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 第94章 094这个班主任有些刚(2更)

第94章 094这个班主任有些刚(2更)

 好书推荐:
    呼啦啦,众人拿起了书本,大步走出来教室,到外面罚站。

    然后,大家非常默契的分成了五堆儿,在教室里影响同学学习,在外面讲题应该就不影响了吧?

    然后胡昌家就看到,罚站是罚站,但是这些人凑一起嘀嘀咕咕,脑袋还一点一点的,跟刚刚自己站在教室外,透着窗户看的时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他凝神细听:“这个函数图图像是这样的……”

    “这道题你忘记考虑摩擦力了……”

    “其实这道题特别简单,没有看上去那么复杂,只要注意用化学方程式就可以解……”

    “命题作文真的是最简单的作文了,首先,要保证不跑题,你可以选择题目中的关键字……”

    “你英语总答不完卷,就是在阅读理解上浪费了太长时间了,其实你没必要弄懂每一句话的意思的……”

    胡昌家尴尬了,他让他们罚站,这些人竟然在教室外开小课,讲的人非常专心,听的人也是异常认真,他就站在这里,却没有人把他当一会事儿。

    堂堂教学主任,竟然连这点威严都没有了!

    “安静!闭嘴!你们这是做什么?反抗我的惩罚吗?”胡昌家更加严厉了。

    姜沐懒懒的掀了掀眼皮,“老师,您不是做了很多年的老师了吗?该不会连这个都同不懂了吧?大家正在争分夺秒的学习啊。”

    胡昌家紧抿着双唇,“装模作样!你以为你们这样就能够逃避罚站吗?”

    “我们没想逃避啊,我们这不是都站在这里吗?”姜沐眨了眨眼睛,笑的肆意,“你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师,连我们是不是在真的学习都分别不清楚,你当初一定是体育老师吧?并没有教文化课,所以听不懂。”

    胡昌家觉得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战,指着姜沐的鼻子训到,“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吗?你在学校里都学了什么?一点尊师重道都没有学会吗?”

    “老师,打断一下,我这还有一道英语题目不会,等我们把题目讲完了你再训?”一个严重偏科的学生打断了他,胡昌家的表情更难看了,感觉洗礼那怒火真的是蹭蹭蹭的燃烧。

    “你们……你们这群……”

    “老师,你想说什么跟我说吧,让他们先讲题吧,就像老师说的,时间真的不多了,马上就要中考了,你就不要再打扰他们了,现在已经到了争分夺秒的时候了。”

    温立言站了出来,态度谦逊,恭敬有加,就是说的内容让胡昌家更加生气了。

    “闭嘴!都给我闭嘴全部都靠墙边站着,谁再敢说一句,绕着操场跑十圈!”他气愤的吼道。

    大家有些着急,好好的一趟自习课,原本至少能弄懂一个题型,现在都被耽误了。

    “胡主任,你这是做什么?我们班同学这是怎么了?”罗欣打老远就听到胡主任的怒吼,连忙快步跑了过来,一点儿都不像是沉稳的老师,到像是急躁的矛头孩子。

    “罗老师,我倒要问问你,你究竟是怎么管理你们班的?上自习没有上自习的样子,下到乱窜不说,还聚堆讲话!你们本里的同学本来就良莠不齐,你可别让那些差等生耽误了优等生的复习!”

    “中考对他们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一次考试,关乎他们未来的命运,你这个班主任可以负起责任,就这样的自习纪律,这么差的学习环境,学生们怎么能安心复习?”

    胡昌家这次可算是找到了宣泄口,跟个机关枪似的突突突突突突的说个没完。

    而罗欣始终保持微笑,认真听着他的各种训诫,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情绪,好像早就已经熟悉了对方教训人的模样,直到胡昌家停止。

    “胡主任,实在是我们班里的差生太多了,你也知道,初三重新分班的时候,成绩差的都在我们班,身为班主任,我确实是应该叮嘱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勤奋努力,刻苦求进。”

    “但是我就一个人,我们班可是有五十多个学生呢,我就算是有心,也无力,一个老师根本顾及不到所有的学生。”

    罗欣开始吐苦水。

    胡昌家没声了,毕竟当初出三分班,是他做主将差生都分到了二班的。

    “我这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只能让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带着成绩差的学生复习,课间时间太少了,只能利用自习时间,他们这种学习方式我是同意了的,毕竟,不能教会每一个学生,还阻止学生们努力学习,那我还当什么老师?不如回家养猪得了!”

    一开始还像那么回事,可是越到后面胡昌家听着越不对劲儿,什么叫阻止学生学习不如回家养猪?她的意思是他不配在学校工作吗?

    看着胡昌家的神色越来越不对,罗欣连忙解释,“胡主任你别误会,我说的可都是我的肺腑之言,说的是我自己,没说其他人。”

    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胡昌家心中怒火翻滚着。

    “但是胡主任,我说这些绝对不是想跟你要什么特权,我知道,这周你是值周老师,全校的纪律都归你管,我知道你一向公正,没关系,我们班自习课上的纪律就这样,你该扣多少分,就扣多少分!我绝对没有任何意见!”

    罗欣义正言辞的说道,直接将公正的帽子扣到了胡昌家的头上,让他有意见都不好意思说。

    她转身看向班里学生,“行了,胡主任刚回来不及,不知道咱们班的情况,这都是误会,你们快进教室学习,时间可没有多少了,你们得抓进。”

    被罚站的学生有些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

    罗欣给姜沐使了一个颜色,手掌立起来摆了摆,做了一个快走的手势,姜沐朝她灿烂一笑,带头进了教室,罗欣老师还挺可爱。

    有了一个带头的,反应慢的学生会知道怎么回事了,大家一溜气的回到了教室,继续紧张的学习。

    本来班里的学生都到外面发展罚站去了,就胡昕一个人坐在班级里复习,她还觉得特别神气,可以一个人用这么大的教室,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这种所有人都受罚,就只有她自己没有犯错的感觉,真的太棒了,她看以后还有谁敢对她作对!

    可是,这还没过多久,一切回归原样。

    胡昕心里不爽了,叔叔怎么这么快将把人都放回来了?这么点时间,连五分钟都没有,能得到什么教育目的?这些人根本就不会听话!

    胡昕抻着脖子向窗外看去。

    胡昌家的表情也很不好看,被一个小姑娘拿住了,这种感觉真是憋屈。

    “你这样的安排就不怕打扰其学生复习吗?”他端起了主任的架子问道。

    “这个我当然考虑过了,首先上全班同学都参与其中,而且,这是学生自发性的互帮互助模式,大家都参与其中,也就没什么所谓的影响了,还有就是讲题的人都在教室里的角落,而且声音都不大,干扰很小。”

    罗欣解释。

    胡昕一听,哪里还坐得住,立刻站起来说道,“老师,他们说话声音太大,已经影响到我了,我做题根本做不进去!”

    被学生当场拆台,没什么比这个更加让人尴尬的事情了。

    胡昌家刚刚消退斗志了立刻回来了,“罗老师,事实好像跟你说的不符。”

    罗欣眉间微蹙,“如果你觉得教室太吵,可以去老师的办公室,那里绝对安静,我保证,没有人能打扰到你,而且,如果你哪里学不懂,还可以就地问各科老师。”

    胡昕眼神有些慌乱,其实教室里的声音真的不大,没多少影响,她只是看不惯同学们以姜沐马首是瞻的模样,如果她去了老师办公室复习,那她岂不是没有办法亲眼看到叔叔教训姜沐的模样?

    那样也太惨了。

    胡昕挤出了一抹笑容,“办公室是老师办公的地方,我怎么能过去打扰?学生就应该在教室里学习才对!”

    “为同学营造一个合适的学习氛围,是我这个做班主任老师的指责,你不用客气,也不用觉得别扭,我会跟其他老师打招呼的,你就我做我的位置就行了。”

    罗欣可以说是想的非常周到了。

    可是,胡昕的本意就不是换个地方学习,而是想让老师惩罚一下姜姜沐,可是现在,去弄得她有些骑虎难下。

    老师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如果她还拒绝,那就真的是太不上道了。

    胡昕抿着双唇,双手揪着裤子,来回摩挲着,神情有些飘忽,不敢跟罗欣的目光对视。

    两个老师在窗外,胡昕在教室里,气氛不是一般的尴尬。

    双方都寂静无。

    “罗老师,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人家胡昕同学想要的是安静的教室,人家是学生,却什么办公室学习?办公室里那么多的老师,会加重心理负担,还怎么认真复习啊?”

    张雯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刚刚她就站在教室门口,将这些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可算是看了一场好戏。

    “张老师说得对,学生就应该在教室里学习,去其他地方像什么话?罗老师,你是新老师,可千万不要被某些个别的学生蒙了。”胡昌家又来了精神。

    “什么互帮互助?共同进步?现在距离中考越来越近了,时间这么紧张,还不抓紧时期自我提升,那些差生就算是能进步,就这么点时间,能进步多少?”

    “这样搞下去,别差生成绩没有提升上来,到是把优等生的成绩拉了下来,本来稳妥的能考上高中的,这么一搞,错失了读高中的机会,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胡昌家突然严厉了起来。

    “作为班主任老师,你要对班里的学生负责!怎么能随随便便被个别同学忽悠了,竟然让学生在自习课上乱窜,这不是乱来吗?这要是耽误了优等生复习,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作为老师,你要有分辨对错的能力!学生不知深浅,你还不知道吗?”胡昌家看了教室里的姜沐一眼,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那也是被蒙蔽了,你放心,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公正,绝对不会责怪你。”

    罗欣越听越不对劲,胡昌家虽然一直偏帮着张雯,但是,他也只是在她和张雯有竞争关系的时候才会出面。

    现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对她的班级发难,她一直没搞懂原因,听了这话之后,她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的目标是姜沐!

    一个教学主任,竟然针对一个学生,罗欣非常看不上这种人。

    “胡主任说什么呢?我再年轻也是做了三年老师的人,怎么可能连分辨是非对错的能力都没有?我觉得我们班这样的复习节奏很好。”罗欣态度强硬。

    “讲题的学生为了把这道题讲明白,让不懂得学生听懂,自己肯定要掌握这个题型,而且,在讲同一个题型的过程中,自己也能更急熟练的掌握,双方都能提高,这没什么不好。”

    罗欣不顾胡昌家难看的脸色,朝胡昕说道,“如果你觉得班级的自习课太吵,就去我的办公室,如果你不想去老师办公室,那就在教室里上自习,你自己决定。”

    胡昕脸色倏地一下苍白了起来,老师分明就不在乎她的意见!比起自己,老师更加维护姜沐!

    意识到这个,胡昕更加不高兴了,“我要调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