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影后是个小心眼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大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心大

 好书推荐:
    费博雯其实对林幼柔没有一点意见。

    真的!

    相反的。

    林幼柔把她从学校里带出来,还让她出演女主角,这让快毕业听着很多学生说,想拍戏很难,需要付出什么,心里慌乱不知所措的她,很感激。

    费博雯最开始,尤其是第一次见到林幼柔的时候,心里对林幼柔,是仰望的……

    林幼柔长得好看,十年没有拿出手的作品,依然被人记着,再出现时依然火速的掀起风浪,与圈中传奇殷岁寂飞速定情,写歌,作曲,拍剧……

    哪一个拿出来,费博雯是连羡慕的心都没有想过生的,她对林幼柔只有仰望。

    可是。

    随着她进组,随着在剧组内呆的时间越来越久,看到剧组内的人员与林幼柔的相处,特别是她的师兄,杨连初与林幼柔之间。

    随和,亲密……

    费博雯的心慢慢的有了一些变化。

    再然后。

    林幼柔得罪了人,剧组被人疯狂挖角,身为女主角的她,是最被人看中的。

    费博雯被好几拨人接触。

    一再的抬高条件。

    而反观这时候的林幼柔,焦头烂额(费博雯自认为的)。

    费博雯的心态慢慢地产生了变化。

    林幼柔对她来说,不再是仰望的不可触摸的存在,就如同心中的女神,突然走入了凡尘,走到了身边,也会吃饭会五谷轮回……

    更甚者,费博雯发现,林幼柔在某些方面不如自己。

    比如,为人处事。

    大好的局面,那个曲可心,圈内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她背靠大佬,是大佬的女友,林幼柔竟然也去得罪。

    人家是提什么不好的要求了吗?她不但那样怼人家,不给人家面子,把人气哭,还在与丁心玲争执的时候,拖曲可心下手……

    这不是明摆的把大佬的面子往地上踩吗?

    被人打到脸上,人家能不出手吗?

    费博雯想,若不是林幼柔有殷岁寂的话,就直接被打到地底了。

    总之一句话,林幼柔在她的心里,跌下了神坛。

    可就算是如此,费博雯也没有想过要离开剧组。

    身为一个专业的人,费博雯自认,自己是有底线的人。

    只是。

    后来,殷岁寂来了。

    他来的那天,费博雯刚好在林幼柔的身边,与林幼柔在对戏。

    就在不知不觉间,片场突然安静,安静得费博雯感觉到了异常,她以为又出了什么意外,或者那个大佬让人直接动手了……

    费博雯心里慌得一匹。

    就在这时。

    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女儿,我来了。”

    费博雯回头,就看到了一张,存在于屏幕中的脸。

    那张脸,比她隔着屏幕看到的,更加真实,更加的有冲击力,直冲到她的心里,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不复存在。

    她看到了光芒万丈。

    那张脸在光芒万丈中,微笑着走到她的身边……

    “啊,爸爸,想死你了。”

    一声刺耳尖叫,一个虎扑……

    费博雯从梦幻跌入了现实。

    她看着林幼柔笑嘻嘻的扑到殷岁寂的怀里,殷岁寂腰往后仰了一下,反手抱住了林幼柔……

    费博雯紧握住了拳头。

    她心里第一次涌起,一种叫做嫉妒的情绪。

    随着殷岁寂带人员入驻到剧组,费博雯明显的感觉到剧组里的气氛不一样了,最直观的,剧组内再也没有人跑了。

    人心安定,剧组的戏拍得飞快……

    这一切都是殷岁寂带来的。

    费博雯每天天的看着殷岁寂,看着林幼柔与殷岁寂的互动,感觉眼睛有点不舒服。再看着林幼柔与杨连初的相处……

    有一种东西,慢慢的在费博雯的心里发芽儿。

    林幼柔。

    她拥有的一切,都是殷岁寂给的。

    她的名气,她拍戏的资金,甚至她住的地方,都是殷岁寂给的。

    她却拿着这一切,与杨连初“亲密说笑”,有时还当着殷岁寂的面。

    费博雯都看到好几次,殷岁寂那一言难尽的模样。

    她脑补。

    殷岁寂重情,对情感很看重,这从殷岁寂与丁心玲的过往能看出来。她们学校里的女生,也曾在一起谈论过殷岁寂与丁心玲,都说丁心玲是一个心机表。她带着目的接近殷岁寂,最后达不到她所想的,又一甩开了殷岁寂。

    费博雯她们又从时光的碎片信息中整合出来两个人的过往,知道殷岁寂曾向丁心玲求过婚,她们更是对丁心玲不耻。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殷岁寂依然想要好好的与她过下去。

    这真的很让费博雯她们这些充满幻想的小女生很有好感。

    她们认为,殷岁寂虽然在事业上很有成就,但是上天是公布的,所以他不太会处理感情的事情。

    于是,费博雯对林幼柔越加的不喜。

    费博雯认为,林幼柔知道殷岁寂重情,所以,一次次的踩殷岁寂的底线,从来不主动的说分手,肆意的享受着殷岁寂带来的一切……

    费博雯很心疼殷岁寂,为殷岁寂惋惜的同时,又为他不值。

    她觉得,殷岁寂值得更好的女人,值得一个一心一意为他着想的女人。

    费博雯想,若是她的话,她一定会好好的对待殷岁寂,把他照顾得好好的,他若是愿意的话,她就在圈子里混,若是不愿意的话,她就一心的做个家庭主妇……

    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就是人生最大的幸运。

    人不能太贪心的。

    费博雯的这种想法,在每次看到林幼柔与杨连初说笑,给殷岁寂脸色看时,都会如同发面包一样,发起来。

    费博雯连带着对杨连初的印象也越来越差。

    那天,她看着林幼柔对殷岁寂吹胡子瞪眼,不自觉的感叹了一句,被杨连初听到,杨连初说的话,刺得她心里生疼……

    (以上都是她脑补的画面)

    费博雯突然就产生了一个想法。

    林幼柔与杨连初是一类人。

    他们既然这么的合拍,为什么不直接在一起?

    费博雯小心的观察,然后她就懂了。

    林幼柔与杨连初什么也没有,若是林幼柔与殷岁寂分开,那么……

    两个人马上就摔到泥底里。

    他们……

    真让她恶心!

    费博雯看着训斥她的杨连初,死死的咬住牙根,才没有让自己冲动的说出那些话来。

    她是不怕的。

    但是这么多的人,对殷岁寂的影响很不好。

    费博雯咬着牙根对着杨连初凶神恶煞的脸,品尝着落到嘴里的眼泪的涩,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布幕后。

    殷岁寂与林幼柔在里面……

    他们是不是在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