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医神殿临时工 > 第十九章 求上门来了
    林琅在用来记录的笔记上写写画画,脑子也转得飞快。

    心想着,赤菰米真的不能继续按照医神殿给的技术种植了。

    他抬头问一直守在身边的3527:“医神殿那边送来了多少粪便?”

    “截止现在为止,已经送来一万一千吨。都是干燥过的。”

    林琅合上笔记,说:“我们去蚯蚓粪生产工场看看。”

    蚯蚓粪工厂就在河边。

    他去到那边,看到两个傀儡正在给干燥的粪便加水搅拌。搅拌中还按照比例加入了果蔬和庄稼秸秆。

    这是在制作蚯蚓培养基。

    方法也是他教的。

    “蚯蚓捉到多少了?”

    “已经捉到一千六百斤。”

    林琅点点头说:“再多捉一些,另外让医神殿尽可能多送粪便过来。”

    “我们过去看看。”他说着,收回目光向前面几个稻草搭建棚子走过去。

    那边已经有制作好的培养基,堆成长条陇状。他蹲下弯腰捉起一把在手里捏了一下。

    湿度控制得相当好。培养基发酵完全,温度也没有问题。

    “蚯蚓全部放进去了。”

    “是的。只不过,现在每天大概能捉五十斤蚯蚓。”3527建议说。“按照这个的速度,蚯蚓的增加数量相对于培养制作速度低很多。是不是再租用一个傀儡捉蚯蚓?”

    林琅摇头,说:“不需要,蚯蚓会自己繁殖。”

    捉蚯蚓的方式很古老。就是用一些带着刺激性气味植物浸泡液,在可能有蚯蚓的地面上大量泼洒。

    蚯蚓在湿度发生很大变化,而且被气味刺激,会钻出地面。

    他确实需要大量的蚯蚓粪,设置比之前考虑的需求量更大。但用这种方法,再多蚯蚓也不够捉。

    “我会想办法人工培育蚯蚓苗。”

    傀儡的操作水平非常高。

    只要知道了理论,在操作上它们比人类更精准,也更规范。到时候他将理论告诉傀儡就行。

    林琅现在还没掌握那种技术,但他记得学校图书馆还是有那样的资料的。可以找来学一学。

    他又想了一下,说:“镜像里应该有荨麻。带我过去吧。”

    ……

    荨麻是一种有毒植物,周身长了小刺,人接触了皮肤和容易过敏。严重的,甚至会导致死亡。

    但荨麻也是一种非常有用的植物。可以用来制作布料、造纸。另外,荨麻还是一种非常好的绿肥材料。

    林琅想到荨麻,目的就是想要制作一种和蚯蚓粪不一样的绿肥。

    镜像中不许用化肥。蚯蚓粪虽好,但种庄稼不能只靠蚯蚓粪一种绿肥。

    林琅不仅考虑利用荨麻,还想利用其它的野草。

    镜像中确实有荨麻,但群落不是很大。

    这大概是因为镜像所在区域原本人口众多,开发得相当完全,野草根本不多。

    林琅出现在路边一处山坡上,这里有一片荨麻。他不敢自己动手,担心被蛰到了。

    叫来一个傀儡,让它采集了几株交给3527。

    “送去医神殿,看他们有没有用处。”虽然希望不大,但反正是免费的。就送去让医神殿研究好了。

    荨麻是一种杂草,很多地区都可以种植。要是医神殿觉得有用,用来换粪便也是好的。如果有大用,就用来换晶币。

    不管医神殿瞧不瞧得上,他也肯定要大量种植的。反正随便在那处山坡种就行。用来制作绿肥也是好的。

    3527对这样的指令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东西传送过去后,林琅又给3527下达了一个指令:“等荨麻成熟,派一个傀儡来收集种子。”

    3527记下了,说:“好。”

    “我们回去菰米地。”

    林琅回到菰米地,四下远眺打量,心里渐渐对下次种植赤菰米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方案。

    但这个方案的细节,他还要仔细斟酌。

    赤菰米还要一个多月才能成熟,相当于现实的四天时间。他又交待3527在这段时间里,他不在的情况下,镜像的每天里让傀儡帮他观察记录赤菰米的情况。

    交待完了,他才去做自己的事。

    这天,他正在上课,手机震动。他看了一下,是陌生电话,但显示是老家所在地的号码。

    他挂断,发一条短信过去:“我正在上课,不方便接电话。请问是哪位?下课后,我打给你!”

    很快,那边回了一条:“我是陆盛。中午再给你打电话。”

    陆盛?

    林琅楞了一下。他和陆盛虽然做过一年多高中同学,也打过几次交道。但两人不是一路人,一向不联系。

    这次找他,是为了什么?

    他想到一件事。

    心想:难道是为了邱馨薇上次的事?

    他觉得这个怀疑不是没有根据。

    邱馨薇的家世应该相当不错。之前没人知道,但那件事过后,陆盛家说不定受到了压力。

    他想了一会,也不再分心。

    现在想再多,等会打过电话就知道对方为什么找上他了。

    下课后,他走出教室就回拨了陆盛的号码:“我是林琅。”

    “有空没,一起吃饭?有事想请你帮个忙。”

    林琅抿嘴问:“你在宁城?”

    “对,特地来找你的。”

    林琅想了一下,说:“什么地方?”

    “银海酒店,在你们学校东门。”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林琅骑了自行车往外走。一路上遇到穿着迷彩军训服的新生,心里就有想起军训中的邱馨薇。

    陆盛这次来找他,很可能是因为邱馨薇。

    他去到银海酒店,给陆盛打了一个电话,知道对方在酒店三楼开了一个包间。

    在包间里,他只看到陆盛一个人。

    陆盛笑着说:“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了。”林琅在他侧面坐下。“怎么突然想到找我?”

    “无事不登三宝殿。”陆盛虽然还是大学生,但在高中时就开始混社会了。为人处世都比同龄人成熟些。“先点菜。”

    林琅没客套,随便点了两个。

    陆盛等服务员出去后,说:“我是专程从津城来找你的。暑假时你在金辉煌救下的那个女孩,听说她也在你们学校。你见过她没?”

    林琅心想,果然。

    他点头说:“我是插手了那件事。不过也就是将人送去医院,然后叫了那个女孩的亲人到场,我就走了。我跟他们不是很熟。”

    陆盛笑着说:“你可能不信。那天是我生日,那个女孩是另外一个带去的,说是她表妹。我以为都是出来玩的,也没在意。虽然那个女孩很漂亮,但我从来不会勉强女人,更没到要下药那个份上。”

    林琅摇头,说:“我相不相信有什么关系?”

    “那个女孩家里应该相当强势。”陆盛喝了一口茶,苦笑说。“如果他们想要追究,我犯了什么事,按照规矩走,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有什么怨言。但这件事牵连到我爸了。”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着林琅:“我爸也许小节上不圆满,但我敢说他大节不亏。他走到今天,很不容易。我不想因为我的事影响到他。”

    他顿了顿:“你救过她,好歹有点交情。现在你又是她学长,能不能帮我约她出来?我当面跟她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