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地球电影院 > 第十二章 调查
    “现场保护好,尸体带回去。”

      张德海扫了一眼尸体,“然后把法医的报告拿给我,其他人加紧搜查,调取周围几个街道的监控,看看凶手还在不在附近。”

      “是。”

      其余几名警察点头回道。

      张德海急匆匆的坐上警车,赶往下一个命案现场。

      很快,剩下的几个警察就将现场处理完毕,然后派了人留守现场,其余人将尸体运上车向着警局开去。

      “走了。”

      快餐车上,大鼻子托马士看着警车离开,松了一口气。

      虽然知道不是来抓他们的,但还是吊着一口气,有些紧张。

      “呐,我早说没事的。”

      一旁的大卫摇了摇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与其担心这个,不如想想我们今天晚上睡哪吧,我们的钱都用来改装车子和买菜了。”

      “想想我也真够倒霉的,年纪轻轻的,二十来岁,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连到这个世界,还是跟你一个大男人在一起。”

      大卫一边清洗餐具,一边道。

      托马士看了他一眼,“怎么,跟我在一起很委屈你吗?”

      “不是,我高兴。”

      大卫翻了白眼,“我高兴的要死了。”

      二楼,苏良看着警车离开。

      李景走了过来,“我刚刚去打听了,有人死在美食街旁边的小巷里,那些警察是来处理命案的。”

      “有人死在旁边的巷子里?”

      罗浩几人吃惊,又感叹道,“这段时间还真是够乱的。”

      “你说,这个杀人犯会不会现在还在附近?”

      赵赫小声说道。

      李景几人面面相觑,“应该不能吧,警察都来了。”

      “这可未必,一般悬疑小说中凶手不都喜欢隐藏在案发现场吗?”罗浩摸了摸下巴。

      “说这个干嘛,怪吓人的。”

      李婉琪嗔道。

      苏良目光扫了一眼警察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

      普淮路一个小巷子里。

      警察已经封锁了这条巷子,并在不远处拉了封锁线,一辆警车从远处驶来,张德海从车上下来就匆匆进了封锁区。

      他下车的时候扫了一眼周围,心中一沉,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刚才在车上看了,这里只是一条偏僻的小路,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家和店面,估计很难有监控。

      刚走进去,就看到一名法医正在蹲在地上,对死者进行分析。

      “死者二十多岁上下,体重70kg左右,死者身上有两处伤痕,一处在腰间,另一处是在喉部,也是致命伤,明显是被利器穿插进喉部,造成气管破裂而死。”

      “并且根据死者僵硬程度,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在下午六点左右。”

      法医认真检查了下尸体,“死者的肌肉纹理同正常死亡较为不同,应该是在运动中暴毙。”

      现场主持大局的是一名比较魁梧的中年警察,他皱着眉头,“下午六点?那个时候可正在下大雨,街上都没几个人,估计也没有目击证人。”

      说完,正好看到张德海过来了,“老张,你那边怎么样?”

      “别提了,就是那家伙干的,不过在我们去之前就跑了。”

      张德海有些恼恨道,“他最近越来越警惕了,听见风吹草动就逃。”

      又看着躺在地上的面具男道,“老高,你这边有什么进展?”

      老高叹了口气,“这场雨下得太不及时了,将整个现场都冲刷的差不多了,加上凶手比较谨慎,没有调查出什么有利的线索。”

      张德海带上手套,蹲在死者旁边,开始仔细观察。

      死者面部狰狞,死前应该经过挣扎,身上衣服鼓鼓囊囊的,他摸了摸,又硬又冷,似乎是金属,手上带着手套,也是带着金属。

      喉部有一个血洞。

      是致命伤。

      周围并没有什么残存的血迹,估计是被雨水冲走了。

      依照死者的穿着来判断,死者应该是同别人争斗,死在了对方手中。

      “这个伤口是什么锐器造成的?”

      张德海指着面具男喉部的血洞,皱眉问道。

      “似乎是比较尖利的圆锥形物体造成的。”老高看了看手上的资料,“凶手手段很老练,现场并没有留下指纹类的线索。”

      “对了,死者之前还戴了一个面具,现在被收到档案袋了,你要看看吗?”老高看了一眼,这个现场他都检查过了。

      并没有得出什么线索。

      “看看吧。”

      看过面具,依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张德海又问,“死者身份确认了吗?他有没有什么仇家?或者是得罪过什么人?”

      “死者名叫刘琦,今年26岁,在市里的一家公司上班,根据档案来看,死者为人很老实,脾气很好,没有罪过什么人。”

      一名年轻警察汇报道。

      “你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肯定是有什么秘密,不然怎么会穿成这样。”

      老高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各类案件频发,就说今天,就发生了四起命案,拳击俱乐部和美食街的案子还好说,最起码知道个凶手,另外两起连凶手的线索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凶人。”

      “你说这最近的案子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些案子之间实在是没什么联系。”老高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用嘴叼了一颗出来,看了眼现场,犹豫了下,将烟又放了回去。

      张德海锤了下掌心,下定决心,这个星期就不回家了,住在档案室里。

      他不信,就查不出来什么线索。只是,他突然觉得头上又凉了几分。

      ......

      ......

      警方的行动也只是一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苏良他们的饭局。

      吃完了饭。

      几人又说要去唱K,苏良无奈,只能陪着几个人一起去唱歌。

      一直到半夜,才结束。

      将所有人送上车,苏良才缓了一口气。

      回到家,躺在床上。

      闭上眼睛,脑内杂乱纷呈,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又想到之前的警察。

      估计最晚明天,那具尸体就会被发现了,虽然再三确认了没有在现场留下什么线索,但是他的心中依然有些紧张。

      虽说他之前的行为算的上是自卫。

      但并不意味着他愿意将自己暴露在警察面前。

      明明三天前,他还只是一个正常生活的大学生,现在全被地球电影院的出现打乱了,并且因为它。

      接下来的日子可能更混乱。

      ......

      清晨。

      苏良站在阳台。

      迎着夕阳,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势。

      呼吸节奏也从一开始的呼气吐息慢慢的变化,跟随着身体姿势的变化,变成三短一长,或三长一短,又或长短不一。

      并且伴随着呼吸,身体开始有节奏的起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