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喋血深空之我是空降兵 > 16 互相帮助
    “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

    墙头之上,薛毅飞面无表情,俯视墙外烈烈燃烧的火墙。

    罗胖子目光低垂,脸上只有悲哀和死寂。

    火墙已经烧到了第三道,每一次都放进更多棕狗,接连几场鏖战,死狗在城下堆成了山,可狗群却依旧漫山遍野。

    形势比预想中最坏的结果还要不如,大伙从开始的乐观,到中间的迷茫,再到现在的悲凉,就连心比黑洞还宽敞的老薛都笑不出来了:“老子大风大浪都趟过来了,难不成今天要折在小河沟里?”

    “该死河里的死不进沟里。”罗胖子的目光重新凝聚,“你要是真死这儿了,那就是命!”

    “我特么从来不信命!”薛毅飞扭头看看坐在一边直打瞌睡的陈翊飞,“老罗,我老薛烂命一条,上没老下没小,死哪儿都一样,这小子才十六,要是真有个万一,你想个办法把他送出去。”

    “我尽量吧。”罗胖子叹了口气,“他真不是你儿子?”

    “扯什么蛋,我才认识他几天啊!”

    罗胖子根本不信:“不能吧,那你对他这么好?亲爹也就这样了吧?”

    “算是缘分吧。”薛毅飞说。

    罗胖子的好奇心一下子勾了起来:“你俩怎么认识的?”

    “来的时候,飞船上认识的。”老薛看向陈翊飞,目光中透出几分温和,“他父母是第一批殖民鹭州那支舰队的,他是殖民孤儿。”

    罗胖子蓦然瞪大眼睛,瞅瞅薛大胡子再看看陈翊飞,总算明白老薛对待小陈的态度为什么与众不同。

    人类虽已走向星空,但远未征服星海!

    殖民舰队理论上是联邦星际舰队的一个分支,或者说一个特殊兵种,是专业探索深空,寻找新殖民星的舰队。

    深空充满了未知的危险,每一次出航,都是拿生命和星空赌博,很多年轻的舰队成员,都会在舰队离港之前留下生殖细胞,等舰队离开之后,再由殖民当局培育成人。

    虽有父母却终身难以相见,因而称之为殖民孤儿。

    “那他怎么来这儿了?”

    “他的父母失踪了。”薛毅飞说。

    “在这儿?”罗胖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像有这么回事,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这回轮到老薛惊讶了:“你知道?”

    “就是听说过,好像是军方的什么队伍在山里失踪,找了小半年都没线索,后来才有了这个镇子。”

    “真的假的?详细情况呢?你知道不?”

    “那就不知道了。”罗胖子摇头,“这些年没人提这事儿了,但是当初挺轰动的,就是一直没查出个结果,只知道整队人都没了。”

    “这样啊!”薛毅飞叹了口气,看向陈翊飞的目光里充满同情,“我还以为,你知道点什么呢。”

    “就知道这么多,我劝你还是别跟他说了,没个结果,太伤人。”

    “我像那么随便的人吗?”薛毅飞瞪了胖子一眼。

    罗胖子笑呵呵地调侃:“你随便起来不是人,这我知道!”

    一阵脚步声传来,几个女人抬着两箱子弹送到墙头:“罗哥,就这么多了,省着点用。”

    不差钱一脸嫌弃:“这哪儿够啊?”

    “仓库都空了。”女人摘下身上的备用弹匣,轻轻放在箱子上,“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不差钱还想说话,却被薛毅飞打断:“那你怎么办?”

    女人俯视小镇:“这儿已经用不到我们了,一会儿我们就撤进基地里去。”

    山头胡一下子来了精神:“姐,大姐,我老婆也在那儿,你帮我带个话,就说我没事,回头就找她去……不不,别说我找她,让她别担心我就行。”

    女人点点头:“好,你放心,一定带到,罗哥,我们先走了。”

    “去吧。”罗胖子勉强笑笑,心底突然涌起一股悲凉,“子弹都要打光了,再没支援,就守不住了啊!”

    老薛朝军营方向努努下巴:“那里头就没点储备?”

    “应该有吧。”罗胖子叹了口气,“关键是不通用啊……来吧,先把子弹分一分!”

    之前发的都是实弹匣,现在给的都是散装子弹,必须自己往弹匣里压。

    薛毅飞主动放弃:“我不用了,我还有两箱。”

    陈翊飞赶紧跟上:“我也不用了,我还有三箱!”

    “你们俩倒是用的省!”不差钱手里忙活,嘴里还不闲着,“就这么点子弹,好干什么啊?”

    他心里还有一句话一直没说:都什么时代了,还用这种老骨董,就不能配一批新式步枪么?

    子弹还没压完,卷毛忽然指着城下大声嚷嚷:“你们看,火要灭了!”

    罗胖子立马急了:“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的!”

    “这特么的,要命啊!”不差钱眼睛都红了,“等我回去的,等我回去的!”

    他嘴里嚷嚷的欢实,可回去到底怎么样却没了下文。

    子弹本就不多,大家用最快速度压好之后,每个人手里不过四个弹匣,平均二百多发子弹。

    罗胖子更加悲凉,从弹匣里拆下一枚子弹攥在手里:“都省着点用,不想死的太痛苦,就留一发给自己。”

    众人陷入沉默,陈翊飞从弹链上抽出一发子弹,正想装兜里,却被薛毅飞阻止:“你干什么?”

    陈翊飞看了罗胖子一眼,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老薛粗暴地抢过那发子弹,重新塞进弹链:“别听他的,有我呢!”

    陈翊飞感激得不得了:“老飞……”

    哪成想薛毅飞又跟了一句:“我枪法还行,要是真有个万一……我保证你没有痛苦。”

    陈翊飞整个人都僵住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谢谢你啊!”亏他刚刚那么感动,简直特么的日了狗了!

    薛毅飞拍拍小陈的肩膀:“如果是我掉进狗群,也麻烦你给我一枪。”他指指自己的眉心,“照这儿打,一枪切断脑干,别让我遭那么多罪。”

    陈翊飞愣了,心里忽然堵得难受:“老飞……”

    薛大胡子笑笑:“别哭丧个脸,还没到那个份儿上呢,就是让你有个准备。记住,该下手的时候,千万别手软……本来应该自己拉光荣弹,但是咱们现在没那个条件,互相帮助吧。”

    一秒記住『非主流中文网→https://www.farpop.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