了,太快了……

    听着咔嚓咔嚓的响声,应该是有骨头断了,而且还不止一条……

    “我……我又打人了……”

    左小多失神的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一脸失落:“我只想做个好人来着……”

    他茫然回身,茫然问道:“为什么……一个讹诈救命恩人的家伙,能够红口白牙理直气壮的说自己的恩人是社会渣滓?人间败类?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医生护士们轻声安慰,却又有些犯愁。

    这下子出现伤残,恐怕,不好办了啊。这小伙子,太冲动了。

    一些感性的护士小姐姐们眼眶都红了。

    太可怜了,这孩子真是太可怜了。

    一腔热血,居然遭遇如此恶心龌龊的事情!

    左小多崩溃的叫着:“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难道竟然没有讲道理的地方?那些媒体,那些报纸,那些电视,那些记者,那些……那些法制,那些领导,怎么就不睁开眼睛看看啊!”

    “我是好人啊!我是好人啊!”

    一连串的崩溃怒吼,却又像是一连串的提示。

    一位护士眼睛突然一亮,掏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是啊,或许,现在只有媒体能帮到这个可怜的小伙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