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 第280章 这也没法当证人呐

第280章 这也没法当证人呐

 好书推荐:
    方正起身,到客厅里去开门。

    没两分钟……

    流苏就踢着拖鞋,穿着真丝睡衣,连凌乱的头发都没来的及整,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就走了进来。

    把房门关上。

    她坐到了方正的沙发上,目光灼灼的盯着方正,问道:“方正,你不用卖关子了,说吧,是不是你发现了什么?!”

    “我只是觉得……旺财被晓梦捡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合了。”

    方正深深吐出了一口气,摸着怀里睡的正香甜的旺财,说道:“吴明潜入我的房间,与晓梦捡到旺财的时间,基本上是完全吻合的,旺财当时伤势极重,你判断说她活不了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势,甚至连晓梦的抓捕都逃脱不了,恐怕她也没能力逃离小区了吧?也就是说,她是在这个小区里被人打伤的。”

    他看着流苏若有所思的面容,继续说道:“而这个小区除了你之外,实力最高的一名武者也才不过五级武者而已,5级武者和5级异兽的实力天差地别,他就是再强十倍也威胁不了暗影猎猫,所以除非你亲自出手,否则,这个小区里能重伤旺财的人根本就没有。”

    流苏闻言,脸上露出了几分震惊神色,喃喃道:“所以只能是外来者,而当时,这个小区就有一个外来者……那个暗钉吴明!”

    方正问道:“我记得那时候你也才不过是武师而已,就算是武师巅峰吧,绝对实力也许在暗影猎猫之上,但暗影猎猫的速度极快,而且其体形娇小,若是想要逃遁,随便那个下水管道,通风管道里一钻,你也是无可奈何的……你有那个能耐把她伤至那般程度吗?”

    流苏认真思索了一阵,摇头道:“不,我没有。”

    “那吴明呢?他有这个实力将暗影猎猫伤到这一底部吗?”

    流苏认真思考了一阵,说道:“吴明实力在我之上,但他的强,更多是体现在临阵判断和战斗经验……若论绝对实力,他其实强不得我太多!而对异兽而言,战斗经验远不及和人战斗那般重要,所以如果暗影猎猫想逃,他也追不上的。”

    “那谁有这个能力瞬间重创暗影猎猫,甚至于让她伤势惨重到垂死几乎丧命?!”

    流苏思索了一阵,没有说话,俏脸却逐渐变的雪白。

    她死死盯着方正。

    “我也是才刚刚想到这个问题。”

    方正长长的出了口气,叹道:“当初晓梦跟我说旺财是5级异兽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些违和,但我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太对劲儿,再加上担心晓梦的形势……也就没顾忌这么多,可现在事情告一段落,再回头想想,证据其实一直就在我们面前,但我们都给忽略了。”

    流苏喃喃道:“我以为,她是被异武协会的人打伤,然后慌不择路逃到这里的。”

    “不可能,她当时伤势极重,连晓梦的捕捉都挣不脱……那时晓梦弱的跟只菜鸡似的,可见当时旺财的伤势重到怎样的地步,她十有八九是伤在这个小区的,这一点虽无证据,但我感觉应该是这样无疑。”

    “如果认真算起来的话,整个界林市,有实力一击重伤旺财,甚至于险些让其丧命的,就只有如今的我和你,雷尊,还有我师父!甚至连正武协会的会长都没这能力。”

    流苏死死盯着方正。

    她隐隐约约的,猜到了方正的意思。

    正因如此,她才更加的不敢置信。

    她认真问道:“方正,你敢肯定?!”

    “我不敢肯定!”

    方正苦笑,叹道:“这种事情谁敢肯定呢?我只是觉得,当时你不在我不在,整个小区根本就没有强大的武者,偏偏只有一个暗钉潜入了进来,而暗影猎猫也在小区里,她被人打伤……是那暗钉动手的可能性几乎高达八成,可偏偏……”

    “可偏偏吴明不具备重伤暗影猎猫的实力!”

    流苏脸色凝重无比,她伸手捏过了方正怀里正自酣睡的旺财……晃了几晃,皱眉叫道:“快点醒过来!”

    “喵呜~!”

    旺财不满的叫了一声,一阵张牙舞爪,迷迷糊糊的睁眼,然后看到了提着自己颈部的流苏。

    那本来亮出来的利爪瞬间收了回去。

    双爪乖巧的搭在了流苏的手腕上。

    喵呜的叫了一声,眼底很人性化的露出了讨好的神色。

    流苏问道:“你还记得你当时是怎么受伤的吗?”

    旺财困惑的歪头,盯着流苏。

    流苏不耐烦的上下晃荡了一下,问道:“我是说你被晓梦捡到的时候受的伤,你还记不记得?!”

    她这会儿心情委实不怎么好,雷九霄是对她有知遇之恩之人,而赵安歌更是自幼便照顾她长大的师父……

    而如今,这两人竟然都有了嫌疑了。

    看到流苏不耐烦的神色,旺财顿时点头如捣蒜。

    她不傻,或者说5级异兽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她可是记的很清楚,当初自己刚刚被那个女铲屎官捡到的时候,这个可怕的女魔头可是打算把自己扒皮抽筋剔骨一条龙的。

    方正问道:“他怎么打伤你的?!”

    旺财歪头想了一阵,然后跳到了窗口,纵身跃了出去。

    片刻后,她又探头探脑的,一副偷偷摸摸的模样小心进来,左右张望,看来怯怯生生。

    方正困惑道:“她这是在临摹当时的情景么?”

    旺财很严肃的对着方正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探头探脑,四处张望……到处搜寻,直到来到了冰箱那里。

    小心的拨开了冰箱。

    她突然露出了警惕神色,转头看向了窗外,然后喵的一声惨叫,整个娇小的身躯顿时高高的抛飞了起来,直接摔倒在地上,然后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方正和流苏尽皆沉默。

    可不过片刻间……

    看来已经死掉的旺财突然一跃而起,直接飞快的顺着窗口逃掉了,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片刻之后,她才又爬了回来……怯生生的钻到了方正的腿上。

    对着流苏喵了一声。

    流苏说道:“所以,旺财其实也是偷偷摸摸潜行到你的房间里,结果却跟那个暗钉撞到了一处……被他随手打伤,它是装死才逃过一劫!”

    旺财连连不住的点头。

    流苏喃喃道:“随手一击重伤暗影猎猫,让其重伤垂死,就算是老林恐怕也没这能耐!整个界林市能做到这种程度的,也仅仅只有两个人而已!旺财,若是你见到了那伤你的人,能认出来吗?”

    旺财摇了摇头,爪子在脸上一阵抹。

    “你是说他蒙着面?”

    旺财点头。

    “那你知道他是男还是女吗?”

    看着旺财一脸迷蒙,流苏问道:“我是问,他是方正那样的体形,还是我这样的体形?”

    旺财想了想,指向了方正!

    “果然如此!”

    流苏瞬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沙发上。

    连带着方正也沉默了。

    长久的沉默。

    良久之后,流苏说道:“方正,你猜我想到了什么么?!”

    方正问道:“什么?!”

    “我想到吴明身死之时,雷尊的反应……其实很不对,当时我还以为,他是心伤兄弟背叛,可现在看来,他的难过恐怕另有原因!”

    方正闭眼,回想起当时雷九霄的反应。

    确实……

    有悲伤,有愤怒,但却不像是被至亲兄弟背叛之后的愤怒,反而是……心疼?

    “若是从最坏的角度去揣测的话,雷尊为何要把吴明的死一股脑的推到了暗盟的身上?”

    流苏自嘲而笑,“当时,我只觉得雷尊是一腔苦闷无处发泄,没办法找我们算账,所以便让暗盟来当这个替罪羔羊,可现在看来,是不是雷尊已经与暗盟完成了交易,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他其实只是在过河拆桥呢,若他主动对暗盟宣战,到时候……就算暗盟坦露说雷九霄与暗盟有勾结,恐怕也会被人认为这是暗盟对他的诬蔑和暗算!”

    她摇头叹道:“雷九霄,果然了得!他不声不响的,就得到了他想要的,顺带的一脚踢开了暗盟,还把自己的嫌疑洗的一干二净……”

    方正问道:“你确定了?!”

    “没有任何证据,但我感觉……十有八九就是他!”

    流苏苦笑道:“吴明是你我亲手所杀,别人不知道,你我还能不清楚他的实力吗?说他能战胜暗影猎猫我不否认,但说他随手一击将暗影猎猫打至重伤垂死……打死我也不信,旺财是异兽,但正因为是异兽,所以她反而不会撒谎。”

    “能找到证据吗?”

    “你说呢?!”

    方正和流苏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无奈和迷茫……

    旺财能逃过一命,恐怕还是遇到了方正的缘故,不然,那么严重的伤势,就算被流晓梦捡回去,也难逃一死。

    正是对自己绝对的自信。

    才让旺财苟延残喘了一阵……然后,机缘巧合……被流晓梦捡到。

    不然,恐怕他半点破绽也不会露。

    但现在……这能算破绽吗?

    看了眼蠢萌的瞪着大眼睛的旺财,两人皆是只能叹息了。

    这也没法当证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