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第七章:基本盘(三千章节)
    朱由校震怒的样子不像是装的,何况满朝的群臣也并不认为这个从前喜好木匠的少年天子,会有万历皇帝那样的心机。

    皇帝震怒,文武群臣无论是不是真的害怕,亦全都是惶恐万分的伏跪于地。

    “都看看,这是什么。”朱由校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又将王安递上来的一份奏疏扔到方从哲的面前,不待他回话便问:

    “你是内阁首辅,拿个章程出来!”

    方从哲也有些惊讶,在这场党派之争中,楚党一败涂地,天启皇帝继位前,据传就和东林党人相近,怎么会不允自己的请辞。

    容不得多想,面对朱由校的问话,他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这个早失去了什么实权的首辅,收起自己的奏疏道:

    “回皇上,先帝发给淮北各府的赈灾银两已经不少,如今饥荒依旧闹成这个样子,想是地方官员办事不力,应该…”

    他话没说完,便有一人急不可耐道:“皇上,方从哲十二条大罪,绝不该继续做内阁首辅,否则,我大明危矣!”

    “还请皇上免去方从哲内阁首辅之位,以能者居之!”一下子,半个朝廷的官员几乎全都伏跪在地,齐声逼宫。

    这般声势,也是让早有预料的朱由校有些惊讶。

    看起来这东林党直到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规模,朝堂上半数都是东林党,底下的官员呢,又有多少是他们的人。

    要是放任其发展,只怕用不了几年,整个朝廷就会变成同一个声音,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想做什么都费劲。

    实际上,淮北各府大饥的消息,在场的群臣们早就是知道,但没有一个是提前报上去的,此时看见杨嗣昌上的奏疏,很多人都有些震惊。

    这种消息报上来,能有好事吗?

    淮北各府的东林官员都是好不容易安插进去的,追查下来,只怕是要死伤一片!

    杨嗣昌是东林党要员杨鹤的儿子,按理说该是帮着东林党,可这货这次上的奏疏,却是给东林党人增添了不少麻烦。

    来不及考虑杨嗣昌的问题,方从哲这句话下来,可是让在场的东林党们个个头皮发麻。

    赈灾银两都去了哪,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这种事儿见不得光,只要稍微一查,皇帝就能知道其中的猫腻!

    方才站出来转移话题的这位,便是在后世有着“东林圣斗士”之美称的杨涟。

    论才智、威望,东林党首推宰辅的叶向高是第一,但若是论抨击时政和造谣能力,杨涟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他出列说了一句话,直接形成了眼下东林党的这副逼宫之势。

    看着近半跪下的朝臣们,朱由校冷笑几声,道:“杨涟,你挺有能耐的。”

    杨涟不敢正面相对,但却并没有丝毫退却的想法,躬身道:“臣不敢!”

    “忠言逆耳,还请皇上处置奸臣,还天下百姓一个清白!”

    方从哲闻言向那边看了一眼,奸臣,是在说老夫吗?

    余的东林群臣也是同声附和:“还请皇上还天下百姓一个清白!”

    动不动就要代表天下百姓说什么话,好像他们个个都是民间代表人,这又是东林党攻讦常用的招式之一。

    既然已经认定新继位的朱由校没有主见,对朝堂党争认识不清,东林党人也就不会退缩。

    他们依仗的唯有一点,法不责众!

    当然,他们赌对了,现在毕竟不是崇祯末年,穿越过来的朱由校也不想自己一顿瞎操作,反让大明提前几十年玩完。

    现在的朱由校,一无兵权,二来刚登基一天,也没来得及在这朝堂上培植自己的亲信,当然不可能一个不愿意,就把朝堂上半数的廷臣全都砍了。

    而且这帮东林党并不是你砍了就能消停的,他们充其量不过是江南等处财阀集团在朝堂上的代表人罢了。

    他们没了,还会有更多的代表人上来,不断了利益根基,就会一直是这个局面!

    不过作为皇帝,让这些自恃势众的东林党先难受难受,还是可以做到的。

    想到这里,朱由校脸上的震怒逐渐烟消云散,直接撇开杨涟等跪下的臣子,闭上眼深呼出口气,道:“王安,宣旨吧。”

    说完话,朱由校嘴角出现一抹弧度,他要用康麻子的路数对付这帮自比天高的正义使者们。

    早准备好的王安踏上前几步,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以冲龄,统承鸿业。其惟祖功宗德,惟祗服于典章;吏治民艰,将求宜于变通。朕虽不敏,亦心向于民。

    其令,淮北各府道台衙门诸卿有司,三年之内,永不加赋!”

    不得不说,康麻子玩过的这一手,还是挺管用的。

    本来还在逼宫的东林群臣们,听了这话,一个个就好像自己耳聋了一样,趴在那儿互相确认了好几遍才敢相信。

    没听错吧,淮北各府直接免赋三年!?

    就连东林党们都没想到,这一次临时起意的逼宫竟收获如此之大的成效。

    天启皇帝朱由校不仅没有听方从哲的话,去深查淮北赈灾银两之事,反向他们退让一步,下诏淮北三年免赋。

    赋和税,这两样东西常一起叫,但却有着根本区别,经常被人混淆。

    赋收上来以后直接进皇家内帑,属于皇帝的私房钱,一般用来赏赐有功之臣,税走的则是各衙门有司府库,为“公务”所用。

    这公务所用,自然官员们也可以用各种名目弄到自己腰包里,对于这一点,朱由校心里跟明镜似的。

    不然你以为个个“两袖清风”的文官们,那堪比皇家园林的宅子都是从哪来的,省钱省来的?

    免赋三年,那是人人称道的善举,可你要是免税三年,文官们可就要联合起来骂你这皇帝当的不地道了。

    在东林党看来,免赋三年,这少的可是你皇家的钱,换句话说,他们觉得这是朱由校面对此次逼宫而不得已为之的让步。

    杨涟感动的痛哭流涕,还以为是自己的仗义执言感动上苍,让少年天子朱由校体会到东林党才是挽救大明的唯一希望。

    一激动,他便带头站起来喊道:“皇上圣明,大明有福!”

    满朝文武皆是齐声贺道:“大明有福!”

    于是乎,东林党在天启王朝第一次早朝时形成的逼宫之势顿解,满朝文武都在歌颂少年天子朱由校的圣明、贤德。

    对这帮东林党的脑补,朱由校自然乐得收拢一波人心。

    等这个三年免赋的消息传出去,全天下都知道是我朱由校的旨意,登基第一天大赦天下,第二天就下旨饥荒之地三年免赋。

    这民心难道来的不舒服?

    有了这个基本盘打底,朱由校表示,东林党什么的,全都是渣渣!

    伴随着鸿胪寺官员的一声高喊,天启朝第一次早朝完美告一段落。

    ......

    下朝之后,许多东林党的骨干官员都聚在了杨涟的府上,门还没进,就都是笑逐颜开,跟过年似的。

    “杨公在今日早朝上的事迹,只怕明日就会传遍整个京城啊!”礼部尚书孙慎行拈须笑道。

    杨涟也是满面红光,连连拱手。

    “这都是诸位同僚信任,此番皇上采纳我等谏言,淮北之地三年免赋,百姓何其乐哉!”

    “全赖杨公高义!”众人拱手回礼。

    这时,一门房慌张跑来,冲堂内众人道:“皇上今晨早朝前召见了锦衣卫都督刘侨!”

    听闻此言,一众官员全都倒吸了口凉气。

    提起刘侨这个名字,在场的许多的东林大佬可能还不知道,但锦衣卫都督这个衔头,他们却是如雷贯耳。

    这不是个好兆头!

    朱由校成功登基,并且在早朝露出让步之意,东林党人以为成事,下一步本是放把火除掉西李选侍这个祸患。

    但还没等他们动手,最怕的事情来了,已经多年没被宠幸过的锦衣卫忽然得到皇帝召见。

    尚且不知朱由校和锦衣卫都督刘侨说了些什么,在东林党看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想到这里,方才还言笑晏晏的杨府正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免赋三年,现在看来,更像是那位少年天子意味深长的一步棋。

    东林魁首叶向高沉默半晌,忽然道:“诸位今夜就写奏疏,推荐王安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待他上位,再去问他皇上和刘侨在乾清宫说了些什么。”

    杨涟顿悟,拱手道:“叶公高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