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红楼春 > 第九章 警示
    “蔷哥儿,你在说甚?我们怎能去你那里住?不像话!”

    昏暗的堂屋内,刘老实额前的山纹愈发深了,带着苦相说道。

    贾蔷坐在木椅上轻声道:“舅舅,此事必是宁府贼子出的手。以国公府的权势,虽做不到一手遮天,但赶绝舅舅一家并不费力。”

    春婶儿闻言大怒道:“我家又不去招惹他家富贵,凭甚来赶绝我家?”

    见春婶儿瞪向自己,贾蔷嘴角弯起,轻声笑道:“舅母也莫怪我,就算没有我,舅舅一家的日子也难坚持下去了。表姐的身子再拖下去是要出大事的,你们做苦力赚的钱平日里吃喝刚够,却经不起生病。所以,这种卖苦力赚微薄活命钱的营生丢了也罢。”

    春婶儿对这个年岁不大,但说话总是不温不火的外甥儿一点脾气也没有,又不能真动粗,因为她知道丈夫心里极看重这个外甥,只好气恼嘟囔道:“你说的轻巧,有码头的营生,一家人总还能活下去。丢了差事,一家人只能饿死!吃的灯草灰……”

    不过在家多年一直当家的春婶儿,虽姿色不扬,但头脑明显比刘老实和铁牛高明不止一筹,话没骂完,她忽地瞄着贾蔷狐疑问道:“外甥儿,莫非你有好门道?”

    贾蔷没有遮掩,点了点头道:“这几日姐夫陪我一道逛了不少地儿,发现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操办起来,足以养活一家富足生活。”

    春婶儿心里九分不信……

    气色好了不少的刘大妞却笑道:“蔷儿,你先前怎说让我们去你家住?”

    贾蔷道:“为防止宁府贼人起了歹心,害了你们。这麻刀胡同还是太乱了些,容易让人钻空子。”

    又看了铁牛一眼,道:“姐夫看起来凶狠,但实则……”

    这凶神恶煞之人,其实胆小老实的一塌糊涂。

    或许正因此,才入了舅舅刘老实的眼,将独女许配与他……

    铁牛听出贾蔷之意,惭愧的低下头,用胡萝卜般大小的指头搓起衣角来。

    刘老实皱眉道:“蔷儿,宁府贼人果真敢如此?”

    贾蔷摇头道:“不知,但那人无法无天惯了,怎好冒险?舅舅一家搬到我家里,西城多勋贵,他反而有所顾忌,不敢妄为。他能在码头上兴风作浪,但在西城权贵云集之地,他反而不敢恣意行凶。舅舅,我家是二进院子,虽粗陋些,也无甚抄手游廊垂花门,但总比此处好些。我一人住那里太空旷,也担心歹人上门一人难以应对。你们搬过去,一家人正好有个陪伴。”

    刘老实闻言,登时被“一家人”三个字打动了。

    他极疼爱自己的妹妹,妹妹死的惨,留下外甥一人孤零在世,他也一直放心不下。

    念及此,已是心动,只是……

    “这里怎办?”

    不用贾蔷回应,春婶儿就高声道:“门一锁就拉倒!两间房住五个人,晚上隔着墙都能听到铁牛那夯货的呼噜声,迟早被吵死!”

    铁牛只是憨笑,刘大妞则笑道:“娘,你的动静也不小哩,只苦了我和爹。”

    “放屁!你娘睡觉不知道有多清净……”

    刘老实懒得理会她娘俩拌嘴,眉头虽松开,但依旧沉重,问贾蔷道:“蔷儿,那往后,咱们做甚养家糊口?”

    贾蔷微笑道:“舅舅且放心,我虽无手段成就天下巨富,但只要舅舅和姐夫肯出把子力气,家里过上富庶的日子,实非难事。”

    见舅舅一家人依旧难以相信,贾蔷只好透露道:“如今世间好赚钱的营生,大都被权贵巨贾所占,咱们若是轻易进入别家行当,只会被人嫉恨下黑手。万幸,我在孤本古籍中得了两个方儿,是如今这世间未有之奇物。一种容易些,只咱们这一家人就足够,可积攒起部分家当,衣食无忧,也为第二个方儿攒下些本钱。等第二个方儿做起来,那才是一桩富贵营生。做好了,连带抄手游廊和垂花门、后花园的宅子都能买得起。”

    春婶儿、刘大妞闻言充满期待的喜悦,铁牛嘿嘿傻乐,刘老实则道:“咱们别的没有,出力气却是足够的,你姐夫没旁的能为,不识字也没多少聪明,但老实能干。”

    铁牛憨笑道:“蔷哥儿,有出力的活你都留给俺,俺喜欢干活!”

    贾蔷微笑点头,道:“好的。”

    刘老实又道:“蔷哥儿,也不必大富大贵,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住不起带花园架抄手游廊的宅子,福薄担不住,有个住处就好。只要能够一家子的嚼用,能有你和小石头读书的束脩,就足够了。”

    贾蔷笑道:“舅舅,这些我都省得。”

    说罢又看向铁牛,道:“姐夫,你生性善良,虽有巨力,却从不恃强凌弱,此为好事,只是不知,若有奸邪歹人欺负上门来,姐夫你敢不敢出手护卫家人?”

    铁牛闻言一怔,随即满面为难起来。

    最后还是刘老实替他解的围,对贾蔷道:“蔷哥儿莫要难为你姐夫,他娘临终前再三叮嘱他,万莫要与人动手。铁牛这孩子没甚能为,但最是孝顺,很听他娘的话……”

    春婶儿也恼火道:“这大傻子在码头上见天被人欺负,要不是有你舅舅在,早被人打死了,也不知道还手一回……”

    贾蔷闻言,心中苦笑,他想了想道:“这样,以后姐夫在外面时,尽量莫要看人,也不要开口说话,更不要笑。”

    这黑牛一样面容狰狞的铁塔大汉,只要一开口,气场瞬间就降低八成。

    再憨憨一笑,就全完了……

    但只要不开口不笑,只凭这一身块头和那张牛头马面般的脸,就有十二分的震慑力!

    当然,这些震慑一些市井泼皮足够了,对上真正心存坏心的权贵,却只是砧板上的一块肉。

    所以贾蔷还要再布置一些后手,以求自保……

    ……

    贾蔷与舅舅刘实一家约定好三日后搬家,就离开了麻刀胡同。

    俗话说的好,破家值万贯,许多锅碗瓢盆茶盅和被褥都要带去,三日功夫都是紧张的。

    刚回到家,天已暮色,他开门时,才发现门洞后藏着一人。

    紧张过后,贾蔷第一时间认出了此人,他微微皱眉问道:“蓉哥儿,你怎在这里?”

    贾蓉似乎才发现贾蔷回来,猛然从门柱上直起身体,压低声音惊喜道:“蔷哥儿,你回来了?”

    不过他没有说太多的话,而是从袖兜里取出一锭银子,一把拍在贾蔷手中,压低声音急声道:“老爷快要对你出手了,他没那么多耐心,蔷哥儿你小心些,尽快去西府寻个跟脚靠山,不然,我也难帮你多少……我先走了。”

    说罢,就急匆匆离去。

    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贾蓉,贾蔷长立良久后,折身开门回家……

    ……

    一秒記住『非主流中文网→https://www.farpop.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