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倾天 > 第八章 其实老子比你们渣!
    “!!!”

    在外看着屏幕的李长江夫妻两人同时张大了嘴巴。

    一脸的无语。

    做梦也没想到会这样翻转。

    李长江一开始还以为左小多是心态隐忍爆炸,忍无可忍,物极而反,但仔细看来,却见左小多打人虽然好似狂暴,实则极有分寸,绝不存在把人打残之举,连些微骨裂都没有。

    但挨打者却起码要躺上几天,浑身上下疼得死去活来更不可少,但说到有什么大的后患却不至于。

    “你,我们要告你!你这个恶徒!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老者的儿子躺在地上一脸愤恨。他被打得最惨,浑身上下的筋骨皮肉全都被收拾了一遍,现在可说痛苦至极,痛不欲生,其他的家人也好不了多少,全都连哭带叫躺在地上,哀鸿一片。

    左小多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去,慢条斯理地说道:“碰上你们这家人,我哪里还会有好下场了,我这不就给你们送医药费来的么。”

    他掏出钱,往桌上一拍,道:“这是我这个月的工钱,结算了三千,我只留下了三百;符合这边的律法规定。剩下的,全都给你们,给你们买药吃。”

    一家人闻言顿时愣住了。

    刚才还凶狠恶煞的暴徒,现在又变回了小绵羊?老老实实交钱?

    这角色,转变的太快了些吧。

    “看你们的样子估计爬不起来报警,我可以帮你们。”

    左小多晃着二郎腿,就用桌上的电话报了警,随后扣上电话道:“我会老实等着的,绝对不会跑。我刚才出手打了你们,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我当然会承认的。你们的医疗费,我全都出,分文不少的出。”

    他晃着腿,嘿嘿笑道:“你们或者听不懂,但是没关系,老子心里清楚这是来试炼的,我本没指望在这称王称霸,但是我一来你们就让我不爽,我就一直到走,都让你们不爽!”

    “打今天开始,我每个月都会给你们送钱的,我每个月赚到的钱,都会交给你们九成,我只需要活下来就好。但相对的,我每个月都会来修理你们一顿!”

    “你们应该感谢这个世界的律法,对于这等纠纷,除了交割财务其余时间不允许私下见面,避免不必要的伤害……否则,我会一天来两次!”

    “不过一个月一次,对我来说也够用。”

    他咧嘴一笑:“不用那么惊恐,你们的伤都是皮肉伤,最多也就有些筋骨痛,三五七天,至多半个月就能痊愈,我估摸着,除了最开始三四天难活动外,之后勉强上工都是不成问题的。哈哈,我替你们想得周到吧?”

    一家人惊恐地看着左小多。

    实在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怪物?老老实实交钱就为了月月来揍我们?至于吗?!

    这人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外面轰轰声音响起,稽查已经到了。

    左小多咧嘴快活的笑:“我说到做到,我会积极的配合,努力赚钱给你们付医药费,买药吃。但是一个月来揍你们一顿也是如此,因为这将是我今后唯一期盼的生活乐趣。”

    “明白了么,我会一直继续下去的,现在已经不是我跟你爸之间的事情了,而是我跟你们一家人之间的事,所以,就算你爸伤好出院了,我还是会继续来的,继续给你们医疗费。我这的行为最多民事,治安,怎么也算不上刑事,这点我还是拎得清的。”

    “而且现在,包括律法督查等,都知道我是被讹诈的,只是对你们这种行为无法制裁而已。但是,不管如何,就算是律法涉入,情理上,也是偏向于我这一边的。”

    “说实话,我希望这种日子可以长久一些,拳拳到肉的感觉太过瘾了。”

    “你们这种人,法律无法制裁,我找证据为自己脱罪简单,但是太便宜你们了。”

    “我分分钟就能找出证据走人,不用给你们钱。但是我走了……你们还能继续没事人一样生活……那对于你们来说,太宽容了。”

    “老子宁可自己委屈些,在这多待一段时间,也不让你们舒服!”

    “讹诈我!?嘿嘿,你们怕是不知道讹诈了一个什么人!”

    左小多翘着二郎腿,坐在最高的椅子上,俯视着躺了一地的这家人,鼻孔里不断的喷气:“嗤嗤,嗤嗤……不就是比一比谁更没良心,谁更不讲理嘛?放心,孙贼,这点,老子比你们渣!”

    ……

    敲门声响起,稽查来了。

    左小多站起来打开门,点头哈腰,一脸后悔:“哎,长官,我……我实在是没有忍住脾气,就把他们给揍了……我不对,我悔改,我道歉,我乐意赔偿,我一定负责到底。”

    为首的稽查显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始末由来,如何不知道左小多乃是被讹诈的,对于“忍不住打人”这件事情,深深的表示理解,叹口气道:“可是按照规定,你所造成的新伤势,需要累积到之前的医疗赔偿中。这将大大延迟你的理赔期限。对你相当不利……”

    说完,又是满是同情的叹了口气。

    左小多点头如捣蒜:“人总得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出手打了人,当然要负责!以后我赚了钱,我自己只留下够吃饭的就行,其他的都给他们,哎,我刚才怎么就冲动了呢,忍不住打人就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就要付出代价……”

    稽查是真的有些不忍心了,哎,这孩子真是太老实,太可怜了。

    这世道,人善被人欺啊。

    充满安慰的拍拍左小多的肩膀,开始正常调查,一家人异口同声指摘,左小多供认不讳,诚恳致歉,于是民事调查结束;左小多负责赔偿。

    理赔时间,再度延长四个月。

    一听延长时间,一家人面如死灰。

    左小多一脸惶恐,送了稽查出门,点头哈腰看着稽查走远,然后直起腰,一脸嘚瑟的看了这家人一眼,嘿嘿冷笑:“我下个月再来哦,期待么,反正我真的很期待。”

    “我们的日子,还很长哦。”

    “我们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哦。”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傲娇的仰起头,左小多哼着歌,扬长而去!

    ……

    屏幕前。

    李长江这会已经是彻彻底底的目瞪口呆了。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屏幕,僵硬的转过头,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张了张嘴,半晌没说出话来。

    胡若云低着头,两个手指捏着眉心,也是一脸无语。

    两人都没想到,左小多居然是这种手段。

    而且看起来只是开始。

    “你的这个学生……貌似不止如此手段,他还有后续啊……”

    李长江搜肠刮肚寻找词汇,终于冒出来一句:“这处理方式还真的有些奇葩啊。我这么多年首次见到这情况。有些看不明白啊。”

    他真没说谎,这真是第一次遇到。

    纵观炎武帝国这么悠久的岁月里,经过三摸五评的偌多的武者,左小多这种处理方式,堪称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

    胡若云垂着头,干笑一声。

    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学生竟然还有这么极端的一面。

    “有些……不走寻常路哇。”李长江啧啧称奇。

    屏幕中仍旧在继续,左小多这么做虽然出人意表,但显然并不能作为判定这一次摸查结束的依据。唯有彻底结束这一次事件才能评定结束,这才是硬性标准。

    或者对方放手,或者左小多处理完毕;或者幻境稽查局判定左小多无罪无过。

    但左小多显然没有上诉的意思,而且看他这样子,就算是对方想要放手,左小多自己,反而不会放手了!

    而现在两人都没有看透,他最终要怎么解决。

    ……

    时间过得很快。

    第二月过去了。

    这一天,又是左小多领工资的日子了。

    屏幕中,左小多从早晨就显得很不对劲了,叹气,委屈,懊悔,愤怒,各种情绪在脸上交织。

    看起来,真的是可怜极了。

    真真的是闻者伤心,见者怜悯。

    多可怜的孩子啊……

    …………

    …………

    偏头痛好几天了,今下午去桑拿蒸了十五分钟。结果把自己蒸晕了。赤条条躺人家沙花上躺了四十多分钟。

    浑身无力。

    但想起还在等更新的同学们,我顿时一股责任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说啥也不能让你们失望了,于是连夜码字十几小时,终于写完了。

    这么勤奋拼命,大家是不是要收藏推荐打赏奖励一波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