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伯爵大人有点甜 > 第10章 大少爷洗床单(男女主家庭关系表)

第10章 大少爷洗床单(男女主家庭关系表)

 好书推荐:
    城堡里。

    早上,法蒂玛准备好早餐,顺着旋转楼梯来到三楼南思宸的卧室门口。

    很有节奏地轻敲了卧室门,听里面传来南思宸温润清和的声音:“请进。”

    法蒂玛走进面积阔大的卧室,穿过玻璃拉门,来到阳台。

    阳台面积很大,视野开阔,可一览无余地欣赏千岛湖的美景。

    此时,南思宸正两腿交叠,身姿优雅地坐在一张帆布软椅上,眺望着前方泛着碧波的湖水。

    阳光洒落在他身上,明媚耀眼;徐徐清风拂过他柔软的发丝,有几缕落在他白皙如瓷的额前,衬得他眉目清幽如画。

    法蒂玛心中又一次赞叹,加罗米家族三代从查尔斯到詹姆士,再到南思宸,南思宸的弟弟南浩宇,个个英俊到无可挑剔,气度也都那么优雅不凡。

    她面露职业性的和善微笑,正打算走上前,余光却瞥见了与周围清雅的景色极不协调的物事:一条蓝色的床单!

    床单被搭在阳台侧边的栏杆上晾晒着,半湿,随着秋风时而飘,时而卷。

    大少爷房间的阳台上晒了一条床单,这倒是一桩奇葩事。

    法蒂玛心下奇怪,目光转向南思宸,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那件长T袖口卷到手肘处,脚下穿了双木质的夹角拖鞋,有点浸湿了。

    看似休闲随意的打扮,却恰好说明了大少爷一大早起来干了一件事:洗床单!而且是用手洗的!

    这个认知让法蒂玛吓了一跳!

    脑补着大少爷撸起袖管手洗床单的模样……

    于她,为加罗米家族服务了十六年,看惯了主人们矜贵高雅的形象,对这事儿真有点接受无能。

    再转念一想,突然反应过来。

    前天她去整理游艇的时候,有一间卧室的大床铺的就是蓝色的床单,她当时看床单有些皱,还特意把它拉平整了。

    可大少爷为什么要把这条床单洗了?难道上面睡过什么人?

    难道是……一个女孩?

    喝醉了酒弄脏了床单?

    “咳咳!”停止对主人家私事的揣测,法蒂玛清了两声嗓子,中规中矩地开口:“劳伦斯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是简单的奶酪吐司,还有两只单面煎的鸡蛋。”

    南思宸刚才一直凝望着碧湖蓝天,想着昨天和蓝念云的那场约会,回味着每个旖旎的细节,心神宛若湖面的涟漪,一圈圈,往外散了去。

    直到听见法蒂玛发声,他敛了荡漾的心神,缓缓起身。

    清逸挺秀,丰神飘洒。

    侧过身,他淡淡一笑,“法蒂玛,我吃好早餐后就要开车回波顿城。”

    温情脉脉的目光转向那条床单,连声音也放轻缓,吩咐:“等这条床单干了,你折叠整齐后放进我卧室的壁橱,千万别忘了。”

    法蒂玛抽了抽嘴角,头略低,遮住了眼里的笑意,回道:“好的,劳伦斯少爷,这件事我一定办妥。”

    **

    上午九点多,南思宸开车从千岛湖出发,到了傍晚时分,到达波顿城。

    这座拥有四百年历史的古城,绿树成荫,喷泉林立,池水潺潺,风景如画。

    这座城市还拥有世界最有名的两大学府:哈佛和麻省,沿着美丽的查尔斯河毗邻而居。

    南思宸将他的斯巴鲁跑车停在学校的停车场,黑压压的一大片名车中,他的车丝毫不显眼。

    两年多前,南思宸从法兰国的帕黎城来到美利国的波顿城,攻读这所名校的金融硕士学位,用的名字是劳伦斯·南,平常就住在学校的宿舍,一切生活起居与普通学生无异,无人知道他的贵族背景。

    然而他混血的英俊面容,优雅的谈吐举止,骄矜的尊贵气质,让他在芸芸学子中仍显得卓尔不凡。

    在学校,南思宸喜欢独来独往,唯一称得上他朋友的,就是他的同学加舍友戴维,一位来自华夏国港城的留学生。

    进了两室一厅的宿舍,放下包,见戴维正在一体机上查看港城股市的金融数据。

    南思宸习以为常,虚拟投资全球的各大股市,不过是金融系的学生平时练习而已。

    戴维一见他进门,抬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黑边眼镜,笑道:“劳伦斯,你回来的正是时候!”

    南思宸挑眉,用眼神问他怎么回事。

    “教授刚发布了后面一个月去纽城华尔街实习的学生名单,你我都在名单内。”

    “还有谁?”南思宸的问话总是那么简洁。

    “我们系的另外一个女生,杰茜。”

    “嗯。”

    南思宸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娇小玲珑的女生形象,也是黄皮肤,华裔。

    但杰茜跟他和戴维都不算熟稔,不知道教授为何把他们三个放在一批实习。

    不过,他也没那么在意,这世上,他在意的女人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五个,除了他的祖母覃碧娴,母亲南清茗,姑姑珍妮,他念兹在兹的,便是他今天开了八个多小时的车,想了一路的女孩。

    她那双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眨一眨,就能把他的魂魄勾走。

    想到蓝念云,南思宸的唇角情不自禁地扬了起来。

    戴维见他又是一副游离神外的表情,似乎对他刚才爆出的消息毫不在意,不由得撇了撇嘴。

    这人啊,自己都跟他住在一起两年多了,他还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少爷架子。

    不过呢,作为他学校里唯一的好友,他倒是摸索出南思宸内心的某些秘密……

    戴维眼里闪过一抹狡黠,装作不经意地说:“你知道吗,哈佛的工商管理系也派了几个硕士生和我们一起联合实习,实习地点同在华尔街。”

    果然,南思宸的眸光闪了一下,语气倒还是沉稳淡定的,“名单知道吗?”

    “哈哈,”戳中了南思宸心思,戴维十分得意,“劳伦斯,你关心啊?”

    南思宸瞅他,轻哂,“你可以不说,只要你能忍住!”

    说着,他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我去河岸的西餐厅吃晚餐,你要一起吗?”

    戴维立马站起身,舔舔唇,笑眯眯的,“你请我啊?”

    “No,A-A。”南思宸坚决地一口回绝。

    “啊?”戴维立马不忿地大叫起来,“怎么,我将要告诉你的消息还不值一顿晚餐?”

    南思宸声调凉凉,“在我没听到准确的消息之前,我无法判断它是不是一条垃圾。”

    戴维抬手指着他,咬牙,“好,好,算你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