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第三十三章:戚家军来了
    当天夜里,京师永定门外,“戚”字大旗从通州方向的地平线上升起,一支军队迈着整齐的脚步来到京郊外城。

    为首将领一声令下,余的兵士有序散开,开始扎营。

    永定门上京军值夜的将校聚拢在一起,见城下这支兵马军容整肃,行动自如,都是惊为天人。

    “是浙兵来了。”

    “他们居然还拉着炮,少说要有十几门吧?”

    “是谁能带出这样的兵马?”

    “还能有谁,肯定是定远的戚帅!”

    来京的戚家军大抵在三千人上下,这个数量已经不少,但难能可贵的是,他们深夜扎营,居然没有传出太大杂音。

    很快,永定门内走出一名太监,到城外环视一眼,发现有员将领雄姿英发,正在指挥扎营,便直接走到面前问道:

    “您是定远来的戚将军吧?”

    “公公是——?”戚金转过头来。

    见他生的仪表堂堂,太监心中暗暗吃惊,说道:“咱家唤做李朝庆,皇上圣谕,戚将军一到京师,立即进宫面圣。”

    戚金不敢怠慢,当即点头称是,然后从腰间拿出几块碎银,塞进太监手中,抱拳笑道:

    “小人初来乍到,还望公公能行个方便,多加照料。”

    李朝庆本是神宫监的掌印,上次元日布置得当,魏忠贤和朱由校若有若无的提了一嘴,现已被调任提督南海子。

    戚金自然明白,与他交好,就是与眼下正得圣宠的“阉党”交好,日后无论军饷还是回到地方上,都会得到很多好处。

    至于名声,咱们刀头上舔血的,哪还顾得了这么多!

    李朝庆不动声色的收下银子,心道见了这么多武夫,还是这位最识大体。

    一时间,李朝庆对戚金颇有好感,想着回去在魏公公面前多加提及,媚笑道:

    “戚帅说的哪里话,都是为皇上办事儿。快些进宫吧,你的这些弟兄,自会有京军帮忙照料。”

    戚金松了口气,抱拳道:“烦请公公带路。”

    ......

    乾清宫西暖阁,除了佯装看书的少年天子,还坐着一个昏昏欲睡的教书先生。

    这“教书先生”不是别人,正是内阁首辅叶向高。

    朱由校是隔着锅台上炕,太子都没当,直接一步到位,登基做了皇帝。

    尽管朱由校识字,书法写的还不错,但却没有经受过文人眼中的正经“皇家教育”。

    因此,每隔几天都要来上一场经筵日讲。

    左庶子日将官有好几个,孙承宗就是其中一个。

    这经筵日讲说起来是让皇帝经受正统教育,可朱由校心里明白,说白了还是儒家洗脑那一套。

    去年登基直到现在,朱由校每次一到日讲,就直接喊上两个小太监去了南海子。

    文官们对此争相上疏抗议,朱由校也都置若罔闻。

    现在叶向高担任首辅,朱由校倒是想起要经筵日讲了,只不过点名要叶向高来讲。

    叶向高听到这个消息后,那可是吓得不轻。

    上次面圣一趟,第二天魏忠贤就派人把当年负责主审梃击案的王之采抓到东厂,准备推翻重审。

    三大案要推翻重审,最慌的就是东林党。

    东林书院案余波未平,三大案硝烟又起,王在晋又在主持京察,叶向高入阁后却并没有起到什么抑制效果。

    再一结合当晚出宫后叶向高直接居家告病,很多官员就都觉得事情不对。

    他们在第二天会面,一同去叶府求见,想问个明白。

    怎么您老回京后去了趟乾清宫,三大案就要重审了?

    这还没完,鳌山灯会上,朱由校将叶向高与魏忠贤的手牵在一起,一下子就压垮了杨涟那根脆弱的小神经。

    这几天杨涟几乎是一有闲工夫就在叶府门外堵着,叶向高躲还来不及,哪还敢凑上来搞什么经筵日讲。

    但他实在没想到,朱由校居然钦点让他日讲,这是不打算放过自己啊!

    皇帝钦点一个人经筵日讲,在士林中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恩典,可是对于叶向高来说,这个节骨眼上最需要的就是充耳不闻。

    要是你刚日讲完,皇帝那边转眼下了一道什么谕旨,一百张嘴都解释不清。

    孙承宗和其他的几个日将官明白得很,现在这个关头,既然皇帝没让自己来,那还是乖乖回家待着比较好。

    眼下的经筵日讲就是这么个场景,一个装睡,一个装着看书,没人想真去教什么,也没人指望在这学到什么。

    一句话,都是各有心思。

    不多时,王体乾在门外道:“皇上,戚将军到了。”

    朱由校扔下书,大喜道:“快传!”

    戚金,朕总算是把你盼来了!

    要知道,他可不是那些靠祖宗荫封的将门犬子,这是正儿八经从小就跟着戚继光一路凭军功杀上来的狠人!

    幸亏穿的是时候,不然再晚两年,这支最后的戚家军就在浑河血战中全战死了。

    有这样的军队在身侧,朱由校岂会不安心?

    等待戚金的片刻功夫,朱由校已是摩拳擦掌,恨不能直接亲率大军深入辽东,平定建奴之患!

    须臾,一身戎装的戚金在门前去了大髦,进门后不曾抬头去看这边一眼,直接半跪道:

    “臣戚金,参见皇上!”

    “免礼,赐坐!”朱由校说完,偏殿两名太监赶忙端着椅子过来,放在了正鼾声如雷的叶向高身边。

    没成想,小太监这么小的动作,还是将“熟睡”的首辅叶向高惊醒。

    只见这小老头儿“啊”了一声,然后一脸懵逼的发现眼前多了个人。

    朱由校自然知道他是演的,也笑道:“这位是定远戚氏后人,朕的左膀右臂!”

    “勇卫营已经整顿好了,日后,朕就要交给他来带。”

    朱由校说完话,静静看着叶向高。

    后者心中自然明白,这是皇帝在试探自己,他沉默半晌,却又是鼾声渐起。

    这般演技,叫戚金都看得瞠目结舌。

    朱由校倒是毫不在意,无论他身在曹营心在汉还是怎么样,只要人在这,就能起到分裂东林的效果。

    回过身来,戚金想起方才皇帝的话,心中感动不已,左膀右臂,这四个字实在太过沉重。

    他惶然起身,再次半跪在地:“臣居家数载,毫无建树,愧不敢当!”

    “朕说你当得,你就当得。”朱由校大笑几声,从卧榻上起身,刻意拍了他的肩膀几下,说道:

    “爱卿知道朕叫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戚金道:“边庭多事,臣愿率部卒三千,不平建奴,誓不回还!”

    “你错了。”朱由校负手而立,目光微敛,静静说道:

    “朕去年曾下诏整顿京营,选出三千勇士,编为勇卫营,然锐士虽有,实无可堪大任之才。”

    “爱卿年过花甲,朕逼不得已,这才召你入京,编训勇卫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