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地球电影院 > 第四十章 行动
      在天北市的一处小区。

      这里处于新旧接替的工程区,这里的楼房都有一定的历史了,这里楼房破旧,家家户户都装着防盗窗。

      还有私建的棚户。

      地势复杂,还有不少杂物。

      就在其中一栋楼的六楼窗户,一名青年借着窗帘的掩护,用望远镜凝望着正对面的楼房。

      “怎么样?”

      背后传来一身沉闷的疑问。

      “还是没有动静,窗帘一直拉着,也看不见人。”

      常意轻轻放下望远镜,转过身,对站在他背后的张德海点点头,语气坚定,“不过我确定封于修就藏在对面的五楼。”

      “是吗?”

      张德海接过望远镜,站到窗边,凝望了片刻,对着一旁的几人叮嘱道,“派两个人,上去看看情况,其余人盯紧楼房的各个通道,防止罪犯逃跑。”

      背后,几名便衣警察点点头,通过耳麦将命令传了出去。

      “张队,要不要再其他栋楼也布置几个弟兄,防止对方逃到其他楼房?”

      一旁的常意犹豫了下,对张德海说道。

      张德海上下扫了一眼常意,冷哼一声,“你信那封来历不明的信?”

      “亏你还是入职五年的老警员了,怎么会相信别人的安排和判断,不相信自己对于局势的判断。”

      张德海拨开一条缝隙,看着每栋楼房之间的间距说道,“两栋楼房之间相距有十米左右,封于修是身手好,但不是神,不会飞。”

      常意低着头,心中暗自腹诽。

      不是我偏信,而是人家每次都预见了封于修的藏身地点,还有对方可能选择的逃跑路线,虽不说十次十中。

      但也是十有七八。

      而且,你不也是接到这封信就匆匆赶来这里吗。

      张德海看着常意,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那么做,实在是人手不够,如果分布人手在周围的楼房,还有多少人?能挡住封于修不从正面突围?”

      “咱们现在人手不够啊。”

      常意恍然的点了点头。

      张德海看了常意一眼,对其他人嘱咐道,“现在大家注意隐蔽,观察情况,五分钟后,准时行动。”

      张德海一边走出房门,一边道。

      “罪犯十分危险,我准许大家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开枪射击,但是注意,千万不要伤了无辜的普通人。”

      “是。”

      “还有,保护好自己。”

      “是。”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

      另一栋楼的五楼。

      封于修坐在沙发上,身前的茶几上摆满了食物的残渣和垃圾,都堆成了小山,看样子,已经有好几天了。

      残余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带着些果蔬腐烂和食物残渣混合的臭味,十分刺鼻。

      封于修彷佛没有闻见,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电视。

      上面播放着最近天北市的新闻。

      “今日的新闻就是这些,明天同一时间,我们不见不散。”

      三点到了。

      突然,楼道里传来几声敲门声,封于修警觉的关上电视,耳朵贴在防盗门上,倾听着楼道里的声音。

      “大姨,你好,我们是社区的,想来问问您......”

      楼道里传来清晰的对话声。

      但是封于修并没有放松警惕,走到窗后,站在窗帘背后,透过微小的缝隙,看到楼下有两三个人行为鬼祟,顿时心中警铃大作,立刻就推开门。

      “不许动。”

      一声爆喝在耳边炸起。

      封于修想也不想,身形一矮,避开枪口,右肘瞬间击出,将门边的便衣警察击弯了腰,脚下脚步一转,右掌撑住弯腰的警察后背,借力双腿凌空,踢在另外一名便衣警察身上。

      瞬间击倒两人。

      封于修也不停留,整个人如同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在楼道拐角。

      “小陈,怎么样?没事吧?”

      耳麦中,张德海听见了同事的暴喝,然后就听见沉闷的响声,接着就没有声音了,心中一沉,焦急的问道。

      “没...没事。”

      趴在地上的一名便衣警察挣扎的站起来,对着耳麦说道,“我们被封于修发现了,击倒了我们两个跑了。”

      “跑了?”

      听见小陈的汇报,张德海松了一口气,随即疑问道,“其余人,有没有看到封于修下楼。”

      “报告,没有看到有人下来。”

      “天台?糟了。”

      张德海暗骂一声,连忙招呼人追了上去。

      封于修站在天台,衡量了一下双栋楼之间的距离,又看了一眼背后天台的门。

      转头看向天台上晾衣服的粗壮竹竿,约有四五米长,架在两个铁架上,飞起一脚,右脚凌空,将竹竿直接踢飞。

      衣服横飞。

      双手一握,接住竹竿。

      比划了一下,把握了下距离,握住竹竿的前头,右手顶着竹竿的一头,听着楼道的脚步声,后撤几步,狠狠在地上一踏,整个人如箭一般向前冲去。

      就在距离边缘三米的地方,竹竿往地上一杵,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顺着竹竿而起,在竹竿向对面倾斜的瞬间松开来手,整个人划着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向着对面的天台飞去。

      一个翻滚,完美降落在对面天台。

      回头一望,张德海带着几名便衣警察已经追了上来。

      封于修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脚步一窜,整个人如同狸鼬一般,瞬间消失在对面天台。

      张德海看着对面消失的封于修,额头的青筋暴起,拳头紧紧握起。

      ......

      “又让封于修给跑了。”

      就在距离这场追逃不远的地方,唐仁看着逃跑的封于修,急得跳脚,在屋里团团转,“这些警察怎么这么笨,都告诉他们怎么抓,还抓不住人。”

      “他们已经尽力了。”

      秦风看了一眼唐仁,“正常人怎么可能越过十米远的间距,换...换做是你,你能抓住他?”

      唐仁一时无语。

      让他们抓,只怕会连人都搭进去。

      “老秦,现在怎么办呀?”

      唐仁眼巴巴的看着秦风,一脸的可怜,一张又黑又满是皱纹的脸挤在一起,看上去跟一朵绽放的菊花似的。

      “他这次跑了,只会更加警惕。只怕不会轻易露头了。”

      秦风皱眉想了想。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又要重新再找?”

      一旁的坤泰抹了一把油腻腻的脸,这些天为了追查封于修的下落,他们几人可谓是吃不好,睡不好。

      偷鸡摸狗的。

      这间屋子还是唐仁用钢丝开的门。

      “先...先不急,我找到了更加重要的东西。”

      秦风紧紧盯着手机,眼中彷佛有亿万星辰。

      “什么东西能比这个更加重要?”

      唐仁露出一颗大金牙,不解道,“你要知道封于修可是很危险的杀人犯,你不是一直都想抓住他的吗?”

      “因为,这件事情关乎我们所有人。”

      秦风默默的将手机拿到两人面前,上面是一张地图,被秦风放大了一条街道,这条街道上有一个建筑上,标着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