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地球电影院 > 第十章 一血(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苏良紧盯着冲过来的面具男。

      他心中并没有太过慌乱。

      电影院满打满算不过开张一个月,就算这人一开始就获得了能力,也不过练习了一个月时间。

      以练武来说,没有几年的苦练根本看不到成果。

      所以,现在比的就是记忆。

      谁记忆的主人更强,谁的武道经验更厉害。

      谁就能赢。

      而苏良,对于洪叶,还是有点信心的。

      一拳呼啸而来。

      劲风四溅,途中碰到的雨水都被拳风崩飞,雨水四溅。

      苏良好似早有所觉,只是一侧头闪躲就避过这一拳。

      右拳顺势打向对方面部。

      面对苏良的反击,面具男有些意外,手臂挡在面前,轻松防下这一记拳头,并且还了一记膝顶。

      感受到下面传来的威胁,苏良目光一缩,仓皇之间只能用左手挡了一下。

      拳脚碰撞。

      他只觉一股沛然大力传来,让他的左手近乎合不上劲。

      手中雨伞也脱落飞出,掉落在墙角。

      苏良迅速后撤几步。

      甩了甩手,只是一下,他的左手感觉像是被铁锤撞了一样。

      震得发麻。

      好大的力道。

      不光如此,他刚刚在碰撞的时候明显感受碰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

      似乎是金属。

      苏良眯了眯眼,避免雨水流进眼中,影响视觉。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具男。

      发现面具男四肢都有不正常的隆起,将衣服撑的紧绷绷的,就连手套也有些臃肿。

      是用金属护住了四肢和拳头?

      似乎看出苏良发现了自己的秘密,面具男冷笑两声,一步冲前,左拳侧击苏良面颊,一拳刚过,另一拳已然袭来。

      面对这连环攻击,苏良心中警醒。

      对方身上带着金属防护,不能跟对方有肢体接触。

      脑中思绪万千,身体却如同装了弹簧一般,向后倒去,避过拳头,找准机会,左手撑地,以左手为轴,腰身一转,右腿迅猛如利箭扫向对方腰间。

      面对苏良这凶猛的一记侧踢。

      面具男避也不避,狞笑一声,右腿顺势迎了上去。

      砰!

      双腿碰撞。

      交错。

      两人各自后退了一步。

      感受右腿传来刺骨的疼痛,苏良轻吸了一口气,右腿微微发颤,刚刚那一下,他感觉自己踢在了铁柱上。

      现在右腿只怕是已经青肿了。

      不能再继续肢体碰撞。

      似乎看出苏良的凝重,面具男大笑一声,“你绝不可能赢我,还是趁早投降,受死。”

      说完,直接向着苏良冲去。

      面对面具男的不断攻击,苏良确实有些光手逮刺猬。

      ——无处下手。

      只能边打边退。

      面具男好像对自己的防护很有信心,放弃了防御,拳头直接不停的向着苏良发起攻击。

      苏良眼睛一瞥。

      脚步退到墙边,翻身躲过一拳,将掉落在地上的雨伞捡起。

      顺势往前一捅。

      这一刻,明明只是一个细小的尖头,却突然间有了莫名的威胁,面具男心中一惊,慌忙闪头避过。

      但是腰间依然被伞尖蹭了一下。

      明明不是多么尖利的伞尖,却好似剑刃一样,在他的腰间擦出一道血痕。

      看着眼前慢慢收伞的苏良,面具男捂着腰,退了两步,目光闪烁,这人跟之前完全就是两个人一样。

      将雨伞收好,变成棍状。

      苏良身上气势一变,好似一柄剑,锋芒毕露。

      面具男冷哼一声,脚步轻垫,身体低伏,又向着苏良冲了过去,只是感觉比之前要小心了许多。

      面对面具男再次袭击。

      有了兵刃在手。

      苏良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手上的雨伞也好似变成了神兵利器,屡次在面具男发力的瞬间,就点中了他的关节,将面具男聚起的力气打散。

      一时间。

      打的面具男憋屈无比。

      面具男暗道一声晦气,竟然碰到的不是个雏,看对方的样子,已经将记忆吸收完毕了。

      见到事不可为,脚步一顿,就要撤退。

      但是刚一迈步,就感觉自己的裤脚被什么钩住了,猝不及防下,身体失去重心,向着后面仰倒。

      摔倒在地。

      不好。

      面具男心中慌乱,双手一撑身体。

      就要起身。

      可还没等他起身,一柄雨伞已经先到了,伞尖仿若利剑一般,径直插进了面具男喉部。

      面具男的动作一滞,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

      收回捅入面具男喉部的伞尖。

      面具男捂着喉部,从破裂的气管发出嗬嗬的声音,眼中带着不可置信,倒在了雨水中,溅起一滩水花。

      看着面具男的尸体。

      苏良默然。

      洪叶作为一个武器大师,任何工具都能成为他的武器。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带雨伞的原因之一。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但可能是因为洪叶的记忆,他对于杀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太大的精神刺激,只是感觉肾上腺素在不断激增。

      并且,就在他杀死面具男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了为什么对方要杀他。

      因为。

      就在面具男死的瞬间。

      他的脑中就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A计划。

      洪天赐。

      原来杀死别人,就能获得别人所获取的记忆吗?

      这是在养蛊啊。

      看着地球电影院的方向,苏良目光冷淡。

      他第一次感觉他原先所幻想的超凡世界是有点残忍的。

      站在面具男的尸体旁边呆了一会儿。

      也算是缅怀了一下。

      并没有将对方脸上的面具拿开,人都死了,没必要知道是谁了。

      转过身,轻轻按了按开关,伞瞬间撑开,将周围的雨水弹开,形成一方小天地。

      血液混合着雨水顺着伞檐滴落,只是片刻,就将伞尖上的血水冲刷的干干净净,焕然一新,好似新买的一般。

      雨好像又大了些。

      还好我中午就将东西搬走了,不然看着架势,估计今天是停不了了。

      胡思乱想着,苏良踏着雨水,一瘸一拐的消失在雨幕中。

      这条小路是他刻意选的,没有摄像头,加上雨势太大,并没有人看到他们两个人进了这条小路。

      至于现场?

      都不用他收拾,雨水就会将所有的线索冲刷的干干净净。

      唯一的活人离开,小巷又恢复了平静,只有一具尸体躺在那里任由雨水冲刷。

      ......

      苏良撑着伞,走在街道上。

      衣服已经湿透了,原本精心后疏的头发也被雨水冲散,贴在额头上,看起来十分狼狈。

      看了眼天,此时已经黑了下来。

      几点了?

      晚上还约了李景他们吃饭。

      从兜中拿出手机,还好,并没有因为这场战斗和雨水而损坏。

      六点了。

      还来的急。

      苏良脚步加快,准备快点回去收拾一下。

      刚抬起头,街道另一侧的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带着帽兜,没有打伞,在雨中一瘸一拐的走着。

      似乎是个瘸子。

      似乎是感受到被人注视,瘸子侧头看了一眼苏良,又转过头,向着前方走去,背影孤寂而萧索。

      苏良默默收回视线,继续向前方走去。

      身形也是一瘸一拐。

      两人身形交错。

      很快,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