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快穿男神的小可爱 > 第65章 自闭症少爷vs甜软小

第65章 自闭症少爷vs甜软小

 好书推荐:
    苏挽变白了,也漂亮了。

    陆母忙了很久,在某天,她喊苏挽帮忙,这才发现,一开始来应聘时、黄不溜秋的女孩,现在这皮肤白得发光,满满都是胶原蛋白。

    “苏挽啊,看来家里没亏待你,还是年轻好,这么快就能把你养这么水灵。”陆母笑呵呵的说着。

    “是啊,跟着少爷,呆在家里,我觉得我每天心情都特别愉快。都是夫人和少爷待我好,什么事都想着我。我心情愉快,气色可能就好了~”苏挽笑应。

    “看你这小嘴甜的,跟抹蜜了一样。”陆母被苏挽捧得笑容更深了。

    有苏挽在,陆母确实省心不少。

    少男少女之间,总是能碰撞出一些父母带给陆年不了的火花。

    陆母能感觉到,苏挽也是有点喜欢陆年的。

    作为陆年的母亲,陆母知道自己儿子多优秀,要是把他另外那重身份放出去,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都会想嫁给天才画家k。

    ——哪怕他是个精神上有障碍的自闭症少年。

    “你照顾陆年,做得很不错,这周末,我有个老朋友办了画展。我不喜欢这些,我想让陆年去看,你跟他一起去吧。”陆母递给苏挽一个红包。

    这红包,里面好像装的是钱,从厚度上看,起码是五千打底?

    苏挽眸色微动,笑容却是毫无心机,杏眸还是那么清亮,“夫人,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加倍用心照顾少爷。”

    她的语气诚恳,好像收钱办事,就是天经地义的一样。

    陆母看着她。

    从少女毫无破绽的脸上,陆母审视许久,也审视不出什么。

    陆母眉心蹙了蹙。

    从顾笙佳的口中,苏挽现在是正在跟陆年谈恋爱,两个人在学校里出双入对,因为陆年跟一个小女仆谈恋爱,都成了蓝岚中学的笑柄。

    陆母看陆年对苏挽的态度,特别黏,就像是小尾巴一样。

    能看出陆年很喜欢苏挽。

    可是,苏挽这态度……

    难道苏挽一点不喜欢陆年,只是公事公办,把这当成工作?

    苏挽配不上陆年是一回事。

    陆年喜欢苏挽,苏挽却不喜欢陆年,这是又一回事、

    “你下去吧,我一个人待会儿。”陆母这么想着,就不开心了,她神色淡淡的道。

    “是,夫人。”苏挽应得爽快。

    她转身离开。

    转过身,笑容还在唇边,苏挽回到自己房间,神色才淡了下来。

    *

    从陆母张口开始,苏挽就感觉不对。

    这个答案很好想,肯定是顾笙佳在陆母面前说什么了。

    对她有仇恨值,迫不及待想看她狼狈的,只有学校以顾笙佳为首的那几个女生。

    而能跟陆母说上话的,也只有顾笙佳了,其他几个女生,不够跟陆母对话的资格。

    从大众眼光来,苏挽就是一个农村来的女孩。

    学历低,没什么文化,哪怕陆年有自闭症,也不是苏挽这样的农村女孩能配上的。

    这是人之常情。

    但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顾笙佳背后捅她刀子,想挖她墙角,不行!

    *

    苏挽想了想顾笙佳能怎么下手。

    她想到了陆母突然提到的画展。

    苏挽不急,苏挽等着。

    *

    晚上,苏挽又到了陆年的房间。

    陆年的房间是淡淡的蓝色、像是天空一样的颜色,他还有一个很大的落地窗。

    房间外是一个长条形的大阳台。

    夜晚的别墅区,万籁俱寂,隔很远才能看到隔壁的灯光。

    陆年和苏挽靠坐在阳台上。

    苏挽带来了两罐啤酒。

    这是她用积分兑换的,1积分两罐,无任何副作用,也不会对陆年造成不好影响。

    “陆年,你喝过酒吗?”苏挽靠在陆年的肩头,把啤酒拿出来,放在地上,仰脸看他。

    陆年洗过澡,穿着纯白的对襟睡衣。

    白睡衣上有深蓝色线条的几何图案,洗过澡的陆年,身上散发出柚子的清香,干净又好闻。

    他的领口是V形衬衫领,一眼看去,苏挽先注意到的就是他简洁诱人的锁骨。

    然后,顺着领口向下,他的胸膛上,皮肤白皙,看着格外干净、清俊。

    短碎发洗头后还没干透,额前的碎发还有些潮气,垂在陆年的额前。

    “这是,啤酒?”陆年微微坐直了身子,拿起了啤酒。

    修长的手把两罐啤酒举起,在昏暗的夜色中观察。

    啤酒,他确实很好奇。

    从小到大,一切垃圾食品、一切含酒精的东西。

    *

    苏挽想了想顾笙佳能怎么下手。

    她想到了陆母突然提到的画展。

    苏挽按兵不动,跟着陆年好好的上学。

    果然,她发现顾笙佳最近突然安分,她那几个狗腿子,也不再每次看到苏挽,就跟看到仇人似的,死命瞪她。

    这就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苏挽不急,苏挽等着。

    晚上,苏挽又到了陆年的房间。

    陆年的房间是淡淡的蓝色、像是天空一样的颜色,他还有一个很大的落地窗。

    房间外是一个长条形的大阳台。

    夜晚的别墅区,万籁俱寂,隔很远才能看到隔壁的灯光。

    陆年和苏挽靠坐在阳台上。

    苏挽带来了两罐啤酒。

    这是她用积分兑换的,1积分两罐,无任何副作用,也不会对陆年造成不好影响。

    “陆年,你喝过酒吗?”苏挽靠在陆年的肩头,把啤酒拿出来,放在地上,仰脸看他。

    陆年洗过澡,穿着纯白的对襟睡衣。

    白睡衣上有深蓝色线条的几何图案,洗过澡的陆年,身上散发出柚子的清香,干净又好闻。

    他的领口是V形衬衫领,一眼看去,苏挽先注意到的就是他简洁诱人的锁骨。

    然后,顺着领口向下,他的胸膛上,皮肤白皙,看着格外干净、清俊。

    短碎发洗头后还没干透,额前的碎发还有些潮气,垂在陆年的额前。

    “这是,啤酒?”陆年微微坐直了身子,拿起了啤酒。

    修长的手把两罐啤酒举起,在昏暗的夜色中观察。

    啤酒,他确实很好奇。

    从小到大,一切垃圾食品、一切含酒精的东西。

    *

    苏挽想了想顾笙佳能怎么下手。

    她想到了陆母突然提到的画展。

    苏挽按兵不动,跟着陆年好好的上学。

    果然,她发现顾笙佳最近突然安分,她那几个狗腿子,也不再每次看到苏挽,就跟看到仇人似的,死命瞪她。

    这就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苏挽不急,苏挽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