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伯爵大人有点甜 > 第8章 蓝念云的心事

第8章 蓝念云的心事

 好书推荐:
    翌日是个周日。

    九点多,田露露瞧见蓝念云提着一个纸袋准备出门。

    她觉得奇怪,整个身体拦在公寓门口,质问:“辛迪,你拿着爱马仕包出去干嘛?”

    “乘一部公交十五分钟就能到爱马仕专卖店,我想把这只包给退了。”蓝念云的脸上倦意浓浓,一副萎蔫的样子,连语气都有点缥缈。

    田露露仔细打量她,见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便伸手去摸她的额头。

    一摸,黏了一手的潮湿冰凉。

    她开始担心了,“辛迪,你好像很虚弱诶,在发冷汗!”

    蓝念云勉强笑了笑,“不碍事。”

    田露露勾起蓝念云的手肘,“要不我陪你去专卖店退货吧,然后我们找一家星巴克喝咖啡吃甜甜圈,补补元气,你不是喜欢吃甜食的吗。”

    蓝念云却摇摇头,“今天不太想吃那么甜的,退了包后还是回来煮方便面吃吧。”

    “那好吧,你吃方便面,我自己去买咖啡甜甜圈外带。”

    “嗯。”

    两人一路乘公交来到爱马仕专卖店。

    蓝念云把包和发票取出来给服务员,田露露一脸的惋惜,“哎,这么漂亮的包包,又是别人的心意,你都不打算用啊!”

    蓝念云轻描淡写,“露露,这么贵重的包我们学生背着不太合适,而且这款是大尺寸拎包,比较适合贵妇。”

    华人服务员笑脸相迎,提议,“小姐,其实你可以换一款适合你们这个年龄层背的呀。”

    “对呀,对呀,”田露露兴奋起来,“我陪你挑一款吧!”

    蓝念云淡淡地瞥她一眼,扭头对服务员道:“不用了,麻烦你帮我办理退货。”

    “好的,稍等。”

    服务员仔细核对了发票,发现这款包正是本店两天前才售出的,而且用的是现金付款,办理退货很便利。

    不一会儿,她手上拿了一叠现金,一张一张数给蓝念云。

    田露露在一旁瞧得直咂舌,“哇,这么多张!那人……”

    说话一半,见蓝念云给她递了个眼色,立马噤声。

    直到出了专卖店大门,田露露才附在蓝念云耳边悄悄问:“那个男生怎么送了这么贵的包?哪怕在专卖店里也是属于高档的吧!”

    蓝念云淡淡莞尔,念起南思宸虽是一副骄矜的贵公子派头,性子倒是极其温柔细致的,为了这场约会,方方面面安排得细心周到。

    她甚至怀疑他刻意到市中心的这家专卖店来买的这只爱马仕包,而且特意用现金支付,为的就是方便她退换。

    轻叹一声,她抬眸仰望,秋日天空晴朗,碧蓝如洗,空中飘了几朵游丝般的浮云,入目的城市美如画卷。

    周围高楼林立,枫树成荫,繁华的街道人流不息,然而她心里却空荡荡的。

    背井离乡的留学生们,就像树上飘落的片片红叶,没有了根,总觉得那般孤独。

    离开家人,漂洋过海来到异国他乡,独自学习、独自生活真的挺不容易。

    语言的障碍,文化的差异,学习的压力,哪怕克服了这一切困难,然而如果没了家庭的经济支撑,又如何生活下去?

    昂贵的学费,不菲的房租,哪怕喝一杯街头普通的咖啡,吃一个小小的甜甜圈,算一算一顿饭也是不小的开支。

    原本她是不用担心这一切的,然而三天前的那通远洋电话,让她知道,从今往后,她一切都得靠自己。

    想到这儿,蓝念云开口:“露露,明天就是这学期交学费的最后期限了吧!”

    “是啊,”说到这个,田露露觉得奇怪,“辛迪,都十月半了,你怎么还没交学费啊,你以前不都是跟我一样,每学期一开学就交的吗?”

    蓝念云微微垂眸,遮住眼里的那抹不安,“现在国内不是外汇管制吗,家里汇钱过来碰到点麻烦,我就先用这笔退包的钱去付学费。”

    田露露啧啧喟叹,“只不过陪着聊聊油画,一学期的学费解决了!说人家不喜欢你,我都不相信!”

    蓝念云:“……”

    如何跟田露露解释呢,南思宸喜欢的其实不是她,而是跟她长得相像的一个女孩?

    脑海里又一次浮现去年的夏天,在厦城白海滩第一次见到南思宸的场景。

    他默默凝望大海的样子,忧郁而落寞,那会儿,他肯定也在思念着那个女孩吧……

    **

    回到公寓,田露露从外带的纸包里拿出咖啡和甜甜圈,蓝念云下了一包“出前一丁”的鸡肉味方便面,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两边进餐。

    餐桌放置在客厅的一隅,侧面是一排落地窗,明媚的阳光从玻璃窗透进几缕,有一些笼在蓝念云的发丝,肩头上。

    田露露看着蓝念云,见她秀丽的眉宇微微凝着,神色有些怔怔的,似乎藏了许多心事。

    总感觉她从昨天回来后整个人就不太对劲。

    田露露伸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辛迪,在想什么呢?”

    蓝念云停下筷子,把刚才的一番思忖说了出来,“露露,你看我们租的这间公寓,平常上学时基本上就回来睡个觉,空着也是空着。要不,我们两住你那间,平分房租,把我那间房租给别的留学生?”

    田露露一愣,觉得蓝念云的提议怪突然的,又想着她赴约,退包,晚交学费,吃方便面一系列的举动,事事透着蹊跷。

    她琢磨了一会儿,恍然大悟,指着蓝念云叫起来,“辛迪,你是不是想省钱啊?你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蓝念云被田露露一语道破心事,也知道瞒不住她。

    她放下碗筷,叹口气说:“我爸,被抓起来了。”