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道倾天 > 第七章 这是什么展开?
    左小多一脸黑线。

    额头上青筋一鼓一鼓的。

    眼中凶光四射!

    突然间一种想要杀人的感觉油然而生!

    MMP!

    一群小混蛋!原来是因为这个不让我走!

    原来根本不是舍不得我!

    左小多爆发了!

    左腿一动踢开抱着左腿的小正太,右腿一抬蹬开抱着右腿的小萝莉,左小多怒气冲冲:“滚开滚开!再抱着我我诅咒你们也留级五年!”

    轰!

    一群小家伙一哄而散。

    这个诅咒实在太恶毒了!

    大家都看到左小多同学期间的难受,谁敢再来一次?那还不被笑话死?

    左小多仰首挺胸出了门,顿时心胸开阔,转头恶狠狠说道:“你们这帮小东西,以后别落到我手里!要不然,我会让你们知道嘲讽我的后果!哼哼……”

    威胁了一顿,再看着“武徒八班”的牌子,左小多心潮滂湃。

    我在武徒班里,嗯,等同于梦境之中的幼儿园里,将文化课硬生生修炼到了大学毕业!

    这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了!

    “奇迹,总是有奇人来创造的!而我左小多,无疑就是那个奇人!”

    迈步出门,只感觉阳光耀眼,照面而来,顿时天地广阔,光辉灿烂。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一直武徒人?这一去,龙归大海虎入深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左小多,熬出头了!”

    左小多感觉着身体里涌动的武士境界的力量,一时间有些飘飘然。

    老子,真的,成为强者了!

    吼吼!

    灿烂阳光中,胡老师快步走来,浑身如同沐浴在圣光之中。

    ……

    凤城星武学院。

    星魂塔前。

    “释放本心便好。”胡若云目光中充满了鼓励。

    “好!”左小多恍然大悟。

    ……

    左小多兴冲冲的走进了星魂塔。

    开始了他武道生涯的第一摸。

    “寡人早已期待多时也!”

    身子没入门口,门内传出一句迫不及待的声音。

    ……

    校长室。

    李长江紧紧盯着星魂塔幻境监控画面。

    他也很想看看,这个留级了五年的左大侠,能评测一个什么等级出来?

    在一边的胡若云喝着茶,若无其事。

    很有信心。

    留级五年坚韧不拔!六年无寸进却是始终努力!

    这样的人,心性毅力会不是甲等?

    笑话!

    胡老师就等着为自己的学生庆功喝彩了。

    ……

    画面逐渐呈现。

    只见左小多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环境……

    这是一个小城镇。

    ……

    左小多感觉自己在进入的那一刻,就来到了一个小镇上,柔柔的轻风带着春天的味道吹在脸上,只有一种感觉:爽!

    感觉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咦?”

    突然……

    路口,一个老头晃晃悠悠走过,一辆车正好驶过,躲闪不及,老人被车刮了一下,一声惊叫摔了出去。

    左小多大叫一声:“停车!”

    飞扬的尘烟掩盖了车牌,那辆车一停没停,反而一个加速,呼的一声消失在远方。

    左小多顿时愣住,看到路边那老人躺在地上,已经陷入昏迷,花白的头发中,已经开始沁出血迹……却是脑袋狠狠砸在了路沿石上。

    一滩鲜血在地上蔓延……

    “救人啊!”

    左小多一眼就看出这老者撞得虽然不重,但是脑袋磕在路沿石上,磕的很重,恐怕一时半刻就会有生命危险,来不及考虑,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了上去,一手托住老者的头部,一手迅速检查伤势,然后麻利的掏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

    挂了急救,立即开始检查伤势,固定断骨,保持呼吸畅通,然后一只手伸到老者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的破解密码,找出电话簿,对着“老伴”就拨打了出去。

    ……

    监控前。

    李长江见到老者被撞这一幕,忍不住叹口气:“还是烂俗的剧情。就不能有个新的创意……”

    见到左小多冲上去救人,忍不住赞一声:“这小伙子不错。”

    然后看到他处理伤势,救人,拨打急救一气呵成,不由又赞道:“沉稳,不慌,条理分明,顺序井然,不错不错。”

    然后看到左小多掏出老者手机,在有密码的情况下居然刷刷刷解开密码,并且拨打通话,顿时就愣住,喃喃道:“他还会这一套?这……这个有些熟练呀……”

    像个惯犯。

    这四个字,李校长没说。

    胡老师捂住自己的脸,咳嗽一声:“这学生……咳咳,兴趣有些驳杂……”

    ……

    星魂塔内的幻像还在继续。

    急救来了。

    左小多作为唯一目击证人,也作为救命恩人,尤其是他的手仍旧托着老者的脖颈,根本就不能松开,理所当然一起去了医院。

    然而随着伤者的家属赶到,满眼质疑的目光向着左小多扫射。

    在家属看来,左小多的那一身血迹,一脸疲累,实在太可疑了,以至于没换来一句感激。

    急救室开了,一家人拥了上去,然后前呼后拥去了病房。

    然后……

    因为肇事者的逃逸,医药费只能由病人家属自行支付,那可是一笔不菲的数字。

    偏偏这家人的衣着打扮,明显不是什么有钱人……

    事情不出所料的向着李校长两口子预想之中发展,这家人认定了左小多是凶手肇事者,要求左小多赔偿,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生活费……

    果然,被讹诈上了。

    一如既往的烂俗。

    左小多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被对方一大家子包围,七嘴八舌之下,全然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端的是百口莫辩,直接被定性,就是肇事者!

    刚刚清醒的老者,竟也红口白牙指认就是左小多撞他的,虽然眼中带有愧疚,但口气却坚定至极。

    看着左小多被讹诈,李长江与胡若云都是叹口气。

    这本就是星魂塔幻境的惯有套路,专门用来实验试炼者之心性。

    而左小多现在正身在局中,如何能脱?

    相当多的试炼者在当前这样的氛围中大怒欲狂,暴怒伤人,夺门而出,比比皆是,甚至事后报复也屡见不鲜……当然了,也有人认怂,老老实实打工还债,一直到还完,幻境结束。

    但心理素质过硬的则会选择司法诉讼,诉诸法律,只要提交足够多的证据,就可以扳回局面。或者多方寻找证据,为自己脱罪。

    这一局看似于己方不利,但只要仔细搜寻,实在有太多太多有利于试炼者的证据可以寻找。当然了,这些证据是需要当事人自己开动脑筋去找出来,并不会有什么伸张正义之人,主动出头。

    同样的事情,看怎么处理,什么方式,才是一个人心性之所在。

    至此,幻境内过去了很久,但落在屏幕外的两人看来,不过只是几分钟而已。

    左小多虽然满脸气愤,虽然不甘心,虽然……但是他此际却是实打实的无力反抗,很快被司法机构宣判为责任人,打工还债。

    看着左小多一脸愤怒的样子,李长江与胡若云都是一脸无奈。

    他居然没有选择司法诉讼!?

    而且没有为自己分辨,说的几句话也只是“不是我,真不是我……”翻来覆去的说,结结巴巴的,看上去憨厚老实,却是憨厚老实的过了分,居然没别的话说?

    “原本还以为这小子能评价不低,心理素质不该欠缺,至少沉稳劲不缺才是,但现在看来,分明不是战斗型,也不是智慧型,连一般型都不是……应该是……就算将来能修炼有成,只怕也以辅助和后勤的料子为主。”

    李长江叹口气:“这性子太软乎了一点。”

    胡若云皱着眉头,有些不解。

    看着老老实实去打工的左小多,怎么想,也觉得这家伙不是这种老老实实吃亏的性子。

    但这究竟怎么回事?

    左小多老老实实打工还债,转眼一个月过去,工资发了,两人看到左小多领了工资,只给自己留了十分之一做生活费,然后将剩下的揣在兜里,出门而去。

    显然是去找那家人交钱了。

    胡若云与李长江都是大失所望。

    这个家伙,实在太软弱了,简直就是没有半点血性可言啊。

    不但没有手段,也没有智慧,心思细腻全无,就这样任人摆布,简直是丢了修行者的颜面啊!

    胡若云越来越是懵逼。

    这是左小多?

    ……

    眼看着左小多就到了那家人家里,屏幕中,向来老老实实的左小多在敲开门得到应答之余,面色陡然一变,更在里面人开门的一瞬间,狠狠一脚就踹了出去!

    轰的一声,面前的防盗门被一脚踹开,发出巨大的响声。

    里面一家人都是一脸惊恐意外的看着左小多,他们显然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很老实憨厚,逆来顺受的少年人,今天怎么这么暴力?

    难道是自家人打开房门的方式不对吗?

    只见左小多气势汹汹,恍如灭门魔头一般进了房门,二话不说,径自如是猛虎冲进了羊群一般,拳打脚踢,指南打北,指东打西;将这一家人除了在医院的老头和老伴之外,其他人全部痛打了一顿!

    包括老头的儿子女儿儿媳女婿还有两个孙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遭到了左小多无情的殴打!

    一边打一边叫:“爽!太爽了!我等了一个月就等这一天啊!爽啊,爽死我了!哈哈哈……”

    ………………

    <兄弟们啊,本章说有些少啊,推荐票……哎,多来点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