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医神殿临时工 > 第六章 谁还没几个哥们了?
    西红柿和芥菜,3527确定凌忧界没有。

    所以林琅将这两种作物将样品交给它。

    据说它可以直接转交给医神殿,让医神殿分析凌忧界是否需要。

    “已经成功传送。”3527过了好一阵才给了一个结果。

    林琅这时才问它:“不是说医神殿只回收灵药么?”他有些紧张,不免试探了一句。

    “体验者,凌忧界也有大量普通平民。他们也需要日常进食。比如说赤菰米,实际上就是一种可供平民中的富裕阶层消耗的物资。”

    这话让林琅一喜:“这么说,只要是能食物,凌忧界都有可能会需要。”

    “并非如此。虽然凌忧界的平民也需要进食,但是他们对食品的要求与你们不同。他们要求食物中有一定的灵气存在,否则无法吸收转化食物中的营养。而且只有对他们有价值的新产品才会被需要。”

    那看来是希望不大了。

    林琅也不丧气。

    既然凌忧界对事物的要求与人类不同,西红柿大概没用,但地球的植物很多。

    人类不适合食用的东西,说不定在凌忧界反而是滋补品。

    他脑子里转了一圈,问:“那边需要多久才能出结果?”

    “可能需要四五天。是指现实时间。”

    “那行吧。”林琅考虑了一下,觉得蔬菜瓜果也可以利用起来,说。“租用一个傀儡。让它采摘蔬菜。”

    “好。仓储空间是否需要租用?”

    “租吧。”不租难道真放地里沤肥?

    林琅有些无奈。这肯定是带着风险的。但总不能因为风险就不做。

    要是医神殿不采购,他也可以在现实世界里找门路。能卖多少就是多少吧。

    他看了一下手机,手机的时间显示的现实时间。

    看时间还早,他又对3527说:“送我到山上。到向阳的山坡,多蕨类植物的区域。”

    对于中医来说,很多植物都可以用作药材,但他也没打算采集药材送样。

    药材种植看似不错,但他不认识药材,也不懂种植。医神殿可能什么都缺,但最不缺的可能就是药材了。

    先不说他不太懂药材,就算他种出来,那边也不一定需要。现实世界能卖,很多药材的效益未必比得上种蔬菜。

    既然如此,他不如碰碰运气,看能否找到可以大面积培育,凌忧界需求量又大的东西。

    比如说,蕨菜。

    那东西据说人类吃了会致癌。但他觉得,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需求。说不定凌忧界的人会喜欢呢。

    这秋天里,蕨菜也不好找。

    林琅花了二十分钟才采摘到几根蕨菜。

    “你再送个样过去。看这种东西,医神殿需不需要。”

    3527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

    确定东西送过去后,林琅也不打算等,也不打算去看傀儡的采摘效率。

    他知道傀儡肯定采摘得很快。

    但如果卖不出去,四五天的时间,傀儡和仓库租金不知道要浪费他多少生命呢。

    看了也是眼冤——

    才找了表舅辞工,林琅接到一个哥们的电话:“老曹今晚到,一起聚聚?”

    老曹是他们的哥们,真名叫曹飞。以前他的口头禅是“老子如何如何”,他们就叫他老曹了。

    “几点,什么地方?”

    “七点,天天酒店。”

    “知道了。”

    林琅刚挂断电话,又有人拨进来了,屏幕上显示着“老曹”两字。

    他笑着接了电话:“在路上?还是还没出发?”

    “准备出门。刚才安茂给你说了?”

    “他刚挂了电话,你就打过来了。什么时候回国的?”

    “上周一。忙了一阵子,事完了就想找你们聚聚。”

    “正好呢。再晚两天,我就要去学校了。”

    “怎么?不是还有一周多才开学?学校有事要处理?”

    “嗯,被人阴了。要补考。”

    “谁那么不长眼?我在宁城认识人!”

    “小人而已,我暂时不跟他一般见识。再说,来日方长!”他是好学生,怎么能正面对抗老师呢。最多就是坑一下。

    曹飞呵呵笑着说:“你心里有数就行。反正有需要就开口。先不说了,见面再聊!”

    “好,一路平安!”

    林琅挂断电话,继续收拾行李。他上次考试有一门专业课没过。五十八分。

    他自己估计卷面成绩应该在八十左右,平时被缺席也没超标,按道理不可能挂科。

    但他偏偏就是挂了。

    他自己找原因,除了是得罪了授课老师之外,再找不到其它理由了。

    至于是怎么得罪的?

    就是那个老师有点色,他碰巧看到对方和一个女学生纠缠不清。后来这事学校里传开了。

    对方就以为是他传出去的。给恨上了。

    他是很冤枉的。

    当时想着一个学期而已,课完了就和对方没关联了。没想到对方竟然在课程上为难他。

    他一开始冲动,想闹一闹。但又想到那个老师的爹,连院长也卖七分面子。

    闹了,结果肯定对他不利。

    后来想想,为难也就为难了,其实也伤不着他分毫。现在毕业后又不安排工作,挂一科也就是交点钱补考。

    补考不计平时成绩,他卷面成绩过就行了。

    他还是有那个信心的。

    至于那个“为人师表”,他在学校还有两年时间呢。那样的人,有的是机会玩。

    不急!

    现在,还不如多怀念一下几个哥们一起的日子。

    曹飞和安茂,还有一个朱日隆,林琅和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用北方的话说,是发小。

    另外三人也都在上大学。现在还在享受假期。

    曹飞的爹跟着政策发了财,去了华亭发展。曹飞高二那年出国留学。后来在国外上大学。

    不过他们几个是一起挨过刀子的哥们,算是过命的交情。暂时还没因为身价而疏远。

    曹飞每次回国都会特地来老家找他们聚聚。

    …………

    曹飞比约定的时间来得更早些。

    六点钟多些,他就提着东西来到林家:“奶奶,这是我给您带来的营养品。”

    林奶奶板脸说:“说多少次了,上门就上门,干嘛带东西?你给你外公外婆送去。”

    曹飞转身就将东西交给林琅,又笑着对林奶奶说大:“我和阿琅就和亲兄弟一样,他奶奶就是我奶奶。孙子给奶奶捎点东西理所当然。再说,我外公外婆那里,我能没准备?”

    林奶奶被他哄得笑呵呵的:“你还是一点没变,还是和以前那样会说话。快坐下,在国外过得还好?你爸妈也还好?”

    曹飞脸上笑咪咪的,说:“在国外一切都好,就是想家。我爸妈也挺好,都各过各的日子。”

    林奶奶点头说:“国外再好,怎么能比得上家里安心。你快毕业了吧。到时候回国工作也挺好。现在我们国家发展很快,不比国外差。”

    “是呢,我也是这么想。明年就大学毕业了,不过我打算在国外读研究生,读完之后就该考虑回国了。”

    “好,继续读书好。以后回国也好!”

    曹飞是个嘴巴滑的,很会顺着老人家的话。特别是女性,不止是年纪大的会哄,年纪小的一样会被他富家子弟做派和油嘴滑舌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