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日月风华 > 第六七七章 痛苦的抉择
    沭宁城北,夕阳之下,一队骑兵簇拥着一名身披红氅的大将静静立于城外。

      红氅将身材魁梧,手提一杆长枪,面上戴着一张狰狞的黑铁面具,夕阳照在面具上,泛着黝黑而妖异的光芒。

      红氅将身后不到两里地,则是密密麻麻的叛军队伍。

      董广孝登上城头,瞧见叛军列阵,心下一凛。

      他知道叛军迟早要攻城,但对方今日出阵,却比他判断的要早。

      秦逍和麝月也登上城头,望见敌军已经列阵,只以为叛军提前攻城,神情凝重,而城头上的守军已经是严阵以待,县尉龚魁已经拔刀在手,只是那名红氅大将。

      城头的守军大都没有经历过战争,此刻不少人的手心出汗,显得有些紧张。

      红氅将似乎也看到了城头的董广孝,扭头向身边的一名骑兵说了一句什么,那骑兵一抖马缰绳,单人匹马靠近城池。

      龚魁沉声道:“箭手准备!”

      “不要妄动。”董广孝抬手止住,沉声道:“没本官吩咐,都不许射箭。”

      对方只派出一名骑兵靠近城池,自然不是攻城,董广孝知道应该是过来传话,倒想听听对方究竟要说什么。

      骑兵快马到得城下,勒马停住,抬头大声道:“请董县令说话。”此人中气十足,声音嘹亮,不过语气倒是很客气。

      董广孝双手按在城垛上,沉声道:“本官就是,有话快说。”他是习武之人,声音自然也是浑厚。

      “董县令,你带人挟持公主殿下,犯上作乱,罪该万死。”骑兵大声道:“右神将有令,只要你交出公主,确保公主安然无恙,我们立刻撤兵,绝不会再与你为难。”

      此言一出,城头众人都是冷笑,便是麝月也是冷笑一声。

      如此颠倒黑白,还真是岂有此理。

      “公主确实在城中。”董广孝沉声道:“你们王母会起兵叛乱,沭宁城上下都将在殿下的统领下,平定叛乱。告诉你们那位右神将,朝廷援军很快就会抵达江南,王师所到,势如破竹,他若想活命,立刻负荆入城,听候公主殿下发落,否则他和手下那群魑魅魍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骑兵朗声道:“董县令,你是沭宁县的父母官,不为自己想,也该为城中的百姓想一想。城中数万百姓的生死都握在你的手中,只要你开城门,交出公主,右神将保证不会伤及城中任何人毫发,只要你愿意,可以加入我们王母会,右神将立刻可以封你为星将,沭宁县依然交由你来掌理。”顿了顿,声音变得森然起来:“如果董县令执迷不悟,王母神军破城之后,必将城中杀个鸡犬不留,而他们的死,都将是你的不识时务所导致。”

      董广孝大笑起来,道:“你们若有能耐,尽管来攻,老子在这里等着你们。”

      “董县令,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骑兵依然高声道:“各路神军正在向这边集结,你小小一个县城,根本无法阻挡神军的的攻势。你若不交出公主,右神将会不惜一切代价攻下沭宁城,还望三思。”

      “不必三思了!”董广孝从边上一名箭手手中拿过长弓,取了一支箭在手,弯弓搭箭,箭去如流星,那骑兵骇然变色,那支箭却只是没入他马前的地面上,随即听得董广孝冷声道:“这就是本官的答复。”

      骑兵知道这位董县令的箭术着实不弱,如果真是冲着自己来,自己现在已经是毙命马下,不敢再多废话,兜转马头,拍马回去。

      城头众人只是盯着那红氅将,都不作声,寻思着对方既然劝说无效,只怕便要攻城了。

      眼瞧见那骑兵到得红氅将那边说了几句,红氅将却是抬起一只手臂,向前一挥。

      董广孝见状,立刻向麝月道:“公主,叛军准备攻城,这里十分危险,还请您回县衙坐镇。”

      “本宫在这里与你们共同抗敌。”麝月却是摇摇头,语气坚定:“不用顾及我,本宫要让大家都看到,他们是在为大唐的公主而战。”环顾左右,高声道:“大唐的将士们,不退叛军,本宫绝不下城,和你们同生共死。”

      城头守军自然都知道这位绝色美人便是大唐的麝月公主。

      对将士们来说,公主是高高在上的天上人物,如今拥有仙姿的天上人物竟然坚持要留在城头与普通的兵士同生共死,这自然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却也让众人心中瞬间振奋起来。

      将无贪生之念,士有必死之心!

      秦逍看向麝月,唇角泛起一丝笑意,在这件事情上,秦逍对这位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心生敬意。

      麝月也是瞥了秦逍一眼,面无表情,不过内心深处,想着只要这小子在自己身边,自己定然是安然无恙。

      只瞧见从红氅将后方的队伍之中,迅速上来一群人,董广孝握剑在手,沉声道:“守卫沭宁,保护公主!”

      众官兵也都振臂高呼:“守卫沭宁,保护公主!”

      不过那群人却并没有向这边迅速冲锋,夕阳下,秦逍目光锐利,却只瞧见走在前面的一群人衣裳却是很体面,甚至有人穿着锦缎丝绸制成的衣裳,这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却不下三四十人。

      叛军的衣着,大都是粗布麻衣,像这样的衣着却是极其罕见。

      这群人竟然都被反绑着双臂,甚至已经听到有人在啼哭,在这群人后面,却是一群手握大刀的叛军士兵,一字排开,紧随在这群人身后,刀兵后面,又有几名骑兵殿后。

      城头众人也看出情况不对,都是诧异。

      刀兵驱赶着那群人渐渐靠近城池,箭手们已经是弯弓搭箭,没有董广孝的命令,倒也无人敢轻举妄动。

      眼见得那群人距离城池越来越近,董广孝却忽然身体一震,身体前倾,上半身几乎探出城垛,脸上显出骇然之色,脖子上已经青筋凸起。

      秦逍看在眼里,知道事情不对,低声问道:“董大人,你认识他们?”

      “是.....是太爷的家眷,还有.....还有我两个兄弟......!”董广孝身体颤动:“我.....我妹妹全家人也在里面。”

      此言一出,包括麝月在内,都是大惊失色。

      “这些畜生。”龚魁咬牙切齿,厉声道:“他们竟然挟持人质,禽兽不如。”

      一群人质被刀手驱赶到城下,连推带踢,将几十名人质踢跪在地上,随即上前,几十名刀兵将刀架在了人质的脖子上。

      先前过来传话的那名骑兵此时也跟了上来,骑马立于刀手后面,抬头高声道:“董大人,这些人你可都认识?你挟持公主,大逆不道,你在苏州城内的亲眷受你连累,是生是死,就看你的态度了。”

      人质们放声啼哭,有人大声喊道:“大哥,我是广文,救救我们.....!”

      “大伯父,快救救我们,我不想死......!”

      啼哭声凄厉无比,董广孝左手握拳,几乎不敢看。

      “城中几万百姓的生死你不在乎,难道连自己的亲眷都不在乎?”骑兵声音得意:“这里有你的长辈,有你的兄弟姐妹,对了,还有你的外甥和侄子。你们董家是江南世家,自然懂得尊老爱幼,董县令,你总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些亲眷死在你面前吧?交出公主,城中百姓得保,你这些亲眷也将毫发无伤。几万人的性命换一个人的性命,这样的买卖,董大人如此精明之人,总不会不知道如何选择?”

      秦逍神情凝重。

      他确实没有想到王母会竟然会来这一手。

      麝月娇躯轻颤,却还是竭力保持镇定,看了董广孝一眼,只见到董广孝一手握剑,一手握拳,身体晃动,抬头闭眼,竟是不敢往城下看。

      “狗日的畜生。”龚魁是董广孝的心腹,能够理解董广孝此刻的心境,冲着城下厉吼道:“你们赶紧放人,使出如此卑劣手段,不怕遭老天报应吗?”

      骑兵哈哈笑道:“我们是王母的神军,代表的就是天意。董大人,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我们等你的答复,是交出公主,还是眼睁睁看着你的亲眷人头落地,就在你一念之间。”

      城头众人瞧见那骑兵得意样子,都是怒火中烧。

      “大人!”龚魁看向董广孝,声音也有些颤抖。

      麝月苦笑一声,终于道:“董大人,你固守沭宁城,已经尽了本分,是我大唐的忠臣。你若将我交给他们,我绝不会怪你。”

      董广孝没有说话,却是丢开长剑,再次拿过长弓,取箭在手,赫然转身,弯弓搭箭,没有丝毫的犹豫,利矢如电,已经脱弦而出,刺破空气,以无坚不摧的凌厉气势暴射而出。

      “噗!”

      那名骑兵还在马背上大笑,但笑声却突然戛然而止。

      带着怒火的一箭准确无误地穿透了他的喉咙。

      骑兵简直不敢置信。

      他瞳孔收缩,身体晃了晃,已经从马背上翻到在地,抽搐几下,便即不动。

      无论是城头还是城下的人,都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